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關於華報

主編的話

華報電子版面閲讀下載

刋登廣吿

發行訂閲

招聘職位

聯係我們

 
 

 

 

匹兹堡/哥倫布/辛辛那提消息 

   
 

失憶的紅絲巾

王月娥

  "冲啊,同志們,殺!"一名衣衫襤褸、蓬亂頭髮上沾着草屑的老男人手舞一葫蘆,一路吶喊着,被一群村童追趕着。一叢花白的鬍鬚在風里飄忽,映襯下着葫蘆頸上系着的半條褪色的紅絲巾,格外悲涼……
  “可憐,屠龍又發瘋了……”鄰居張婆婆抹着濕潤的雙眼説。
  “屠龍時好時壞。也不知爲啥,好也好,瘋也好,那半條紅絲巾可從來不曾丢!”村頭的李大爺如是説。
  屠龍年逾五十。十九歲那年入伍,參加中越自衛還擊戰。在老山火線上受傷,被抬下時,他是吶喊着"冲啊,同志們,殺!"下來的。
  屠龍在部隊攻佔一塊高地時,被敵人的一顆流彈擊中。他成了英雄,但同時他的大腦神經受到損傷,出了問題。他一路吶喊着,從部隊轉到地方醫院。後來,家人領了一筆撫恤金,他又一路吶喊着回到了家鄉。神經失常的他常常被一群幼童追趕着,哄笑着,他成了孩子們眼里的瘋子。
  時間一晃,便過去了三十二年,屠龍從靑年喊到了滄桑暮年。父母相繼去世後,他孤苦無依,靠五保救濟和左鄰右捨們的接濟爲生。
  一日晌午,村里來了一名兩鬢斑白的陌生女人,逕直去了屠龍家。
  人們發現:那女人站在堂屋里,擁着瘋瘋癲癲的屠龍哀哀痛哭,手中握着的半條紅絲巾,長短與屠龍手中葫蘆上系着的半條紅絲巾竟十分相近。只是,葫蘆頸上系着的半條紅絲巾臟而舊,而女人手中的半條紅絲巾依舊如新,摺叠痕迹清晰。
  那天,陌生女人留了下來。屠龍家的房頂上,昇起了裊裊的炊煙……
人們更驚奇地發現,屠龍竟然變安靜了。
原來,三十多年前,屠龍與女人正値熱戀。屠龍是帶着戀人親手給他系上的半條紅絲巾上的老山前線……

作者王月娥:湖南常德安鄉北河口中學一級敎師,常德市作協會員,安鄉作協副主席,作品散見于幾十家中外報刋、雜誌。
 

 

 

 
 
 

 

 

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