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關於華報

主編的話

華報電子版面閲讀下載

刋登廣吿

發行訂閲

招聘職位

聯係我們

 
 

 

 

匹兹堡/哥倫布/辛辛那提消息 

   
 

東方名醫—郞玉麟 中醫攻克世界絶症紅斑狼瘡和牛皮癬

冰 凌

紅斑狼瘡和銀屑病(俗稱牛皮癬)是當今世界性的疑難病。據專家介紹,由於西醫治療副作用大,不能很好的控制病情和防止復發,患者久治不愈、愈而復發,給千千萬萬病患者帶來不盡的痛苦和煩惱。
    身居杭州余杭的中醫名師郞玉麟數十年潜心硏究,冒着生命危險,數度以身試藥,在中醫辨證施治的基礎上,郞玉麟獨創了中藥“郞氏消銀湯”,已診治了近18萬人次,治愈銀屑病(牛皮癬)和紅斑狼瘡病症數萬例。
    翻看一本本病例和治愈前後的照片,筆者不禁爲中華傳統醫藥文化和中醫名師郞玉麟先生自豪和驕傲。
    “郞氏消銀湯”通過浙江省級科技成果鑒定。中國醫學界泰斗權威專家吳階平稱讚爲:“揚傳統中醫之道、創特色名牌專科。”
    儘管已是耄耋之年,“鐵杆中醫”郞玉麟依舊底氣十足:“欲與西醫試比高。”


醫師上了影視屛幕
    多年前,湖北省武穴縣的白勝德獨自一人到了杭州,想在“人間天堂”遊覽一番後,在美麗的西子湖了結生命。原來,白勝德得了牛皮癬,奇癢難忍。爲了治病,他賣光了家産,妻子也離開了他。
    在西湖邊,白勝德巧遇了老鄉。聽老鄉介紹杭州余杭區有位“久病成醫”的老郞中,白勝德抱着僅存的一線希望走進郞氏中醫門診部,見到了77歲的老中醫郞玉麟。白勝德的遭遇讓郞中醫感嘆不已,他當下就説:“我幫你免費治療。”半年多後,白勝德的病慢慢痊癒了,妻兒重新回到他身邊,命運就此有了大轉折。這僅僅是郞醫師治愈的病人中的其中一例。
    郞醫師的事迹感動了一批影視藝術家。國家一級作家、電視劇《濟公傳》編劇、原浙江省作家協會副主席薛家柱和電視劇《天下糧倉》製片人何欣聯手創作的《郞中傳奇》電影文學劇本去年5月已殺靑,2016年拍攝完成,成爲2016年網絡大電影。該劇的原型是杭州余杭瓶窰郎氏診所的82歲高齡的郎玉麟醫師。
    “《郞中傳奇》拍攝、播出,我心中忽然閃現出一幅美好的畫面:憑藉着《郞中傳奇》的藝術感染力,中醫事業仿彿長出了騰飛的翅膀,飛入了尋常百姓家,學中醫、用中醫、揚中醫已蔚然成風,自己一心想振興中醫的多年夙願終于得償所願。”郎玉麟醫師日前在接受本刋記者採訪時由衷感嘅道。


仁心仁術的仁醫謂郞中
    薛家柱先生在《郞中傳奇》作的題爲“仁醫,仁心,仁術”的自序里寫道:
    我與郎氏創始人郎玉麟先生結識純屬偶然,2009年秋我應邀走進位于余杭瓶窰郎氏中醫醫院,映入眼帘的是整潔寬敞的大廳,那瀰漫大廳里的中草藥芳香表明這所醫院的特色;在大廳里病人煕煕攘攘,挂號窗口前排着長長的隊伍,從他們的口音與服飾來看,明顯是來自各地的男女老少。
    環顧大廳四周,這里設有中醫皮膚科、中醫內科、中醫外科以及中西醫結合科等四個科室。還有中藥房、煎藥房、檢驗科、薰蒸室等。這里不光給人看病,還給衆多病人煎藥,這里有美麗的陽光照射,這里很溫暖,這里的醫療服務處處充滿人性的眞情關懷。
    郎玉麟醫師是位慈眉善目、臉色黝黑透紅的壯實大夫,誰也不會相信他已是近八旬的老人,他的臉色就是一塊活招牌。
    他娓娓動聽地介紹了幾個治療銀屑病的動人事例。
    ……浙江浦陽江畔一家有名的房地産公司的老總。妻子患了一種很難治愈的皮膚病,民間説是“牛皮癬”,醫學界叫“銀屑病”。患者幾乎全身皮膚出現紅斑,嚴重時還會在皮膚表層長出厚厚的白屑或硬殻,不僅奇癢難忍,還嚴重影響着患者的心理。在全國各地尋找名醫良藥一直鮮有療效,她心里失去了對生活的信心,甚至想自殺。
    幸虧這時候,杭州有個朋友吿訴這位老總,余杭瓶窰有個郎氏中醫專醫這種病,全國不少牛皮癬病人都被他醫好了。這位老闆就帶着妻子來瓶窰向郎玉麟求救了。
    經過一個半月服中藥,她體內的毒素排出來了。總共八個多月的治療,她的病基本痊癒。這時的她在鏡子中照見自己的身體時,滿臉的紅暈和笑顔猶如一朶盛開的月季。
    郎老還講了兒子郎闖醫師救助窮鄉僻壤一個山村代課老師的故事……
    聽了這兩個令人感動的事例,我很快決定給郎氏中醫寫傳記,而且腦海里立即跳出了書名:《郎中》。因爲不光他們姓郎,而且自古以來,對仁心仁術的仁醫者稱爲郞中。
    就這樣,2010年5月《郎中》由作家出版社正式出版,浙江省作家協會特地爲《郎中》一書問世舉行盛大新書首發儀式與作品硏論會。浙江省內不少著名評論家、作家、媒體代表以及上海新聞記者都參加了首發式,參加硏論會的還有不少省市醫學界專家敎授,大家對《郎中》一書問世都給予較高的評價。全國有很多報刋、電視、網絡媒體也都發表了消息和評論文章。從此,省內外有更多的人知道瓶窰有這樣的仁心仁術仁醫 “郞中”,紛紛前來求醫求藥。
    去年一些熱心人士提出:現代媒體似乎比紙質媒體有獨特的作用,旣然有小説在先,説我又有一定的觸“電”經驗,不如趁熱打鐵搞一個電影劇本。我本心猶熱,再則覺得“醫道大於天”,郎醫師的醫風醫德,傳播就是造福于民,便承擔下來,約同《天下糧倉》總製片人何欣先生、靑年劇作家朱潤濤先生,一起多次商議、交流,共同努力完成了劇本。


久病成醫創立整體療法 數萬病人上門求藥
    《郞中傳奇》原型郞玉麟的從醫經歷頗具傳奇色彩。
   “我是久病成醫。”説起自己在皮膚病治愈領域的建樹,郞玉麟吿訴記者,45年前,他在一家無線電厰當工厰,30多歲年紀輕輕卻得了一種“類風濕”的病。跑到醫院打針吃藥絲毫沒有療效。
    “醫生説,類風濕病是世界性難題,治愈很難。一想到要拖着有病的身體走完下半輩子,我就不甘心,於是,我找資料、查古籍,漸漸地,將目光轉向了中醫。我遍訪名醫尋求偏方,不斷地調整配方,不斷地抓藥、熬藥,然後拿自己的身體做試驗。”郞玉麟回憶起這段日子,仍是記憶猶新。
    10年、20年過去了,郞玉麟終于治好了自己的類風濕和牛皮癬,並且創立了郞氏中醫整體療法。“久病成醫”的故事自此流傳開來,讓越來越多的患者登門求藥。
    “再過100年,我的理論還是有用。”郞玉麟中氣十足。
    與郞玉麟醫師的話相應證:在郞氏中醫的門診部,經常能聽到不同口音的人慕名前來治療,吸引他們的是這里的郞氏中醫整體療法。
    “中醫講究整體觀念、辨證施治。我們以純中草藥爲核心,結合健身和飲食,從虛、從濕、從淤論治,創立了郞氏中醫整體療法。”郞玉麟介紹。


仁醫仁德懸壺濟世
    在與郞玉麟的交談中,最讓記者印象深刻的是他的醫德。
    “中醫是一種文化,也是一種仁德,醫德醫風和良好服務是中醫行醫之本。”郞玉麟吿訴記者,中醫的特色有兩種:一是技術特色,二是服務特色,要眞正堅持姓“中”,必須弘揚中醫的特色服務,切實體現“以人爲本”。
    據悉,郞氏中醫門診常年堅持節假日不停診,實行中午門診、配藥連接制,做到隨到隨診。由於得了類風濕和皮膚病的患者,大多手腳變形或滿身斑瘡,大家都是唯恐避之不及。但郞玉麟卻視他們爲親人,連續16年爲這些就餐有困難的患者提供免費午餐。
    特別是在每個月的15號,郞玉麟還會帶着醫生到經濟條件並不好的山村送醫送藥。這一傳統也已保持了8年。
    對於經濟條件並不寬裕的患者來説,醫藥費是最令他們憂心的一個門檻。這一點讓同樣是窮苦人家出生的郞玉麟感同身受,他説:“在給門診的醫生開會時,我會反復拜託他們,在保證藥效的基礎上,能用便宜的藥儘量不用貴的。”這里的病人日均醫療費僅控制在區區40元左右。


三代同醫傳承醫德
     中醫是老祖宗留下的東西,愛上中醫的郞玉麟,多了一份欣喜,也添了一份憂患。喜是不用多説的,憂的是中醫這么好的東西,自己已經學了不少,但沒人傳承也不是個辦法。他把自己的擔憂吿訴了妻子,妻子明白他的心意,兩人決定開一次重要的家庭會議。
    這是郞氏中醫發展史上的一次重要會議。爲了振興中醫,郞玉麟要做中醫代代相傳。兒子郞闖,學法律出身,是一名公務員,職業比較令人羨慕。女兒郞燕靜,從事商貿,工作穩定,收入頗豐。在這次家庭會議上,兩人聽從父親決定,辭職到浙江中醫藥大學讀書,爲郞氏中醫接力。郞闖和郞燕靜作爲郞氏中醫專科的嫡傳,現在已成爲郞氏中醫門診部的醫療業務骨幹。
    中醫傳承,不是墨守陳規,需要有創新精神,而年輕人最具創新活力。在“郞二代”挑起大樑後,郞玉麟又把眼光盯上“郞三代”。他用自己多年的積蓄設立了“家庭中醫敎育發展基金”,他向子女們宣佈:凡就讀中醫中藥類專業的子子孫孫,包括外孫、外孫女,所有的學習費用統統從這一基金中列支,而考上其他專業的不享受該項資助。郞玉麟有3個外孫一個孫子,大外孫陸東海浙江大學生物製藥硏究生畢業後,已考上了公務員,但在外公的鼓勵下,放棄了當公務員的機會,再報考浙江中醫藥大學中藥學博士,目前已畢業;另外兩個外孫毛凌聰、孟凌晨以及孫子郞晨陽也都畢業于中醫藥院校。
    如今,郞家是四代同堂,三代同醫,但自詡爲“樂天派”的郞玉麟並不知足,他説自己的心願是,活到100歲,能夠看到郞家五代同堂,四代同醫。現在他已朝着這個目標努力了,重外孫女讀小學,每到雙休日他都要設法把她“哄”到醫院來,或帶到中草藥種植基地,讓她從小就接受中醫燻陶。


振興中醫視爲己任 立志開創中醫新局面
    作爲一名老中醫,郞玉麟視中醫爲畢生的事業。他對中醫藥的無限熱愛和專注,特別體現在振興中醫藥事業上。
    振興中醫藥的源頭在于中藥。2005年起,郞玉麟自籌資金創辦了200余畝的中草藥種植基地和20畝中草藥種子繁殖場,種植中藥材已達150余種。
    走進這個中草藥種植基地,苦參、蒲公英、白朮、虎耳草、千里光……等等中草藥星羅密布。這里是名副其實的“百草園”。
    “這些中草藥,大部分是我幾十年來從野外一株一株移植過來的,保持了野生的原生態狀况。以種植規模最廣的苦參爲例,每一畝能産300多斤,質量比市面上高了2-3倍。曾獲省中醫藥科學技術創新奬的郞氏克痹湯、郞氏消銀口服液等中藥,就是在這片藥材種植基地上産生的。”郞玉麟介紹説。
    郞玉麟説:“希望在政府的扶持下,這個基地能成爲弘揚祖國醫藥文化的一個平台,爲當地農民提供中藥種植業的示範模式,帶動農民致富。同時,堅持自種、自採、自用,確保特需中草藥的藥源需求,保證藥材質量。”
    現如今,郞氏中醫正在積極拓展中醫藥的外延,包括參加中醫養生保健講座,品嚐中草藥食療及保健藥膳,登山辨識中草藥等項目,全方位展示中醫藥在調理、保健、養生、休閑等方面的功用,深入瞭解中醫藥文化。
    “上爲政府分憂,下位百姓解困。21世紀是中醫中藥大發展的時期,這是一門古老的學問,可又是一門未來的科學,我們決心繼承發揚光大,將中國寶貴的中醫藥文化遺産世世代代傳下去,開創中醫藥更新的局面和獲得更多的醫療效果。”樸實的話語道出了老中醫一生的心願。
    隨着《郞中傳奇》在網絡上廣泛傳播,郎老最大的願望就是:讓更多的人瞭解中醫的神奇,讓中醫發揚光大,解除更多病人的病痛!

 

 

 
 
 

 

 

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