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關於華報

主編的話

華報電子版面閲讀下載

刋登廣吿

發行訂閲

招聘職位

聯係我們

 
 

 

 

匹兹堡/哥倫布/辛辛那提消息 

   
 

血濃于水 Blood Is Thicker Than Water

劉雲平與家人在一起

編者按
   劉雲平(Ted W. Lieu) 是三位現任華裔美國聯邦衆議員之一。作爲站在風口浪尖的政治人物, 不同政治觀點的人對他有不同的評價。但是在現實中,他是一位典型的在美國長大的華二代。他和普通華二代擁有同樣的夢想, 心懷同樣的擔憂。本文作者與劉雲平的父母同住一個小城,有機會聽他們講劉雲平的故事。作者在此把這些故事分享給大家。

劉雲平的爺爺是中國河北人,爲抵抗日本佔領軍參加了大刀隊。1949年他帶着劉雲平的父親和全家到了台灣。在成長過程中, 劉雲平的父親深受傳統中華文化的燻陶,對故鄉魂牽夢縈,他寫過很多思念故鄉山水的詩詞(注一)。劉雲平三歲時隨父母來到美國的俄亥俄州,在那里他和很多華二代一樣,在接受美國敎育的同時也學習中文和中華文化。在家里他一直與父母用中文交流,現在他的孩子們也努力學習中文。
    在很長的時間里,美國的少數族裔受到嚴重的種族歧視,在政治上沒有話語權。直到上世紀五十年代的民權運動後少數族裔——其中包括華裔——才慢慢進入政壇。從那時起,很多在美國長大的華裔選擇法律專業並積極參與民主政治。劉雲平1991年畢業于斯坦福大學,主修計算機科學和政治科學。四年以後,在喬治敦法學院 (Georgetown University Law Center)獲得法學學位。離開學校後他在美國空軍服役四年,退伍後繼續擔任空軍預備役軍官,升至空軍上校軍銜(Air Force Colonel),並定居南加州。2005年劉雲平成爲加州衆議員,2011年成爲加州參議員,2014年成爲美國聯邦衆議員。

尋根之旅一

尋根之旅二

加州議員代表團訪問中國

    劉雲平家有很多親戚在中國。作爲華裔美國人,劉雲平在履行正常的議員職責之外,還致力于促進中美關係的發展和中美之間各方面的交流與合作。2006年11月劉雲平帶領15位加州參、衆議員訪問中國,代表團到了北京、上海、廣州和福建等地。在訪問福建期間,劉雲平特別到他的外公祖廟祭祖,拜祭深愛他的外祖父丘思串先生(注二)。當日場面動人,有學生沿途獻花歡迎加州來的議員代表團,鄉親們表演秧歌舞助陣,當地省級官員亦陪同前往。同行的加州議員們均被當時的場面感動,代表團成員也因而更多地瞭解了中國的風土人情。此行大大增進了中美兩國的交流。2016年劉雲平與美國國會代表團再次訪問中國。
美國是個移民國家,相對開放的移民政策吸引了尋找美好生活的人們,不同文化背景的人們有機會來這里安居樂業,美國也因此擁有一流的人才,能夠引領世界。劉雲平和他的父母正是受惠于這樣的移民政策。劉雲平大學畢業後選擇入伍報效美國人民,而後投身于公共服務就是爲了讓後來人也能實現美國夢。他認爲美國的強大是無數像我們這樣的移民所造就,他支持保持和增加合法移民、技術移民的數量,支持家庭團聚,支持讓“夢想生”成爲美國的一員,爲美國服務。

劉雲平在國會聽證會上

國會議員劉雲平、趙美心、孟昭文, 以及Mike Honda在陳霞芬、郗小星的新聞發佈會上

    來自世界各地的移民爲美國的發展壯大做出了巨大的貢獻。但是從亞洲國家來的移民和他們的後代對美國的忠誠度經常受到懷疑。台灣出生的華裔科學家李文和無辜被指控出賣核機密給中國,在很多美國華人的努力下,李文和獲得了正名。但是後來中國大陸出生的華裔科學家陳霞芬、郗小星也遭到了同樣的不公平對待。這種狀况得不到糾正,會嚴重影響到美國華人以及他們的後代在美國從事高科技工作。作爲國會議員,劉雲平安排了國會聽證會,責成美國政府出台相關政策以避免類似的情形再次發生。
   少數族裔在美國面臨的最大的挑戰是我們可能遇到的“玻璃天花板”。玻璃天花板是一種看不到但又確實存在的阻擋我們往上走的力量。華人有重視敎育的傳統,由於自己的努力進入好大學的華人子弟不少,但是當我們離開學校走向職場時很可能會遇到玻璃天花板阻擋。首先,很多華裔孩子大學畢業雖然能夠找到不錯的工作,但是要獲得那些最好的工作機會有時會遇到阻力。其次,在進入職場後,華裔面臨玻璃天花板,使得通往高級管理層或從政之路阻遏重重。爲了使我們的後代在美國有更好的發展機會,我們需要努力打破玻璃天花板。如果華人子弟在管理層,在政界上有長足的進步,反過來會刺激好大學招收更多的華裔,産生良性循環。
   作爲兩個孩子的父親,劉雲平周末有時會開車一個小時帶孩子來我所在的城市參加活動。有一次遇見我們談起了美國的敎育問題。他認爲敎育是一個國家的重中之重,國家對敎育投資的多少決定了國家的未來。而華裔非常重視敎育,華裔受過高等敎育的比例在各族裔中名列前茅,我們在國家對敎育的投入中受益良多。劉雲平支持增加國家和社會對敎育投入的政策,讓更多的人有上大學的機會,這也是改善華裔子弟上好大學難的方法之一。
   從不同地區來的華人以及在美國生長的華人都有相似的文化背景,都是黃皮膚,黑眼睛,逃不掉的亞裔外表。雖然我們可能知道我們之間存在些微的差別,但是在別人眼里是分不出來的。如果美國社會對華人有歧視,所有的華人都會受到傷害,不管他們是移民來的還是在美國土生土長的。所謂的血濃于水,我們之間有切割不了的千絲萬縷的聯係,我們有責任互相幫助。兩岸和平是所有華人的願望,這也符合美國的根本利益,我們都應該盡力維護和平。
   美國是一個多族裔的國家,“血濃于水”同樣適用于其他族裔。每一個族裔的人都應該努力提陞自己族裔的地位,互相幫助,同時也應該幫助別的族裔共同提高。只有這樣美國才能國泰民安,引領世界。

注一: 劉雲平父親劉天擎的詩作

我的母親在東方
母親啊母親 ,我的母親在東方
她的左手輕撫着黃河
她的右手牽引着長江
她的雙手推動了生命的搖籃
傳下了子孫千千萬
歷盡數千年的蒼桑
蒼老了母親的容顔
卻憑添了 她的慈祥
無論是風雨 ,還是雪霜
她都堅忍的承擔
母親啊母親,我知道您的盼望
雖然不能星夜回航
我卻在夢中將您想 ,將您喚
母親啊母親 ,我的母親在東方

注二:劉雲平的外公,丘思串先生(1912-1988)福建省海澄縣人,在1940年至1949年承擔任福建省叁個縣的縣長,計有南安縣,寧陽縣,安溪縣,那時才28歲,爲國爲民服務,年輕有爲。

   今年7月在華盛頓的國會,我與曾任美中事務委員會主任,現爲美國華人全國委員會主席、美國競選團隊亞裔事務顧問的薛海培先生在國會與劉雲平見面,我們一起談華人談兒女談家庭,談的更多是華人社區,薛先生表示像劉雲平這樣優秀的華人政治人物太少,劉雲平是一位有能力又低調的政治人物,劉雲平需要大家的支持。一切都需要天時地利人和,曾經在百年前,華人爲了自由與平等喊出了聲音,今天華人在美國已經不僅僅需要自由與平等,我們希望參與美國政治,這是最重要的舞臺,劉雲平是我們華人的驕傲。

浦 瑛

 

 

 
 
 

 

 

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