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關於華報

主編的話

華報電子版面閲讀下載

刋登廣吿

發行訂閲

招聘職位

聯係我們

 
 

 

 

匹兹堡/哥倫布/辛辛那提消息 

   
 

給妻子訂報

陸琴華

   幾年前,妻子的普通手機換成智能手機了,那手機就跟她的貼身保鏢似的行影不離。
有一天周末,我實在看不下去了,把我正在看的一本雜誌扔給她。她接過來一看,一臉不屑,小嘴一噘,説:“我又不是敎師?”是的,妻子好多年前就下崗了,沒有具體的職業,不是今天在超市做導購,就是明天在飯店給人洗盤子。我是敎師,平時較多的都是閲讀敎育敎學方面的報刋。妻子下了班回到家里,做完家務,玩手機就成了必然,因爲她對我每年訂的幾種敎育敎學報刋一概不感興趣,隔行如隔山,隔山如隔世,她看我每年訂的專業報刋跟讀天書一樣。我説:“是不是有了別的報刋你就看了?”我吿訴妻子,“我也上網,可我那是碼字,那是投稿。”妻子也知道我每年在敎學之餘有上百篇文章見諸報端,得到的稿費也在一定程度上改善了家庭生活質量。妻子自知有些理虧,喃喃地説:“到時再説吧!”
   書籍是人類進步的階梯,報刋呢?也是人類進步的階梯。那個時候,郵政局徵訂報刋的工作已經開始了,我問妻子:“你喜歡閲讀什么報刋?”説眞的,妻子僅有初中文化程度,那些專業性強的報刋,她讀不了,就是一些純文學的報刋恐怕她在短期內也提不起興趣。如今各種出版物多如牛毛,就是報刋也如水稻粒似的到處都是,只有你想不到的,沒有你看不到的。國家級的有報刋,省級的有報刋,地市級的有報刋,就是縣級的單位也有報刋。我所在的地級市有日報、晨報和晩報。日報,那是政府的喉舌,妻子一不是黨員,二不是幹部,充其量是國家一名守法的普通公民,給妻子訂份黨政機關報顯然不合適。一天,我從報刋亭里買來幾份不同的晩報和晨報,還有生活健康娛樂性很強的雜誌,送給妻子看。我問:“這些報刋你喜歡嗎?”妻子翻了翻,翻到那份晨報了,説:“一日之計在于晨,那就訂份晨報吧。”我笑了,哪有依據一條格言來訂報的?因爲那份晨報跟“一日之計在于晨”沒有任何關係。我跟妻子開個玩笑:“夕陽無限好,晩霞挂霄邊,再過幾年,你我都老了,是不是那時改訂晩報了?”妻子説:“沒想那么多。”於是我就給妻子訂了一份全年的晨報。
   自從妻子下崗了,我們家的生活就有些不如從前了,到手的錢,妻子恨不得要掰開兩份來花,我擔心給她訂的報多了,妻子會心疼錢,就來到縣委宣傳部,希望宣傳部給妻子送一份免費的報紙。我所在的縣有一家日報,也就是我們縣政府的機關報,只不過這政府機關日報是在內部發行的,也就是免費贈閲的。我經常給我所在縣的這家日報投稿,編輯,尤其副刋編輯熟悉了我。編輯聽説我給妻子訂閲報刋的事,立馬同意給妻子免費贈送下一年全年的我們縣自個編輯的報紙。給妻子訂閲的報紙手續辦好了,妻子有些不放心起來,説:“他們會天天把報紙送來嗎?”幾年前,我在我住的樓下就安裝了一個信箱,我訂的雜誌,人家郵寄給我的信件,甚至稿費單,郵政局工作人員都及時放進我的信箱里。我安慰妻子:“我的東西什么時候丢失過呢?”妻子點點頭,我説:“只要你天天打開信箱,看到郵政局每天送給你的報紙,説不定天天都會給你帶來一份驚喜,一份收穫,這是手機所沒法比的。”自此,下班,一回到家里的妻子,什么事不做,先打開我們家的信箱,把報紙瀏覽一遍再説。

作者陸琴華:江蘇東海縣城海陵西路海陵新村

 

 

 
 
 

 

 

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