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關於華報

主編的話

華報電子版面閲讀下載

刋登廣吿

發行訂閲

招聘職位

聯係我們

 
 

 

 

匹兹堡/哥倫布/辛辛那提消息 

   
 

普渡

劉培剛

一個披頭散發的女子,“撲通”一聲跪在了老尼姑面前。
“大師,我要出家。”
   老尼姑停止了木魚敲擊,微微地抬起頭看了她一眼説:“施主,佛門清凈,與世隔絶,我看你與佛無緣,還是回去吧。”
   “不,大師,我已看破紅塵 。”她搖了一下頭説。
   “何故?”大師起身走過來 ,把她扶起。
   “我那負心男人,背着我在外養了別人。”女人哭泣。
   “可是,你走了,你孩子怎么辦?”老尼姑追問。
   “我不管了。隨他去吧。”女子揉了揉眼睛繼續哭着説。
   ”我彌陀佛,好吧,我現在就來成全您。”大師説完轉身去禪房打開一個木盒子,遲疑了一下,取出一把生了銹的剃刀走了過來繼續説,“施主,您看,刀已生銹。您先回後院廂房休息一下,我來磨刀。磨好了我再喊你啊。”
   “嗯,謝謝大師。” 女子説完,就隨老尼姑來到了廂房。
   老尼姑走後,她腦子里一會出現以前兩人熱戀的畫面,一會又出現孩子纏己要吃奶的畫面。
   吃飯時,老尼姑親自爲她端來一碗米飯,還帶來了幾根鹹菜。
   “趁熱吃吧,別餓着。”老尼姑關心地説。
   她端起碗,今昔對比,不僅淚如雨下。
   深夜,她想每一個親人,怎么也睡不着。突然她聽見窗外有狼嚎,而且還聽見狼扒門的聲音。她急忙揷上了門栓,關閉了窗戶。然後渾身發抖地鑽進被窩。
   天亮了,女子走出臥室。她突然看見老尼正坐在院子里磨刀石旁邊,只見她從地上撿起一片樹葉,對着剃刀輕輕吹了一口氣,那片樹葉便斷爲兩截。
   女子心一顫,走到老尼面前,紅着臉説,“大師,我不想出家了。”
   “我彌陀佛,施主請回吧!”
   老尼望着她遠去的背影,從懷里又掏出那把生銹的剃刀和這把本身就鋒利剃刀對比一下,“噗嗤”一下笑了説:“菩薩,我這緩兵之計再加上學狼叫嚇走她,算不算普渡呢。”

作者:劉培剛

 

 

 
 
 

 

 

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