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關於華報

主編的話

華報電子版面閲讀下載

刋登廣吿

發行訂閲

招聘職位

聯係我們

 
 

 

 

匹兹堡/哥倫布/辛辛那提消息 

   
 

活成清風明月

宓學艷

“在煙塵飛颺的世間,猶記明月清風。在顛沛流離的境遇,學會隨遇而安。”這是白落梅《一剪宋朝的時光》里的一句話。清風明月是隱士者看過最美好的景色,他們歸隱,隨遇而安,如同詩句那樣,行到水窮處,坐看雲起時。
   袖有清風,頭頂明月,春與秋似同。秋日天高氣爽,夜晩同樣可以月明風清。今日,看着秋蕭瑟的景致,卻想起了明朗的清風明月。其實,清風明月不僅活在大自然中,也活在人們心中。
   素來欣賞詩歌,先有景,再有情。這清風明月似是一首長詩,由眼前的景色,去參悟情感。滄浪亭對聯“清風明月本無價,近水瑤台皆有情”,因景生情的清風明月,總是美好的。
   慢慢地,清風明月進入人們心中,成了人們的標杆。“入吾室者,但有清風;對吾飲者,惟當明月。”活着,就要活出清風明月的樣子,室內旣有清風,又有明月。交友,就該交清風明月那樣的人,如清風爽朗,如明月光亮,即使身居陋室,亦可流光溢彩。我想,李白若有一房屋,里面儘是清風的清爽與月光的溫柔吧。
   世外桃源里,定是少不了清風明月,粗布麻衣,亦有許多趣味。林間阡陌,野花遍地,蝴蝶飛舞,清風拂來,地上斑駁着月影,人們在忙碌了一天後,圍坐在月光下喝茶,偶有清風拂來,吹散臉上的汗珠。
   林清玄在《家家都有月明風清》中寫過一個感人的故事,在登山之時,亭子上水壺里裝滿了清甜的泉水,上面寫着“奉水”,對於登山的人來説無疑是一種莫大的享受,也讓人深深感受到人性的美麗。自然,在以前,還有奉茶,滾滾的茶水在壺里冒着熱氣,杯子被人精心擦拭,配合着山間的風景,即使不渴,也願倒杯熱茶,慢慢飲盡,然後洗杯,放回原處,等待下一位遠途者汲取。奉茶之人無疑是精心的,他們生活在山上,來來回回去添水,把無盡的便利提供給人們,受了山間清風明月的守護,心中已是住滿清風明月了吧。
   十分喜歡拜倫的一句詩:“無徑之林,常有情趣;無人之岸,幾多驚喜;世外桃源,何處尋覓,聆聽濤樂,須在海里;愛我愛你,更愛自然。”生活不止眼前的清風明月,還有心中的清風明月。願心中常常清風拂過,月光灑落。

作者宓學艷:山東平邑縣保太鎮大夫寧村

 

 

 
 
 

 

 

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