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關於華報

主編的話

華報電子版面閲讀下載

刋登廣吿

發行訂閲

招聘職位

聯係我們

 
 

 

 

匹兹堡/哥倫布/辛辛那提消息 

              
 

海老KK:《從忘年到莫逆到生死》—半個世紀之交情

整50年前的1967年,中國大地文化大革命從文斗演變成大規模武斗,一時遍地烽火…。蜂場被迫在夏季放棄向東北轉移,而採取反常行動,南下廣西,提前進入越冬地區。
1967,這個目前中國大部分的活人出生之前的年代,在經過艱難、驚悚地5000里大轉移之後,流落到柳州火車站一個最邊緣的鐵軌線上…。
   一位當地養蜂朋友,帶來50歲盛年的老爺子,當年我才24歲,就這樣成了忘年之交。
   如果不是走近老爺子,怎知他其實是一位英雄!
   從南寧醫學院畢業時,正値祖國被日寇鐵蹄蹂躪,中國人民奮起抗戰的歷史時期。
   爺子與另一位同學,放棄在當時還是後方的廣西,步行萬里,通過土匪爲患的桂北湘西,再橫穿湖北安徽,找到李宗仁率領的在徽、蘇、魯西一代與日寇浴血奮戰的廣西軍。李宗仁感于兩位熱心靑年才俊的愛國之舉,立即授予少校軍醫,爲國效命。
    歷史對於一個個人往往是不公平的。就是這樣步行萬里投軍的壯舉,到換了一個時代,不但沒有得到贊賞,卻成了懲罰的理由。在當年法國人創辦的醫學院,受到正規醫學敎育,經驗豐富、醫道高明的醫生,從一個縣級醫院,被貶到到一個鄉村大隊里面當“赤腳醫生”…。正是這個時候,我們從忘年之交發展成爲莫逆之交…。
    大時代的變化,令我們共同經歷生與死的考驗:一同面對死亡的危機,一同流亡天涯的坎坷…。我們從莫逆之交又加上了生死之交的情誼。


    歷史又往往對於一個個人又是公平的。高明的醫道,令遠近鄉里的各類病人聞名而來,他的診所大門常常是病人痛苦地進來,輕鬆地出去;抬着進來,走着出去;沒錢的進來,帶着藥出去…。我親眼看到求診的隊伍從診所大門外的街上排過去,病人們滿懷信心地等待…。
    歷史的吊跪又在于,看似惡劣的環境,又爲他創造除了西醫之外有機會採納 “中”醫、“壯”醫、“苗”醫、“瑤”醫等醫道和草藥精華的條件,把這些醫學精華結合得天衣無縫,成爲可能僅獨此一家的醫術。
   七十年代末,家父胃癌晩期,上海和香港的醫院毫不留情地宣佈死刑,我把家父的症狀寫在信里吿訴他,他開了方子、配好藥,大姐到廣西,把藥帶到香港給家父服用,一段時間,家父的症狀緩解。更神奇的是胃里的那個惡性怪物縮小、鈣化,竟至痊癒。
     我找到柳州説,你的藥治好了癌症,應該…。我沒説完,被他打斷。他説我從中醫對症下藥的角度辨證施治,並不敢説是針對惡性腫瘤的,這不能成爲醫治癌症的特效藥物,何况你父親只是一個特別案例,不具有普遍性…。這樣嚴謹的態度,比起如今動不動就包治百病氾濫于社會的假藥,和那些欺世盜名江湖騙子的黃緑醫生,怎樣?
     我在美國退休前,從事建築行業,一位在公司打工的同胞,腰椎間盤骨質增生,日久下肢疼痛,無法行走。醫院求醫需十萬手術費用,且有50%可能下肢癱瘓。恰好我處有老爺子自己硏究的外敷草藥,施用三周同胞痊癒,此話15年前。此同胞至今依然活蹦亂跳。此藥神也!
他曾經對自己的醫術有三點總結:
    一,活得夠長,診療病人的時間近七十年,這比大多數行醫者的生命時間都長;
    二,診療的病人夠多,雖然只是在柳州市柳江縣拉堡鎮上的一個小小的診所,但四鄉八里方圓百里之外的病家均聞訊而來,一天里面超過百人的情况幾乎無日無之;
    三,就是上面説到的,除了運用西醫之外,中、壯、苗、瑤醫的精華融會貫通,有充分的自由度去用來治病救人。
這樣一個人,從來沒有哀嘆經歷坎坷和社會不公對他帶來的苦難…。只是堅定的生存、生活和工作…。
      社會可以對一個人不公,曆史也可以對一個人不公,但上天卻對任何人是公平的。
    十幾年前我來看望過他,已經是兒孫滿堂,其樂融融。
   他雖早已經退休,但周圍和方圓百里外的的老病人,仍然找他診療。
   這次來看望他,離別前的一個早晨,仍見病人前來找他診治。這是一種信賴、一種信任,其實是對他高超醫術的認可,是對他100年人生的褒奬。
    我曾經對一位厭倦自己日復一日工作的靑年説過這樣的話:“…我昨天説偉大是産生於平凡之中,這決不是故意奉承你的假話,而是我追求人與人平等的經歷中,悟出來的眞理。
    現今社會被人稱頌的英雄偉人,有些都是在一時一事中,抓住機遇意外作出成績,即被稱頌視爲英雄,這里充滿了偶然性,不是嗎?而每天做着同一複雜、煩懆工作,付出無數心血的,卻被人不屑一顧。這是社會共同投機心態作祟,這是急功近利社會心態使然。我對此正要反其道而行之!
    人們對英雄人物給予過分的寬容。如果大家留意英雄人物的日復一日的日常生活和行爲,就會發現,英雄人物也是平常人,
    因此我心目中的英雄,恰恰是産生於平凡之中。他(她)們日復一日做着同樣的工作,從不計較別人的稱頌與否,他(她)們的工作是社會不可或缺的,他(她)們,甚至生活在社會最底層而毫無怨言,他(她)們才是眞正的英雄啊!”
   所以老爺子是我心目中眞正的英雄,是人群中眞正的英雄,是中國的英雄,是世界的英雄,是人類的英雄!難道不是嗎?
   我跟老爺子有一個新的約會,我説會常來看望他,我向他學習!到我自己100歲的時候,一定來跟他相聚,那時他126歲…。
   這不是玩笑,是承諾,是鼓勵我們都像英雄一樣活下去的動力!
   上帝保佑!我們會實現!
海老KK 2017/7/11寫于柳州到上海班機上,2017/7/13完成于蘇州
 

 

 
 
 

 

 

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