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關於華報

主編的話

華報電子版面閲讀下載

刋登廣吿

發行訂閲

招聘職位

聯係我們

 
 

 

 

匹兹堡/哥倫布/辛辛那提消息 

   
 

爲愛停留

冰兒

  “城市的霓虹燈璀璨……所有的快樂都和我無關……”憂傷的旋律撞擊她心弦,繁華的都市,她形只影單。
    裝修豪華的酒店,她每日忙碌于砧板前。稍不留神,刀口劃破指尖,她戚然。
   “唉呀,流血了?”他迅速找來消炎藥,擦拭、塗抹,紗布層層裹纏。“注意別沾水了,傷口容易發炎。”他的叮嚀暖風般驅散冬日的嚴寒。
   悉心的照應,幸福的安暖。偷瞄着他偉岸的身軀,她臉紅心跳,莫名的情愫在心中潺湲。
   聚了又散,行業聯歡,她一曲《沒有你陪伴我眞的好孤單》唱出落寞辛酸。
   散場,他發來信息:南門白樺林,不見不散。
  “爲什么?你那么優秀。”她喜憂參半。
   “脫去僞裝,誰都沒有那么光鮮。漂泊久了,餘生,只想和你一起紅塵做伴。”
   她潤濕了眼瞼。
   白樺林
   日升月落着瓊思苦想,再次回到白樺林,她已是鬢髮染霜。
   知靑下鄉,她揷隊到他所在的農場,他是退伍兵,山一樣的脊樑。
   村頭白樺林,他們常結伴同往,一曲《白樺林》輕輕哼唱。
   她體虛,他挖來野生參爲她補養,“嘿嘿,眞想日子就這么過下去,大家都打趣説你是我的新娘。”她嬌嗔地捶打他的胸膛。
   一晃三年時光,她要回城了,濃濃的不捨攪亂她的柔腸。
   他默默打點行裝 ,“回城吧,這是你難得的機遇和夢想。”
   “我忘不了白樺林,忘不了你給我的幸福渴望……”
   林間小木屋傳出手風琴的彈唱,她上前端詳。“是你?”四目相對,濁淚兩行。
   “三十年了,這白樺林一直沒變樣!”
   “我知道你一定會回來的。”
   他至今未娶,千畝白樺林和魚塘是他全部家當。

作者冰兒:原名李玉清,河北遷安人,絶句小説新文體學會(籌委會)常務副會長。作品散見于海內外多家報刋。

 

 

 
 
 

 

 

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