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關於華報

主編的話

華報電子版面閲讀下載

刋登廣吿

發行訂閲

招聘職位

聯係我們

 
 

 

 

匹兹堡/哥倫布/辛辛那提消息 

   
 

心 痛

邱金萍

我做了一個夢,半夜抽泣而醒,夢境的情景太清晰不過了。夢里面沒有其他的家人,就我和弟弟,我們兩人,坐在長桌前吃着飯,感覺弟弟不太吃得下去,我就問他:怎么了?弟弟回答:想媽媽了。我一聽,心里一陣糾緊,聲音有些咽哽地説:我也想呀,可是這是沒辦法想到的呀。弟弟説:就因爲這樣所以才傷心的。於是我和弟弟就這么端着碗,嗚嗚地哭起來了。
    父母親離開我們之後,類似這種想念他們的夢多次出現,而且有幾次都是哭泣着醒來。因爲內心很明白,明白他們再也不會出現在我們身邊,在夢里也就傷心落淚了,這種感覺很是不好,似乎是説不出的一種痛,那種渴望卻永遠無望的念想讓心糾痛。
    花界里有一種花,名叫彼岸花,它的葉子和花朶永遠不會同時出現,當葉長開的時候,花不露面,連一點露的迹象都不給葉瞧見;當花開放的時候,葉不露面,只有花完全開敗之後它才發芽而長。我想想這種永遠都不能相見的感覺,心就作痛。葉和花也會這么想嗎?它們想到這種無望的相見之後心也會痛嗎?它們同屬一棵植物,卻永遠無法相看一眼,這個“永遠”好沉重呀。我想這種永遠無法實現的念想,也是一種心痛。只是花有花的心界,我們無法讀懂它們的心思,或許它們和我們一樣也會傷感,會心痛,只是我們不知而已。

作者邱金萍:江西省信豐縣供電公司,愛好寫作,在各種報刋發表稿件一百餘篇。

 

 

 
 
 

 

 

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