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關於華報

主編的話

華報電子版面閲讀下載

刋登廣吿

發行訂閲

招聘職位

聯係我們

 
 

 

 

匹兹堡/哥倫布/辛辛那提消息 

   
 

秋 緒

宮 佳

劉禹錫有詩雲“自古逢秋悲寂寥, 我言秋日勝春朝。晴空一鶴排雲上, 便引詩情到碧霄。”這首詩令秋蕭索不再,精神抖擻。秋是一個讓人浮想聯翩的季節。 
幾場秋雨滌蕩了夏天的烈日炎炎,秋風舒展着羽翼,撫過片片緑顔。風過,留痕,素顔漸染風霜。一片片金黃隆重登場,美得不食人間煙火。
   秋雨洗黃了緑緑的嬌容,秋風漲滿了帆,眉頭點染着秋霜,鼓起腮幫子,吹起凌厲的號角,陣容強大地席捲着天地,卻,喚醒了菊。她展開笑靨,迎風抖動着清露,一株株傲骨婷婷,暗香裊裊,爭奇斗艷,樂此不疲。秋風,秋霜,能奈她何?她在叢中展眉一笑,似在戲説着秋韻——經歷,沉澱,綻放。
   秋,原是一筆筆厚重的收穫!倘若不信,請再問秋風秋雨劃過臉龐的那壓彎枝頭的秋實!
春華秋實,不同的季節有不同的風採。而秋天的確是一個碩果纍纍的季節。且不必提那挂在枝頭上的如紅燈籠似的柿子;也不必提那隱在枝葉中,猶抱琵琶半遮面的葡萄;單是那綴滿枝頭的小棗子,就能迷亂人的雙眼。魯迅先生那句神來之筆——“在我的後園,可以看見墻外有兩株樹,一株是棗樹,還有一株也是棗樹”,讓小小的不起眼的棗子在秋天中風光不已。
一路風塵,一路收穫,默默前行,把根深深植于這片富饒的土地上,堅定的目光撫過那叠翠流金的秋林。
   那紅楓張開手掌把秋天燒成火一樣的情懷,遠望去,如晩霞燦爛,歷經了秋風的百般磨礪,終于在杜枚的詩句“停車坐愛楓林晩, 霜葉紅于二月花”中,熱烈地綻放在秋波里。
醉在秋波里,我把時光分割成三段——過去,現在,將來。
   過去,湮沒在時光的洪流中,滔滔而去。回憶,是過去的一個淡淡的剪影,過去千百種滋味的回望。
   現在,是正在品嚐的秋的進行時,一雙纖手把歲月塗抹成靚麗的金黃色,且行,且珍惜!你看,那南飛的雁陣,一會排成“人”字,一會兒又變成“一”字,它們用心地在天空中塗抹着秋的顔色,那聲聲鳴叫把秋韻推向高潮。
   將來,展望中的將來時,一幅描繪已久的錦綉藍圖。你看那顆顆飽滿的秋實,沾染着秋的香氣,在執着地細語着來年的新生。
   行走在路上,傾聽秋蟲洪亮的鳴叫聲,一聲,兩聲,三聲……,然後,細細地品味着從心底陞騰起的縷縷檀香。
   因爲對秋的虔誠感悟,所以滿心滿肺盈滿慈悲。

作者宮佳:筆名紫竹。遼寧大連作協會員。中財論壇版主。作品發表于 諸多等國內外報刋雜誌。

 

 

 
 
 

 

 

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