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關於華報

主編的話

華報電子版面閲讀下載

刋登廣吿

發行訂閲

招聘職位

聯係我們

 
 

 

 

匹兹堡/哥倫布/辛辛那提消息 

   
 

黎華趙先生印象

   1991年,在我充滿幻想的年齡來到美國尋求夢想,回顧這么多年來,上天給我一份特別的禮物:接受中西文化的燻陶,承受一份心靈的改造,在這里,我學習和體驗生命的價値,我看到了我認識的人群里,沒有年齡的界限,他們都已過70多歲,還在奔跑做着造福與貢獻人類的事情,這是生命的價値。他們讓我明白了一個深遠的道理:一個國家的強大,是因爲人民的強大。      浦瑛

我們每一個人都需要一個舞臺來展示自己,雖然舞臺有大有小,表演有好有拙,看各人的本事和機遇。而我喜歡與聰明的人來往:一位我認識不久的小於,他2011從大連到美國Kent 讀大學,五年的時間他不僅金融專業畢業,而且自己成了美國公民。
11月6日,我約小於在Kent 的川味軒吃飯,小於晩到,我順便去飯店邊上的中國超市,在那里我見到了一位滿頭銀髮,滿臉白須,從他的眼睛里看到他是一個有故事的人,我邀請他和我們一起吃飯,他答應了,他的名字叫黎華趙,35歲到美國,在舊金山一直從事中華民族音樂事業,爲了生存在紐約廣播電台,芝加哥養鷄場工作過,在他50歲時決定重返大學攻讀博士,先後在馬里蘭和Kent大學攻讀博士,最後沒有實現願望,在Kent大學做了幾年清潔工。


    那天我們在川味軒,我想着這二位50年代和90年代的不同時代的人,我們一起吃飯聊天。人生的選擇,50年代的天才黎華趙先生,一生從事于中華民族音樂,他沒有找對自己的舞臺,最終博士沒有畢業 ,當了清潔工。2011年來美國的小於,在中國讀高中時看不到希望,他的父母尊重他的選擇,把房子出售,自己租房子給兒子來美國學習,兒子不負父母之情,努力學習,正巧學校有去部隊學習的機會,聰明智慧的小於,開始還不敢選擇去,因爲他感到自己身體不符合標準(他有近視),現在已經在實習的小於,在部隊選金融課程,他也拿到美國公民,他找到他的舞臺。
    人活在這個世上,最大的利益就是活着,看到黎華趙先生一生坎坷:早在100年前,他的祖父就到了美國,後來把他的父親帶到美國,按照他説的:他出生於中國,成長香港,台灣求學,美國留學。這一生他做過的事情:他是台灣國樂團的一名專業演奏員,中國的樂器他除了馬頭琴不會,其它都會,我也看了他在YouTube一邊唱一邊彈古琴風採,他是台灣最年輕出版他的論文的人,在黎先生身上我看到了他沒找對舞臺,他一生坎坷,事業婚姻不順,而他滿腹經綸,一位從事歷史文化民族音樂的他,心底善良,只求平安。我看到了他就想到了肯德基的老公公....


    我看到他給朋友寫他自己的一段話:一可憐學子,無知來美,虛耗靑春,白費金錢,學一難有出路之學,其後多必深悔也。奈何?奈若何?音樂學學術界實況,或不欲,或不敢明言,全是誤人子弟,罪孽深重之蜚也!汝旣來之,自求多福。
   我勸黎先生沒有一個人來到這個世界是一帆風順的,我給他講了一件事情:
   珠港澳大橋即將建成通車了,決策者們才突然發現一個天大的問題,這座大橋究竟給誰用?
     祖國大陸的車輛不能用,因爲大陸車牌不能出入香港和澳門,同樣,香港的車輛不能用,因香港車牌又不能去大陸和澳門 ,澳門的車輛也不能用,因爲澳門車牌也不可以去大陸和香港 ……只有同時挂有大陸、香港、澳門的車輛才能用,而這樣的車輛本身就寥寥無幾,需要上橋的更是鳳毛麟角。
   大陸的車輛靠右行,香港的車輛靠左行,這不明擺着要在交匯處出車禍的節奏嗎?不過,這座大橋作爲世界第一大面子工程,確實漂亮。
   這么大投資,還沒有投入使用,就急着想申請報廢了,血本無歸不説,天價的維護保養費.....
     百度上説:港珠澳大橋(英語:Hong Kong-Zhuhai-Macao Bridge;葡萄牙語:Ponte Hong Kong-Zhuhai-Macau)是于香港及珠海、澳門建設中的跨海大橋,連接香港大嶼山的東涌和香港國際機場、澳門半島和廣東省珠海市,于2009年12月15日啓動工程,2017年12月全部路段竣工[1],設計壽命爲120年。港珠澳大橋全長接近50公里,主體工程全長約35公里,包含跨海大橋、離岸人工島及海底隧道;于落成後,將會成爲世界上最長的6線行車沉管隧道及世界上跨海距離最長的橋隧組合公路。港珠澳大橋的建成將會大幅度地縮減穿越三地的交通時間,屆時三地往來可以達到僅約1小時的行車時間,而且不需要再繞道深圳和虎門,而香港、珠海、澳門三城也會形成“1小時生活圈”。
    今天全球最長的大橋:港珠澳大橋在世界工程史上是個奇迹,目前在使用價値上卻成了世界史上最大的建築垃圾。相信投資者會找到更好的答案,領導者應該給予人民提供更多的方便。
    講完這段故事,我想黎先生也明白我的用意,人有無限的可能,不要浪費才華,當我遞給黎先生説黃大律師知道你的事情後,給了你一點捐款,他執意不收。我看到了他已經挂了40多年的字幅,那個時候是台灣離開聯合國,而他自己又失戀,他請街頭書法者寫下他的心聲:看破世事擎破膽,參透人情寒透心(上)

 

 
 
 

 

 

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