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關於華報

主編的話

華報電子版面閲讀下載

刋登廣吿

發行訂閲

招聘職位

聯係我們

 
 

 

 

匹兹堡/哥倫布/辛辛那提消息 

   
 

老屋—我生命的根

李甫輝

  星期天回了一趟老家,又見到了魂牽夢縈的老屋。
  去年母親搬居城里後,老屋已經一年多沒住人了。在周圍磚瓦樓房相形之下,老屋實在太不起眼了。
  這土磚築成的老屋的確很老了,靠墻腳的地上聚着一些從泥壁上散落下來的土塊,還有沒有掉下來的紛披地牽連些稻莖挂倚墻面,鐵齒窗欞間也蛛網張布,厚積蒙塵,屋子外面,也多頽敗不堪。
  然而就是這不起眼的土磚老屋,卻載滿了我太多快樂的童年往事,有着多少憶不盡的溫馨和幸福!
  三十多年前,這老屋正充滿着生機和歡欣。我們兄妹幾個連續在這里降生,乳燕般般地在屋里屋外呢喃。牛屋旁的皂莢樹那時也正蓊郁,守護着這老屋滿滿當當的溫情。
  多少個日子里,天不亮,祖母就起床了,燒早飯準備孩子們吃後上學,她一輩子的光陰就定格在老屋的竈台和菜地之間。
  多少個金色秋天,母親夜以繼日地在屋前的土場上碾稻脫粒,石磙的吱呀聲幾回回眠進夢里。多少個歲末年關,全家人在老屋里切麻糖,三嘴煤油燈的黃光拽動父親勞作的背影,照亮孩子們幸福快樂的笑臉……
  那個時候,老屋的周圍四近也是我們孩子們的快樂天堂。春醒了,我們到老屋旁邊的荒草荆棘叢中採茅莓,折篾涼紅杆兒。夏熱了,我們到屋後的水庫里游泳戲水捉魚去。秋涼了,我們搬了頭在屋近打樹蔸,收採野菊花去。冬臨了,我們在屋前粉妝玉砌的場地里撲雪人,塑雪羅漢……
  我們那個時候最大盼望就是在城里工作的大哥回來。一聽説大哥回來了,我們就知道有花花緑緑的糖果吃了,小兄弟們都高興得不得了。我們從渠溝里撈來魚,從菜地里拔來新鮮蔬菜,洗凈焙炒後,架起鐵鍋炖爐燒騰起來。開飯了,滿屋子彌散着濃鬱的魚香。全家人圍坐在一起,沉浸在團聚的喜悅里。
  時間過得飛快,在老屋的哺育下,我們都先後完成學業,參加工作,住到城里了。土屋也空寂下來。而在我心底里,老屋永遠充滿着歡笑和快樂。
  老屋是我的根。根在,我的生命就底氣充盈。根在,我的心靈就不會流離失所。

作者李甫輝:湖北省京山縣錢場中學

 

 

 
 
 

 

 

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