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關於華報

主編的話

華報電子版面閲讀下載

刋登廣吿

發行訂閲

招聘職位

聯係我們

 
 

 

 

匹兹堡/哥倫布/辛辛那提消息 

   
 

兄弟情

胡正美

在子虛烏有鎮上,居住着這樣的吳姓六兄弟,他們之前都是和睦相處的,至少,相安無事,但是,自從贍養吳老漢後,兄弟之間的矛盾就漸漸的升溫了,就連以前沒有提及的話題,現在也無情的擺上了桌面。説法有多種,在此就不一一贅述,不過,歸結起來無外乎就是吳老漢沒一碗水端平,説得更難聽一點,愛一個恨一個,實則是推卸責任不贍養吳老漢。
   一天,在鎮上敎書的五兒子借着老大在場的機會(聽説,兩兄弟的關係不錯),不滿地説:“爸爸,我六弟借你的五千塊錢有一年了吧?是不是應該還你了?”
  吳老漢措手不及,沒想到五兒子會這么突然一問,弄得他沉默了好一會兒,才幹咳兩聲説:“現在你的六弟在建房呢!再讓他拖一段時間吧!再説,你們都是我的兒,我也不好意思問啊!”其實,吳老漢想説這還有點像逼賬呢!但是,他始終説不出口,也不允許他有機會説下去,因爲接下來就朝來他的五兒子更加不滿的聲音:
   “我看你是不想問吧!要説是兒子,我也是你的兒子啊!現在也在城里買了房,裝修費還沒着落呢!你也要爲我考慮啊!”即使吳老漢再老,也沒老到糊塗的地步,有那么一瞬間,他隱隱的覺得是自己對不起五兒子,也難怪他要那么説,正在他不知所措的時候,大兒子説話了:“爸爸,要不我打電話給六弟,看他能不能及時還你,然後再來作決定,你看行嗎?”
   事已至此,吳老漢還能再説什么,只得無奈地點了點頭,心有那么一刻的冰涼,好像站在自己面前的不是自己的兒子,而是一個陌生的人,正在以某種不擇手段的方式相逼自己做違心的事情。幸虧六兒子有着他一樣的性格,聽完他的大哥的後,二話不説就説立刻還。
   吳老漢在一旁聽着,旣如釋重負的松了一口氣,又覺得對不起六兒子。更加讓吳老漢愧疚的是,半個小時不到,六兒子就將一年前借下的五千元遞到他的手中,讓他捧着有千斤重。   吳老漢的嘴角動了動,好想説什么,可是什么也沒有説,倒是六兒子裝糊塗説:“爸爸,您可要抽時間去存啊!有我的大哥和五哥陪着呢……總之,放在銀行里安全。”
   吳老漢“唉――唉――唉――”的回應着。父子四人又説了一會兒的話,直到六兒子離開後,吳老漢才淡淡地説:“這是我最後的家當,之前借給你們的六弟有一年的時間,現在, 我把它借給你們當中的一個,也是一年吧!然後由我輪流借給你們,値到借完爲止……”
五兒子流露出得意的笑,並在大兒子的謙讓下得償所願的拿到了五千元。拿到錢的五兒子像變了一個人似的,説:“爸爸,這是我今年孝敬你的六百塊錢,您拿着,我是手頭緊,才遲遲的給您,望理解……”吳老漢半天才伸出手,卻在接手之際再次感到萬般的沉重,在心里説:“你的六弟早就拿養老錢給我了啊!都怪我這個老不死的,活着讓你們兄弟反目成仇,要是我像你們的母親那么早早的離開人世,你們兄弟又可以恢復到以前的和睦相處了!”一行老淚流下,吳老漢好像看到老伴朝自己走來……
   好在大兒子的一聲“爸爸”,把吳老漢從幻境里拉回到現實。吳老漢揉了揉濕潤的眼睛,看看大兒子,再看看五兒子,突然感嘆地説:“我去看看你的大伯,不知道他現在吃晩飯了沒有。”突然,吳老漢倍加珍惜起兄弟情誼來。

者胡正美:貴州貞豐縣長田鎮長田中心校
 

 

 

 
 
 

 

 

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