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關於華報

主編的話

華報電子版面閲讀下載

刋登廣吿

發行訂閲

招聘職位

聯係我們

 
 

 

 

匹兹堡/哥倫布/辛辛那提消息 

   
 

中國“神針”—呂建華

冰凌、張樂、李欣璐、樊菲菲、丁元淋

多年行醫經歷豐 疑難病例娓娓道
  在今年2月份,中馬一帶一路的會議期間,馬來西亞吉隆坡顔駿任主席突發心肌梗塞,立時陷入了休克昏迷,整個脈搏都找不到了,進入了死亡狀態。當時場面十分危急,就在這種大家束手無策的生死關頭,一個人站了出來,這是一位精通中醫的中國醫生。他並沒有驚慌失措,而是迅速進入了狀態開始爲病人針灸。我們都知道搶救穴位一般都選人中穴,但他並沒有,他選的是最爲蹊蹺的一個穴位,叫內關穴,還有紮耳穴、神門穴,還扎了一個提陞陽氣的百會穴,最後加了一個關元穴,這些穴位組合以後産生了神奇的療效,在短短的兩分半鍾內,將顔駿任主席從死亡線上拉了回來。而這位醫術出衆的醫生不是別人,正是有着中國“神針”之稱的呂建華大師。
  當我們問及此事,呂建華大師説,在事情發生後他首先是作爲一名中醫師,他的第一反應就是救人、救人、再救人,醫生的本能使得他根本沒有考慮到自己是在異國他鄉,如果一旦救人失敗將會面臨馬來西亞的極刑——鞭刑。這次救人就如一場豪賭,他冒了極大的風險,所幸,他們成功運用針灸術救治了這位杰出的華人,馬來西亞華人顔駿任主席。在救人事件之後,中醫針灸術得到了馬來西亞政府的高度認可與稱讚,呂建華也享受到了馬來西亞政府的很多待遇,當然,最爲重要的是這次救人事件爲中馬順利的合作一帶一路奠定了一個良好的開端。
  這只是呂建華大師多年行醫生涯中普通又不普通的一個案例,但從他平淡的語氣里我們完全可以感受到當時嚴峻的形勢。呂建華大師端起茶杯喝了口水又爲我們講述了另一個臨床治療中出現的奇迹。
  “有一個中風的病人,當時已經不能言語,我就選了大致是五個穴位,哪五個穴位呢?我就給他用了一個太冲穴,太冲穴五行這個穴位它是疏肝的,所以肝經原穴,又給它選了第二個穴位叫太溪穴,第三個穴位選了足三里,第四個穴位選了一個曲池穴,第五個穴位選了一個啞門穴,這幾個空位配好以後,在針灸過程中很快改善了患者的語言障礙,説話都對答如流了。”患者被治愈後非常開心、非常激動的抓住呂建華的手要和他合影,説了好多感激的話,我想也正是這種感激賦予了醫生使命感吧
  呂建華大師講到的第三個患者是山東菏澤的一個聾啞患兒,這個小患者讓呂建華記憶猶新,他叫王尙喜,是山東菏澤市高新開發區岳城辦事處王樓村的,一般小孩一歲半兩歲都會喊爸爸媽媽了,他五歲半還不會,家里人到處求醫,去了幾家兒童醫院以及省醫院做了檢查,檢查結果都顯示都這是一種障礙,先天發育不完全,神經功能有缺,完全沒有聽力。面對這樣棘手的病例,呂建華並沒有放棄,而是採用中醫針灸療法。“我選取的頭部的穴位是百會透四聰穴位,聽風、翳風、啞門這些穴位,又給他選了手上的穴位——合谷穴和外關穴,還給他加了腳上的穴位,太冲穴、三陰交這些,中醫認爲這種問題是肝、腎、脾三臟不和造成的,他屬於先天不足、後天失養這一類。”就這樣通過三個療程的治療,小尙喜已經完全正常,現在已經在讀幼兒班大班了。當小尙喜治療到第二個療程喊着媽媽,咱們走吧,哭着叫着的時候,呂建華激動的無法自抑,眼淚當下就落下來了,因爲這個病例不僅是挽救了一個年幼孩子的人生,它還代表着中醫針灸可以治愈這類肢體正常,語言功能不能表達的殘疾人。

中醫世家受啓蒙 多年探索硏醫術
  呂建華大師是山東省曹縣人,他出生於一個中醫世家,家里幾代人都從事中醫針灸專業,所以他從小就經常看到一些很可憐的病人被用兩個軲轆拉根木頭做的低盤車拉到自己家里,然後爺爺們就幫病人正骨針灸,給病人解除痛苦,多少年來家人都始終堅持傳承中醫,哪怕在爺爺經歷日本人迫害之後,家人也沒有放棄老祖宗留下的這一瑰寶。在這種家庭環境的燻陶下,呂建華從小就對中醫的針灸經絡十分着迷,或者説這就是他的一大愛好,對他來説沒有什么比看着病人一天天好起來更有滿足感和成就感了。也正是這種對中醫的着迷在後來挽救了他母親的生命。有一年呂建華的母親突發心肌梗塞,他下班回家的時候,本該正在給他做飯的媽媽就躺在地下,脈搏呼吸全都沒有了,當時呂建華就哭了起來,老人家臨死的時候還在扒着門口往外看,巴望着呂建華回來,不過所幸那時老人家呼吸剛停止不到一分鐘的時間,呂建華就全部用針灸把老人家救了回來,完全沒用西藥,也是通過這件事,讓呂建華更加堅定了鑽硏中醫的決心。
  呂建華這份對中醫的赤誠一直伴隨他進入了山東中醫學院,學習針灸專業,在1990年他畢業之後就到了山東省曹縣第三人民醫院工作從事針灸臨床。當時他的醫術還不夠精湛,很多病人對他並不認可,再三思索他決定去北京東城中國中醫硏究院進修,也就是現在的中國中醫科學院,專門拜在針灸界的泰斗程老師門下,開始邊工作邊學習。回憶起自己的恩師,呂建華言辭中滿是追憶“我的恩師程老師在中國針灸界是最權威的,中國的針灸走向世界申報世界非物質文化遺産就是我老師的功勞,當時我的老師對我是非常非常關心,他現在要是在的話都97歲了,95歲那年走了,老人家特別好,他的去世是中國針灸界、醫學界的巨大損失”。
  這次機會對於當時的呂建華來説尤爲珍貴,家里拮據的條件更促使他付出了萬分的努力,每個月都在工作之餘擠出時間去北京學習,爲了選準穴位練好針灸他甚至在自己身上扎了十多萬針,因爲不扎自己就體會不到針感,就無法對穴位硏究透徹。就這樣邊工作邊學習的狀態一直持續了四年之久,一直到2000年他的門診量才多了起來,有了大量的病人。
  在多年的從醫經歷中,呂建華接觸到了各種各樣的案例,不停的探索,積累了大量的經驗。在97年7月1日他在按摩與導引雜誌發表了一篇論文,名爲《點穴麻醉治療四肢骨傷與關節脫位》,獲得廣東省優秀論文奬,之後他又寫了幾篇關於針灸治療腰椎間盤突出症的,還有一個治療突出症500例的,還有兩項國家發明專利,其中一項是內服的羌活杜仲藥酒,這是一種專業治療腰椎間盤突出症的藥酒,但由於沒有大量的資金,而且擔心如果批量生産,保不住療效會影響了中醫中藥的發展,所以呂建華決定將羌活杜仲藥酒僅限于臨床使用,只針對屬於呂建華自己的的病人,這樣旣不違法也保證了療效。
  在2010年6月份呂建華被山東省菏澤市立醫院針灸科聘過去任針灸科主任,在此期間他的醫術得到了國家領導人的高度認可,又被聘去給一些領導人做服務,但因爲山東菏澤去北京往返路程比較遠,呂建華只好選擇了辭職。但當時菏澤市立醫院院長非常看重他的醫術,很想將他留下來,在2015年他就開始寫辭職報吿,一直寫了三個辭職報吿,院長才批了。在辭職之後他並沒有“清閑”下來依然在周六周日堅持給老百姓服務,當我們問及原因,呂建華説“老百姓是我們偉大的實驗基地,因爲老百姓你針灸的效果有沒有他直接跟你談,老百姓就是你的老師,沒有廣大的老百姓沒有我的今天,因爲他們用的穴位對不對直接都給你談出來,只有這樣才能不斷提高我的技術,不斷的提到我們的醫療水平。”
  從呂建華1990年上班開始,到現在每周六周日他一直堅持爲老百姓服務已經27年了,一年365天,他是每年有360天在運轉,360天爲老百姓服務或者是給領導人服務的,治療病人遠遠超過20萬次,成功治愈的病人差不多有15萬。

中西醫學存爭議 中醫傳承不可廢
  呂建華多年來主要硏究的就是中醫的針灸,他的臨床驗證治療主要是對風寒濕痹一類,就是風濕、類風濕、關節炎、腰椎間盤突出、骨質增生和頸椎病;還有包括婦科的月經不調、乳腺增生這一類,還有四肢麻木,包括現在肝郁引起的腦血管疾患、中風這一類,都是非常有療效的,並且治愈率很高。“不止是針灸,必要時還要用草藥,傳統有句名言,叫做一針二拿三用藥,就是中國的傳統醫學,針灸與推拿有機的結合,中藥是最後的。一般來説,我們先不提倡吃藥的。”
  中醫還有一項讓人嘆爲觀止的絶學——診脈,再加上舌診恰恰就是呂建華的優勢,呂建華大師診脈非常特別,他是用雙手把脈的“其實眞正的中醫師、診脈師必須雙手診脈,三部九候,同時頻率,脈象正好完全傳到大腦里邊,那個狀態叫天人合一。達到那個境界,診脈不會誤偏、不會誤差。如果單手診脈,一個手診脈,一個手抽煙,這種根本對病人不負責任的,是太不尊重別人了,雙手診脈這個境界原原本本傳統的診脈標準,他叫三部九候,診完這個脈還要去按標準診先天脈,先天脈在脖子上面,還要以人命脈,這叫做眞正的三部九候。我那時剛做了一部,加上舌診、耳診,因爲概括一下,把人的五臟六腑、人的氣血的走向,整個都能查出來了。”
  “診脈代表每一個臟腑的影響變化,可以做到未病先知。有些人看似健康但其實已經出現病症了,我們就開始幫他調理,特別是對急性的,可以説立竿見影這個詞確實能實現,特別是中風那一塊,口眼歪斜、語言不利、上下肢活動受限這一類的,針完以後他馬上改變,或者是急性的腰椎病和腰肌扭傷,那也是很快的,幾分鐘就馬上能活動自由了。中國的傳統醫學是非常好的,沒有任何副作用,它最大的優點沒有副作用,它不但解決這方面的問題,還能改變其他的問題。”談到中醫,呂建華顯得神采奕奕,字里行間都是對中醫的肯定和驕傲。
  “可以説行行出狀元,門門都有經,中醫它是有道理的。我們按照常規來説,根據人們經絡的走向分析辨認疾病的症候,中醫上叫做八鋼辨證,貴在辨證,如果辨證施治辯準了,也就正是老百姓説的對症下藥了,當然,我們針和藥它是同步的,每一個穴位就相當于一味草藥,有補氣的、有活血的、有化瘀的、有祛風的、有祛濕的。中醫針灸比那還要包括更多,它又包括燒山火、透天涼,還迎隨補瀉,這里邊很深,加上中醫最絶的一種叫做五運六氣,還要加上天干地支九宮八卦,還有一個叫子午流注納子法,爲什么叫子午流注納子法?這是一個取穴法,一天爲12個時辰,就是24小時,結合着十二屬生肖。每個生肖都代表1個臟腑,每個時間段都有不同的穴位開放,訣竅都在這里面,根據以每個人的辯與證之別、陰與陽之別,看是哪類的,辯準了以後療效是非常好的。”聽呂建華大師講了這么多我們幾個記者也極爲震撼,不經出聲問道:“總覺得有點像玄學,您能不能跟我們講講它的科學依據呢”
  “中醫雖看上去是抽象的,但是這里邊的東西他用現在的方式是解釋不透的。實際上它是一個系統的整體的一個運作,首先得營養平衡,平衡以後,百病自消,也就是一病百病臟弱腑衰,中國的中醫原理這樣講的。”
  在中醫近代發展史上,質疑、反對、甚至取消中醫的聲音一直存在,面對中醫西醫的衝突碰撞,呂建華説“我實事求是的態度去説,西醫畢竟不是中國的醫學,它是西方國家的,當然也不能完全判斷它不行。西醫有西醫的優勢,比如現在的儀器檢查這一類的,中醫就有不足的地方,中醫的優點在于治療這些慢性疾病以及這些比較穩重的病竈,治標又治本。西醫大量的抗生素及激素把人體的五臟六腑營養功能全部搞亂了。最近這幾年説良心話,我們國人深受其害。中國一陣風把西醫的東西全部引進過來了,這是一個不好的表現。我們中國幾千年的文明不能白白的讓我們這一代人蹧蹋了,這是不可取的,我們一定要把自己的寶貝好好的發揚光大。”説到這我們同行的記者就有這樣的體驗“現在國內就是有過度醫療,前兩天我一個朋友他去醫院,其實他自己認爲自己是嘔吐,結果到了醫院之後又要檢查心電圖、腦電圖,檢查了很多的這種儀器,最後花了一千塊錢,確診只是一個中暑,那從您中醫的角度怎么看西醫的診斷。”
  “如果是中醫來説很簡單了,中暑的臨床表現,一個普通老百姓都能看得出什么症狀,首先通風一下,適當喝點緑豆湯水,這都很簡單解決,西醫的診斷標準它沒辦法,要按住院標準去鑒定,但是這些東西對人造成一個不必要的經濟浪費,説實在的還是要弘揚我們中國的傳統文化比較好。”
  “那您怎么看待現在提倡的中醫結合?”面對我們記者提出的問題,呂建華的答案非常肯定:“我的倡導是永遠不會結合,因爲中醫確實是幾千年都給人類帶來很大的好處,西醫過來短短幾十年把人類搞慘了,從中醫的角度來看,大量的液體進入人體以後,濕氣加上外來的風,再加上一些不良的東西,會把人體的陰陽五行全部搞亂,應該儘量少輸液或者不輸液。抗生素對人體特別是對肝和腎損害是非常非常大的。”
  我們的中國人現在一個是骨頭壞死特別多,各種癌症發病率有增無減,這種疾病發展下去,我們作爲一個中國的普通人也好、醫生也好,心里面很難受的。”這里呂建華舉了一個簡單易懂的例子
  “現在的小孩子發燒了就到醫院去打點滴,其實在中醫上很好處理,先觀察發燒情况的辯症症狀屬於哪一類的,比如説感冒發燒、傷風受寒了,給他按一個大椎穴,輕輕按幾下,一個合谷穴兩個穴位都解決了,很簡單。”

中醫後繼需有人 國家支持是關鍵
  説到具體未來的打算,呂建華坦言自己想辦一個大一些的中醫中藥結合的養老院一類的,讓更多的人從中體驗一下針灸的神奇療效。再一個是要大量培養一批眞正愛好中醫針灸的人才,一定要把我們中國的這一塊傳承下來。向海內外的對中醫有愛好的愛好者也要敎一批學生,對於學生的要求,呂建華認爲最重要的只有四點,一是愛好醫學;第二點是在此前提下,一定要有一種吃苦耐勞的精神;三是得有一種愛崗敬業,必須得有愛心,對待每一個人像對待自己的親人一樣;最後一個得有恆心,對醫學得有一種奉獻精神,之所以提出這四點要求,是因爲學中醫是非常枯燥無味的,但入門之後就會發現其中的趣味,特別是12經脈、經絡學,加上黃帝內經,只有具備以上四點才能將中醫傳承下來。
  呂建華大師吿訴我們自己並沒有什么不傳之秘,更沒有只敎自家兒女的規矩,而是會根據學生學的程度決定敎授內容,只要達到了一定的基礎自己一定會毫無保留。他認爲作爲醫者,就是要以治病救人爲己任,敎會更多的人也是造福了更多的患者,這是每一個醫生都應該做的。呂建華大師還爲我們分析了當前中醫的局勢,“雖説中醫中藥立法了,也是對中醫的一大鼓勵和支持,但是力度還不夠,因爲中國傳統文化的需要領導大力支持,資金方面要到位以後,這些人才才能得到合理的培養。現在這一塊如果不去再整理、不去再挖掘,都要進入一種靑黃不接,要斷檔的局面。我們這個年代就是肩負着這方面的重任,我們一定要把中國的中醫藥針灸這一塊發揚光大,因爲它的前景太好了,我們中國面臨着嚴重的老齡化,而我們的中醫中藥能有效的服務這些群體,包括針灸與推拿中藥這一塊也能做出很大的貢獻,不但治病還能養生,中醫就認爲叫做正氣存內邪不可干,把人的經絡平衡了,人的精氣旺盛了,人的生命自然而然地延長了,這是很正常的,應該做的一件大事。”
 

 

 
 
 

 

 

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