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關於華報

主編的話

華報電子版面閲讀下載

刋登廣吿

發行訂閲

招聘職位

聯係我們

 
 

 

 

匹兹堡/哥倫布/辛辛那提消息 

   
 

故鄉請受我一拜

宋麗華

蘇枕書的《八十八夜》里面這樣寫道:“離開故鄉的九月已有七年了。”而我離開故鄉的九月十個手指頭都不夠數,二十又二年了。
    我故鄉的九月如今已是滿山金黃色,等待着新鐮去迎娶他們回家。先是土豆着急回家,牛馬駕着的犁杖一過,他們白花花的身子就裸露在了日光下,也許是害羞吧,土豆娘把泥土披在身上,一副黑黑的樣子,穿着大地母親的緊身衣,帶着泥土的氣息走近農人的籃子里。
    隨後走進花轎的就是向日葵了,那些向陽的花兒散去了鮮艷,籽粒已成,擁擠在小小的玉盤里,小雀鳥一樣嘰嘰喳喳,待到九月的秋風一過,向日葵就把頭低下,等待迎娶她的新郞到來,就好像喜轎近了,姑娘們打扮完畢,深低着頭,一抹羞色總覺得是朝陽,不是的,那是女兒家熟透的心思。
    後來,玉米獃不住了,旁邊的葵姐姐走了,土豆娘也嫁了好人家。她串聯着蕓豆、黃豆以及黑豆、赤豆,豆家族的姑娘們,趕快準備好了,回家的日子近了。努力的讓自己把陽光雨露吸足,把最後的金銀細軟帶全,只等一個明媚的日子,背包羅傘一起去趕農村的大集,集體跑去漢子家的糧囤子里再不回來了。
    收完了所有的糧食,鐮刀下去倒下的是秸秆,不,我一直認爲鐮刀是在收割露水,一刀下去,上秸秆面的露水齊刷刷的落在土壤里,這是農人們給大地最好的禮物和回報,一串串露珠,輕盈地回到了母親懷抱,像是瓊漿,又似玉液,讓大地在黑夜里沉醉。
   故鄉最後收割的是夕陽,待把所有作物都帶回了家後,農人點燃一顆煙,夕陽下,吸上幾口,把衣服搭在肩膀上往家走,天色越走越暗,原來是漢子把夕陽摘下來帶回家了。
    故鄉在上,請受我一拜吧。你的九月是如此的絢爛,充滿故事。你是我走不出的圖畫,永遠散發着素色的光芒。我對你沒有別的回報,只想請你受我一拜,讓我感謝你這些年給與我的那些美好。

作者宋麗華:黑龍江省富裕縣鑫鑫三期農村信用
 

 

 

 
 
 

 

 

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