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關於華報

主編的話

華報電子版面閲讀下載

刋登廣吿

發行訂閲

招聘職位

聯係我們

 
 

 

 

匹兹堡/哥倫布/辛辛那提消息 

   
 

納  兒

鄭星

  自從鄭家老爺子走後,孤零零的幺嬸成了村委會的一樁心病。
  村里的婦女主任倪姨找到她,好言相勸:“西村的熊醫生剛死了老婆,我看你倆在一塊正合適,這事包在我身上,明早我就去提!”幺嬸哭號着説:“嗚嗚嗚……我生是鄭家的人,死是鄭家的鬼。將來,我的墳也要堂堂正正立在鄭家的祖墳園里!”倪姨只好不再言語了。
  村支書鄭經想讓幺嬸搬到騰出的村委會辦公房去住,好有個照應,並建議給她申請“五保戶”名額。不想幺嬸又來氣了:“才不哩!我老了老了,還名正言順地落個‘孤老婆子’名聲”?説得鄭經不知如何是好。
  村里的好心人給鄭經出了個主意:給幺嬸弄個過繼子選舉。可幺嬸看到過繼子候選人名單後,一臉不高興。
  原來,幺嬸有自己的盤算:村里的孩子數鄰居旺兒最乖巧、靈氣,提起他,幺嬸的臉上就漾開了花。旺兒再婚的父母又有了新的子女,在家顯得多餘的他,常常在做完作業後,主動走進幺嬸的家,把一張張紅艷艷的100分指給她看,給她講班里的故事,聽她嘮叨,動情之處他還不忘給幺嬸遞張紙巾……
  可眼下,旺兒要上城里讀初中了,她坐立不安,想用哭聲來引起人們的注意。聽説村里要公開選舉過繼子,她再也藏不住內心的想法了:“要過繼就過繼旺兒,那樣不僅爲老鄭家續了香火,我還能上城里守着旺兒讀書!”

作者 鄭星:天門市作協

 

 

 
 
 

 

 

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