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關於華報

主編的話

華報電子版面閲讀下載

刋登廣吿

發行訂閲

招聘職位

聯係我們

 
 

 

 

匹兹堡/哥倫布/辛辛那提消息 

   
 

情迷桑梓

王聖禮

  五年前,我那癱瘓十多年的母親去世了。父親已年近八旬,讓他一個人獨居鄉下老院,我實在不放心,就提出接他同住。父親説:“不用,我在老家住就挺好。人老了,不想離開老家。”我説:“爸,我就在縣城工作,離老家又不遠,您啥時候想家了,我可以隨時送您回來看看啊。”父親説:“你媽不在了,我也輕閑了,一個人在老家,圖個素靜。”我想父親可能是因母親剛過世,心情一時半會兒還緩不過來,也就沒再勉強。
  過了一年,我又多次提出接父親同住,可他始終不肯:“我還是在老家住吧。每天早晩,都可以溜達着去南面那個山坡上活動一下身體,挺好的。”我説:“爸,您想鍛煉身體,我住的新村附近就有公園,地面都鋪得平平整整,不比那個坑坑窪窪的山坡強嗎?”父親説:“那個公園?太小了,忒窩憋得慌。”我哭笑不得。
  這樣又過了三年多,我搬到了新的小區,再次提出接父親同住,但他仍是不肯:“我在老家住就挺好,每天早晩到南面那個山坡上去活動活動身體,心情就格外暢快。”我説:“爸,我剛搬的小區東面有個生態公園,靑山緑水,花木葱蘢,還有各種健身器材,比那個山坡強過百倍。您就跟我去住一段時間,看看公園怎樣,好嗎?您都八十多歲了,讓您一個人住在老家,不怕左鄰右捨説我的閒話?”父親沉默半晌,終于答應:“好吧,那我過去住一段時間試試?”
  然而,住了沒幾天,父親就鬧着回老家。我問怎么了?他説生態公園太遠。我説:“不就一公里的路程嗎?您在老家從老院到那個小山坡,不也有一公里嗎?能遠多少呢?”父親又説:“城里行人和車輛太多,忒鬧騰,也不安全。”實在沒辦法,我只得把他老人家送回老家。
  終于有一天,父親因突發腦溢血,倒在了那個山坡上。辦完父親後事,在整理他的遺物時,我突然在他日記中看到這樣一段話:“梅,我永遠都忘不了六十多年前,在這個山坡上和你初次相遇。陰差陽錯,命運弄人,你我最終沒能走到一起。風燭殘年,我多么希望能再和你見上一面!”
  
作者王聖禮:山東省單縣人民檢察院行政檢察科

 

 

 
 
 

 

 

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