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關於華報

主編的話

華報電子版面閲讀下載

刋登廣吿

發行訂閲

招聘職位

聯係我們

 
 

 

 

匹兹堡/哥倫布/辛辛那提消息 

   
 

活  着

宮佳

   藤椅上,娥半閉着眼搖蒲扇,突然,手機里費玉清的《千里之外》劃破了寂靜。
  “娥呀,這兩天俺老是尋思你!”
  “老姐呀!尋思啥呀?我這體格子好着呢!”
  “那年,俺讓你找個伴,你非得犯倔!”
  “老姐呀,一把老骨頭了,土快埋脖梗兒了,沒那個心思了。姐夫還經常出去打麻將嗎?”
  “嗯……他老了……走不動啰!”
  “都老了!我都覺得腿腳不靈便了。”
  “老家的戲臺還在嗎?”
  “怎么惦記上戲臺了?還想登台唱大戲呀?當年咱們三個人在戲臺上唱呂劇《姊妹易嫁》就像是昨個的事。”
  “瞅瞅,陳芝蔴爛穀子的,你扯那么遠干嘛?”
  那年,她們姊妹都愛上了扮演狀元的姐夫,只是她把愛深埋心里,把祝福給了姐姐。呂劇有唱完的一天,她的深情卻綿綿無期。
  半個小時過去了。
  “哎呀,半個鐘頭都過去了,長途呢!不過日子啦?”
  “孩子給交了200元話費。”
  “那就再嘮十塊錢的?”
  “嗯!”
  一個小時過去了。
  “姐夫呢?讓他來,俺和他説兩句。”
  沒有回音,娥疑惑地重複了一遍:“信號不好嗎?”
  “你姐夫老了!”
  “我知道呀,上次打電話,他還説要回老家看看。老家戲臺拆了……”
  “他的遺體已讓醫學院的工作人員接走了,他的眼角膜讓兩個患者重見了光明。”
  “你説什么?姐夫……”
  “是呀!”電話里哽咽起來。
  “姐夫……”
  “莫哭!你姐夫他活在了兩個人的眼里。値了!”
  “老姐!”
  ……
  不久,娥在睡夢中與世長辭。她也曾簽署一份遺體捐獻書。
  功德碑上,有娥的名字,有她姐夫的名字,並排在一起。

作者簡介:宮佳,筆名:紫竹。遼寧大連作協會員。作品發表于多家國內外報刋雜誌。

 

 

 
 
 

 

 

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