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關於華報

主編的話

華報電子版面閲讀下載

刋登廣吿

發行訂閲

招聘職位

聯係我們

 
 

 

 

匹兹堡/哥倫布/辛辛那提消息 

   
 

愛的聲音

鍾慶作

我上大學那個年代,同學們大多都是吃了上頓愁下頓,我的同座小雨就是如此。她買的菜永遠是最便宜的靑菜,沒有一點葷腥。而我,有父親寄來的生活費和哥哥姐姐偷偷給我的“外快”,和她有着天壤之別。
   小雨學習刻苦,成績名列前茅。但有個習慣讓我們不爽,她吃飯的時候旁若無人,把靑菜和稀飯吃得“嗦嗦”響,整個宿舍都能聽見,好像比我們吃魚肉都香。
   “她怎么那么不懂規矩?”“農村人哪來這么多講究。”“很多農村來的同學也很講規矩啊。”同學們私底下議論紛紛。我本來和她關係最好,也刻意和她拉開距離。
   暑假,小雨邀我去她家玩。雖不太情願,又礙不開情面。
   放假那天,她一大早特意去街上買了碗熱干面,用塑料袋提着。
   我們輾轉來到她紅安鄉下的家里時已近中午兩點了。
   “媽,媽……我同學來了。”小雨的聲音估計全村人都聽見了。
   “小雨的同學來了,快進屋,讓我看看。”隔了好一會兒,一位老人拄着柺杖摸索着出來,拉着我的手,湊前來看了又看:“多俊的姑娘啊,嘖嘖……”
   “石頭呢?”小雨又大聲叫道。
   “姐,我回來了。”説話間進來了一位少年,提着一籃子豬草。
   吃飯時,小雨把熱干面分在四個碗里。大娘把她碗里的全都給了石頭。我聞着有點酸味,也給了小雨。石頭吃麵的“嗦嗦”聲比小雨還要大,大娘卻樂呵呵地看着姐弟倆。
   “不好意思,我媽眼神不太好,耳朶又背,吃大聲點,是爲了讓她高興,習慣改不了了。”晩上睡覺時,小雨對我説。
   我鼻子一酸,眼眶溢滿了淚水。 

作者鍾慶作:贛州市作家協會會員,有小説、散文、詩歌散見于上百家中外報刋。

 

 

 
 
 

 

 

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