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關於華報

主編的話

華報電子版面閲讀下載

刋登廣吿

發行訂閲

招聘職位

聯係我們

 
 

 

 

匹兹堡/哥倫布/辛辛那提消息 

   
 

读者来稿: 繼母

龐愛秋

仇兵還沒滿月就沒了母親,在他三歲時父親續弦。繼母視仇兵己出,一直沒再生養。
   一晃仇兵結婚生子。生意忙,仇兵夫妻把孩子送到父親那,孩子七歲時才接回城里上學。
  孩子回城沒幾天,仇兵父親因心肌梗塞去世了。
   父親的葬禮剛結束,看着在窗外哭泣的繼母,妻子問仇兵:“繼母怎么辦?”
   “回城里吧。”仇兵説。
   “我哪有工夫伺候她啊。”妻把頭搖得像撥浪鼓。
   仇兵家是做食品批發的,有時忙得飯都吃不上。仇兵想聽聽繼母的意見。
   “你們走吧,我能照顧自己。”繼母無奈地説。
   仇兵臨走時把一萬塊錢塞給了繼母。
   一年後,繼母再婚,從此仇兵就很少回鄉下繼母家了。
   眨眼三年過去了,繼母後老伴去世了。
   “爸爸,把奶奶接家來吧?”兒子央求仇兵。
   “奶奶改嫁了,咱不能管了!”沒等仇兵回答,媳婦先發話了。
   聽媽媽這么説,兒子將目光投向父親,可仇兵像沒聽見似的起身走了。
   幾個月後,仇兵因銷售過期食品被工商局吊銷執照和罰款,還被電視台曝了光。
   就在仇兵爲重新創業,缺錢要抵押房子時,繼母讓人捎來十萬塊錢和一封信。
   “兵兒,這是這些年你們給家里的錢,我一分也沒動,現在給你們救急用!”讀完信仇兵和妻子的心里像打翻的五味瓶。
   “還愣着干啥?”突然妻子掐了仇兵一把。
   “掐我干啥?”仇兵大叫了一聲。
   “干啥?快去接媽回家啊!”妻子大聲地説。

作者:龐愛秋 黑龍江齊齊哈爾先鋒街鶴城馨苑

 

 

 
 
 

 

 

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