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關於華報

主編的話

華報電子版面閲讀下載

刋登廣吿

發行訂閲

招聘職位

聯係我們

 
 

 

 

匹兹堡/哥倫布/辛辛那提消息 

   
 

我清楚的知道結果來到需要時間

浦瑛社長,來信收到,謝謝!
   趁空聊聊,讓你多瞭解某些不善於接觸社交的科技人員的思想,一種脫離社會的,不在乎又不瞭解官員意向的人群,我就是其中之一。説實在:
   我總的沒計劃海歸任職中國,因爲離開時間太長,不熟悉社會。我只有舊影響:受邀請去美國時,請敎育部一位科員化幾秒鍾就能蓋個印章,需要我兩次乘火車 ,帶了美國前後寄來的兩封信,花了四個月的等待,最後還是靠北京的老同學送了小禮,才蓋個章。
    現在我有自信我有可能去解決一個個有價値的科技難題,我一直在思考尋找別人沒想到的一條眞正能徹底解決問題的途徑。另外父母已過世,我更沒想過要去中國。當我西方“取經”而在某一重大領域達到頂峰時,又受你的“要幫一下中國發展”愛國精神“的影響,有時有一閃的念頭”若有短期機會經中國,會向中國同行們傳授一些先進技術“。沒有急于辦什么事,偶爾想辦件小事,搞個簽證,去看看進步了的中國。仍然遇到了辦事員們拿着印章的權勢。好在我沒急事要辦,不在乎簽證何時給。
  今年起,我已專注個人事業,前兩本中文書,已經逐步吸引智慧又敏感企業家來美要與我會面,原因:
   當前世界處于各個企業軟件的開發平台紛紛向人工智能型的開發平台陞級的時期,軟件編程自動化正是本世紀智能型的開發平台陞級的終極目標之一。 如果某中大型應用軟件公司不趕緊向自動化人工智能方向陞級,它必將會在世界激烈的技術競爭中潰敗下來。毫無異議地説, 目前軟件設計開發自動化技術SDDA 是目前世界上唯一公開確認能實現開發平台陞級的手段,我們應會給需要者以特殊的培訓和協助, 確保軟件公司原有的技術平台向自動化人工智能方向陞級。
   我清楚的知道,當我第三本書用英文版出版後,我沒有精力去與美國企業家會談, 我讓我的學生代表們我去與企業家回面。我仍專注于寫書至五本, 同時周遊部分歐洲大學講學。
   現在你理解我有點像美國敎師,願意與學生打交道,而不願見不解決問題的領事們。
唐同誥

 

 

 
 
 

 

 

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