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關於華報

主編的話

華報電子版面閲讀下載

刋登廣吿

發行訂閲

招聘職位

聯係我們

 
 

 

 

匹兹堡/哥倫布/辛辛那提消息 

   
 

荷塘往事

余悅姸

  又到荷花飄香的季節了,我的思緒不由得飛向兒時故鄉的荷塘……
  那時侯,我們村里有好幾個大大小小的荷塘,最大的是村後的兩個,面積約有十多畝。村里人稱它們“藕蕩”。兩個藕蕩緊緊相連,中間僅隔着一條羊腸小道。
  每到夏天,兩個藕蕩里開滿了紅的粉的荷花。擠擠挨挨的荷葉,此起彼伏的荷花,飛來飛去的蝴蝶和蜻蜓。微風拂來,清風撲面。那隱隱露出的碧波,就像微微盪漾的酒杯。眞是酒不醉人人自醉。
  小時候,我和夥伴們總喜歡偷偷跑到藕蕩邊,折一根小樹枝條,去撈浮在水里的菱角吃。或摘一片大大的荷葉倒扣在頭上當帽子,再摘一朶最紅最艷的荷花,右手輕拿花梗,左手呈蘭花指狀,一邊輕舞,一邊“咿咿呀呀”地學電視里唱戲……
  我們村水性最好的要數我的爸爸。那時他在鄂州漁場工作,經常要跟水打交道,所以練就一身好水性。
   爸爸放暑假時回到灣里,最喜歡到荷塘里游泳。他一回來,我們就可以打牙祭了。他跳進水里,三兩下就弄出一大堆鷄頭苞杆、苞苞頭、蓮蓬等。那時候,我們最喜歡吃苞苞頭了。
   當爸爸爸爸拖着一大片鷄頭苞杆回家時,小夥伴們都會來幫我們家剝鷄頭苞杆。杆上的刺又細又密,不小心就被扎得哇哇叫。可爲了吃上美味的苞苞頭,我們樂此不疲。剝杆的小孩都能得到爸爸奬勵的苞苞頭,不會剝的小小孩也有份。媽媽總是説:“一個人吃了一人香,百人吃了百人香。”
   午飯時,媽媽會端出一大盤散發着誘人香味的鷄頭苞杆來。這道菜總是讓我和哥哥垂涎欲滴!我和哥哥都喜歡端着滿滿一碗飯菜,到灣里涼快的巷子,去和夥伴們換菜吃。有一次,一個小孩因搶我碗里的鷄頭苞杆,不小心把我的碗打翻了。我嚷着要他陪,但媽媽卻拿來布條給他包紮劃傷了手,滿眼都是憐惜。
  荷塘邊記憶最深刻的往事,發生在一個夏日的午後。
   那天中午異常悶熱,我趁大人們睡午覺了,和隔壁的姐弟倆偷偷跑到村後的荷塘邊。我們摘了荷葉頂在頭上,坐在岸邊,把小腳丫放在水面,別提有多愜意了。
   隔壁的小弟弟可能嫌他的荷葉不夠大,跑到兩塘之間的小徑上彎着腰去摘水中的荷葉。這時,小徑那頭有個憨姑娘牽着一頭大水牛走了過來。
   我突然有一種不祥的預感,正準備喊小弟弟快跑時,那憨姑娘牽的大水牛已朝小弟弟猛衝過去。只聽到“撲通”一聲,小弟弟就掉進水里了。憨姑娘牽着大水牛揚長而去,似乎這一切與她亳無關係。
  來不及考慮,我迅速冲到小徑上,跳進水里,雙手在水里拼命地摸索。幸運的是我很快抓到了小弟弟的胳膊並把他拉出水面,他姐在岸上拉,我在水里推,終于把他弄上岸了!
  我長吁了一口氣,冷靜地帶着濕漉漉的小弟弟和嚇壞了的小姐姐來到離水塘遠遠的土梗上,吩咐小弟弟坐在太陽下曬干衣服。後來我們三人是偷偷跑回家的,生怕大人知道今天的事情。
  從那時起,我開始對水塘有了一種敬畏之心。從此再也不敢和小夥伴們偷偷來玩了。總要有大人在一起,才敢來採採荷花、蓮蓬等。
  後來因爸爸工作的調動,我們家搬到了一個小鎮上。從此,那兩個並肩牽手的荷塘就只在我夢中開着花朶,飄着清香了。
   又是荷花飄香的季節,我懷念純眞的童年,淳樸的鄉親,懷念那飄盪着美好與純粹的荷塘……
 
作者余悅姸:湖北團風縣益民小區

 

 

 
 
 

 

 

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