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關於華報

主編的話

華報電子版面閲讀下載

刋登廣吿

發行訂閲

招聘職位

聯係我們

 
 

 

 

匹兹堡/哥倫布/辛辛那提消息 

   
 

紐 扣

任東升

一枚藍色的鑲有金屬輪廓的紐扣已經脫落幾天了,我一直惦記著將它重新縫好,可是每次拿起上衣,又總覺得衣擺下端少一枚紐扣也無大礙,索性只將上面三個扣子系好,一任那兩片衣角隨意搖擺去了。
   衣擺隨風飄啊飄,閒散的心情卻變得越來越無聊。我清楚地記得,有一句諺語是說:“話是攔路虎,衣是瘮人毛。”意思是說,說什麼樣的話,見什麼樣的人;穿什麼樣的衣,進多麼高的門。我則不然了,一枚紐扣脫落,兩片衣擺搖曳,別說旁人看著彆扭,自己也委實感到多少有點不太得勁。
   那枚扣子其實就揣在衣袋內,每次伸手取煙,或是將手隨意塞進衣袋,紐扣總像是卡通片裡的什麼精靈,在指間調皮地彈來彈去,甚或想抽身跳將出來。
   “放我出去,放我到你的胸前!”
   我想,“小傢伙”一定會這般叫嚷,只是我無暇顧及,我的手已經習慣於這種“彈奏”——你嚷吧,又不是我在痛,管它呢!
   又過了幾天,另一枚紐扣也“落伍”了,就在它嘀滴答嗒在水泥地面上盡情舞蹈的瞬間,我胸前的兩片衣襟已然各分左右,再沒有了起碼的規整。我下意識地將一隻手戳入轉眼間空洞下來的扣眼兒,另一隻手則插入衣袋,將另一枚先期脫落的紐扣取出來,心想,是該好生縫補一番了……
   縫一枚紐扣很平常,針兒走,線兒跟,曾經脫落的,很快也就編綴起來。於是,衣衫依舊平整,藍色鑲有金屬輪廓的紐扣依舊像無須掩飾的心事,均勻排列,點綴風采。這樣的生活真的是如常又如意。
   可是,追問起來,成長的歷程中,像紐扣一樣看似渺小,並且在脫落後又沒能及時加以縫補的那些所謂“生活的瑣事”,又該發生過多少呢?——比如褲線歪了一點點,比如眼鏡片上有污漬,比如自行車胎煞了氣……蓋因為別無大礙,或者盡皆可以擱置,每每都被心下日益積澱的一種慵倦所忽略不記,視而不見,一再推脫。
   “有什麼大不了的,小事一樁。難得糊塗啊!”
   然而,這該是多麼可怕的“心性”。儘管我們一時難以說清楚自己究竟是從那一天開始懶得去為一枚什麼紐扣勞神的,可是,或許就是這種不知不覺,反倒助長了一種惰性,耗蝕了幾分靈動,使得原本充沛的心胸日漸委頓,以致再無意被什麼所喚醒。想想看,一個連一枚紐扣都懶得縫補的人,到底又能拿得起什麼呢?
   更進一步說,如果把紐扣比做我們體內的某一處“部件”,或是精神乃至情感範疇裡的某一種知覺,某一天忽然脫落了,而自己卻並不急著去加以“縫補”,想必生命也就會因此慢慢失去了“內容”,我們曾經希冀的那麼多美好的夢境也就永遠無法得以實現。可 是,我們又怎捨得讓心上的“紐扣”輕易脫落,而白白留下一片虛空呢!
    由此我想,真正意義上的平凡而普通的生活,既應該是大氣的,也應該是瑣碎的;因小失大或是妄自尊大都是偏狹的,失衡的,搖擺不定的。只有大處著眼,小處著手,一針一線,一庹一丈,才會擁有整個長天。就像弘一大師所說的那樣:花繁柳密處撥得開才是手段,風狂雨驟時立得定方見腳跟。

作者任東升:遼寧省作家協會會員,撫順市作家協會理事。

 

 

 
 
 

 

 

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