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關於華報

主編的話

華報電子版面閲讀下載

刋登廣吿

發行訂閲

招聘職位

聯係我們

 
 

 

 

匹兹堡/哥倫布/辛辛那提消息 

   
 

读者来稿: 旺財

黃木軍

大學剛畢業,工作難找,我湊合着在廣西憑祥的一家福利院工作,負責照顧孤寡老人。
   有一獨臂老人,很特別,患輕微的抑鬱症,喜歡看小説。我來三個月,從沒見他笑過。他身邊養有一條黑狗,旺財。其實院里是禁止養寵物的,但我每次問起劉主任,他總讓我別多嘴。
   一日,我去給老人送午餐,看到一個年輕人正在和他聊天。
   “爺爺,給你講個莫言説的笑話。‘最考驗男人的事情,一個是美色,一個是美食。美色,有人還能抵抗,但美食就很難抵抗了。有的人可能幾年不沾女人,但把一個人餓上三天,然後擺在他面前兩個餑餑一碗肉,讓他學一聲狗叫就讓他吃,不學就不給吃,我看沒有一個人能頂得住。’”
   “呵呵,好笑!”
   “如果我是諾貝爾文學奬的終審評委,早知道莫言這么幽默這么好玩,我會在2012年公佈結果的前一天晩上打電話去逗他:‘諾奬就擺在你面前,學兩聲狗叫就給你,不學就不給。’爺爺,你説這樣的誘惑他能頂得住嗎?”
   “肯定不能。”一老一少哈哈大笑。
   這時候,旺財很合時宜地叫了兩聲,汪汪!兩人笑得更歡了。
   後來,劉主任對我説:“現在像這樣懂得感恩的年輕人,太少了。他是一個軍旅作家,和老人的孫子是發小。從小就聽老人講他以前在許世友上將的率領下赴越南參加自衛還擊戰時血染疆場的故事。五年前,代替因白血病死去的發小,認他做了爺爺,經常來逗他開心。老人説,旺財時常能讓他憶起那一條忠實的戰犬,如果不是因爲它捨命撲救,老人在芭蕉叢林的戰場上留下的就不只是一條手臂。”

作者:黃木軍 筆名葱蘢,廣西。有小説作品入圍《南邊文藝》第二屆全國靑年自由寫作大賽,第一、第二屆“文苑杯”全國閃小説大賽。

 

 

 
 
 

 

 

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