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關於華報

主編的話

華報電子版面閲讀下載

刋登廣吿

發行訂閲

招聘職位

聯係我們

 
 

 

 

匹兹堡/哥倫布/辛辛那提消息 

   
 

發 現

李曉彬

  寒意飄散,最後一點殘陽消失在遠山的沉寂中。阿靜在小木屋前停下,敲起門,説道:“小剛,開門,開門,我知道你在里面……”
  過了一會兒,門“吱”一聲打開了。眼前的小剛耷拉着腦袋,頭低成90度角。
“小剛,你讓姐好找啊,敢情是躱在這里。快跟我回家。”阿靜帶着怒氣對弟弟説。
  姐姐能找到這里,小剛是有預料到的。這間小木屋,是爺爺平時用來看管魚塘和存放農具的地方,當然,這里也是他們姐弟倆的玩耍樂園。
  聽到阿靜的話,小剛依然低着頭,沉默不語。
  小剛的沉默,徹底點燃了阿靜心中的怒火。她提高了分貝,説:“你這混小子在學校不學好,竟學別人抽煙、打架。還好你們班主任打電話跟爺爺説起,要不然你眞要成‘古惑仔’了。”
  一下午的折騰,阿靜眞的有點累,就坐在一張小木凳上,她瞟了一眼低頭不語的弟弟,繼續訓斥道:“我就奇了怪,平時你就一木頭人,爺爺怎么責打你,你都不哭的……中午那會兒,你是吃錯藥了嗎?爺爺不就用那木片打了你幾下嗎?你至於大哭成那樣嗎?還轉身就跑,學人家離家出走。害得我和爺爺到處找你。”
  “爸媽在外打工,爺爺敎育你難道不對嗎?”阿靜講這句話時,特別加重了語氣。
  阿靜不説話了,小木屋里死靜,仿彿能聽見螞蟻爬動的聲音。小剛掉下眼淚,打破了沉默;“姐,爺爺現在去哪里?”
  “他騎着自行車去學校找你。”姐姐瞪了小剛一眼。
  家里離學校可有7公里啊,這路程騎車最快也要半個鐘頭,爺爺已經77歲了……想着想着,小剛的淚水不禁一滴接一滴地流下來,滿臉寫着“自責”,説:“都怪我不懂事,害得爺爺爲我操心。”
  “知道錯,爲什么還躱起來?”小靜有些不解。
  “姐,我沒臉見爺爺。以前爺爺打我,我都很疼,可是我覺得我是男子漢,總是硬撑着不哭。”小剛終于抬起了頭,哽咽着説道:“那天爺爺也像往常一樣用木片打我。他打第一下……第二下……第三下……我竟都沒感覺到一絲疼痛感。打到第四下的時候,我無意間抬起頭,哎……我看見爺爺滿頭白髮,身子佝僂,松樹皮一樣的手掌拿着木板,顫顫巍巍,顯得特別吃力。姐,你知道那一刻我發現了什么?”
  “發現了什么,你倒是説啊?”阿靜忙問道。
  “我當時發現,發現爺爺老了,老了,老到打我不疼了……姐,我疼啊,心疼啊。”小剛説話時,心像被人用繩子拼命擰着,難受極了。
暮色遍染,月亮慢慢爬了上來。阿靜知道,爺爺老了,小剛也長大了。

者 李曉彬: 廣東普寧南徑人,揭陽市作家協會會員,普寧市民間文藝家協會會員,中學敎師,,熱愛文學,作品散見於國內各級報刋。

 

 

 
 
 

 

 

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