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關於華報

主編的話

華報電子版面閲讀下載

刋登廣吿

發行訂閲

招聘職位

聯係我們

 
 

 

 

匹兹堡/哥倫布/辛辛那提消息 

   
 

兩個煮鷄蛋

孟晴

  那時我們家是土坯房,必須轉過一堵土墻,經過一個池塘,才能看見通往村外的大路。
  只要是晴朗的星期天,只要是土墻的拐角處響起自行車鈴聲,母親便會微笑着説:“東東來了。”
  東東是舅舅的兒子,每個周末來咱們家體現生活。我不喜歡東東,他太趾高氣昂了。你看,他一進院子把自行車朝墻角一扔,連我母親也不喊,就高聲大叫:“熱死了,給我打點洗臉水!”
  中午的飯菜,和平時的一樣。但我們明顯感覺,母親在菜里多加了油。妹妹吃了兩碗,東東只扒了幾口,就掏鳥窩去了。
  母親趕緊在圍裙上擦了手,去鷄窩里摸出兩個鷄蛋,添水生火,滿院子頓時飄起煮鷄蛋的香味。煮鷄蛋是需要些時間的,我們在香味里煎熬,眼巴巴地看着母親把兩個熱鷄蛋,塞進東東的書包。
  我有些不平,我們一年半載也吃不上一回煮鷄蛋。另外,這樣也違背了舅舅的意願。
  母親生氣地説:“你舅舅對我們有恩呢,我們不能讓東東吃苦!”接着,便開始重複那個老故事:舅舅並非親舅,是當年的住點幹部,我得了肺炎,沒錢醫治,舅舅墊付了醫藥費……
  我聽着母親的嘮叨,瞅着已到土墻拐角處的東東,他正回頭張望,我忽然想起,上星期,不,上上星期,東東也有此舉,東東定有不可吿人的秘密。
  我躱在土墻的後面,見東東拿出煮鷄蛋,一點點掰着喂池塘里的魚,池塘里的水花濺得老高,東東樂得手舞足蹈。
  一股熱血直冲腦門:“東……”
一只粗糙的大手捂住了我的嘴,我的呼喊終究沒能從土墻的拐角處傳出去。

作者孟晴:安徽省霍邱縣宋店鄉街道

 

 

 
 
 

 

 

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