首頁

關於華報

主編的話

華報電子版面閲讀下載

刋登廣吿

發行訂閲

招聘職位

聯係我們

 
 

 

 

匹兹堡/哥倫布/辛辛那提消息 

   
 

庭華的故事

魏鵬

 

庭華説:“沒啥好説的,不成故事。”我説:“你就不要賣關子了,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你就快點吿訴我吧!”
   經不住我幾次三番、幾次三番的蘑菇,庭華終于向我開口道——
   那天傍晩,我和幾個朋友在花神湖游泳。朋友當中,我體質最好,四百多米寬的湖面,我一口氣就游到了對岸,但往回游時,就氣喘噓噓的了。我剛想上岸休息一會兒,忽然聽到湖對岸傳來了一個女子的呼喊:“救命啊——救命啊——”
   聽到呼救聲,朋友們一齊向我喊道:“庭華,快快救人!快快救人!”我説:“我就是再游到對岸,怕是也沒有救人的力氣了。”但對岸的呼救聲一聲緊似一聲:“救命啊——救命啊——”
   眞是急中生智。這時,一個朋友提醒我説:“快從大橋上跑過去!”對!我爲何不從湖面的花神大橋上跑向對岸呢?這要比游到對岸快得多,也省力氣呀!我立馬上岸,拼命地向大橋跑去。
   我一邊跑,一邊想:想不到這英雄救美人的美事讓我遇上了。平時只是在小説、報刋上讀過,在電視、電影里見過,看來這都是眞有其事的啊!這不,今晩就輪到我成爲英雄了。
   接下來也沒啥好説的,和電視、電影里沒有多大差別。比如説:我想到了這個女子的長相,一定是個美女;我想到這個女子的年齡,怕比我小不了幾歲;我還想到我把她救上岸時,還要口對口地進行人工呼吸等等。
   我們就這樣認識了。再後來,我就交上了桃花運。這個女子爲了報答我的救命之恩,先是成了我的朋友,後來成了我的情人,不久就成了我的妻子。我一邊想,一邊跑,臉上露出了幸福的微笑。
   當我跑到大橋中間時,我已看清了出事地點。那女子就在離湖岸不到二十米處的地方,那女子仍在聲嘶力竭地呼喊着:“救命啊——救命啊——”
   我看到許多人聽到呼救聲,都在奮不顧身地向出事方向游去,仿彿是進行游泳大賽似的。對岸上的人,也在向呼救的地方集結。當然,也有許多人和我一樣,正從大橋上向對岸跑去。
   從湖中游過來的人們,和我一樣從大橋上跑過來的人們,從四面八方趕來的人們,終于彙聚到了出事的地方。
   我們看到,喊救命的女子平安無事。喊救命的女子平安無事,大家都感到很失望似的,就連我的笑容也顯得無可奈何,但又不得不笑着問:“你喊什么喊?”
   在大家失望的目光下,那個喊救命的女子感到極爲委屈似地説:“我能不喊嗎?是我最先發現那個男人不行了,眼看就要被水淹死,而我一個女子,剛學會游泳,沒辦法救他。我不喊救命,難道就讓他淹死不成?”
   那個女子喊來了許多救命的人,但誰也沒有注意到,究竟是誰把那名落水的男子救上岸的。
   庭華説:“那個喊救命的女子,會水,沒事。眞的沒啥好説的了。”説到這里,我看到庭華低着頭,又搖搖頭,語氣簡短而又無力,顯得非常惋惜的樣子。

作者魏鵬:江蘇作協會員,在報刋雜誌發表多篇詩歌、散文、小説,有作品獲奬並收入多種選集。

 

 

 
 
 

 

 

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