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關於華報

主編的話

華報電子版面閲讀下載

刋登廣吿

發行訂閲

招聘職位

聯係我們

 
 

 

 

匹兹堡/哥倫布/辛辛那提消息 

   
 

身在福中

袁作軍

天大亮了,丁梅還躺在床上,越想越煩!老公袁大頭沒啥球用,流轉了四十畝農田來耕種,一年到頭,汗流完,人曬黑,也就弄個二三萬塊錢。打牌向他要點錢,好比要他的命!……
   袁大頭進來説“丁班長,早餐弄好了。您起床吧。”
   丁梅抓起枕頭就砸過去:“鬼才是你的班長!”
   袁大頭訕笑着退出去:“不就是沒錢打麻將嘛,我給你去取就是了,啊?飯還是要吃的。”
   第二天剛吃罷飯,西鄰王嫂過來,約丁梅去趕集做美容:“我説梅子啊,你其實是個美人坯子,就是不注意打扮、美化自己。四十不到,就像雙槍老太婆了!”丁梅心里無名火起,向袁大頭一伸手:“拿錢來,我要去做美容。”
   袁大頭驚異地説:“昨天不是給你一千了嗎?”
   丁梅説:“打牌輸了。”
   袁大頭抖抖索索掏出幾張錢説:“要細水長流,啊?細水長流……”
   看着猥瑣、摳門的老公,丁梅氣不打一處來。她下定了決心要離婚。幾經周折,丁梅如願了。袁大頭交出存摺,哽咽着收拾幾件黑不溜秋的衣服,就凈身出戶離家走了。丁梅徹底解放了!她立即取出存摺上的八萬元,打牌、美容、買衣服,開心地消費着。她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快意和幸福。
   忽然,上高中的兒子在學校打架,把同學弄成了重傷,經各方調解,要賠償五萬元;禍不單行,家里電線短路失火,傢具、房子燒得一塌糊塗;流轉來的農田主人集體討要田租,逾期不給,就法庭上見!……不知所措的丁梅仰天哭喊道:“袁大頭,你死哪兒去了?快給老娘回來!”
……丁梅使勁地哭喊,把熟睡中的袁大頭驚醒,忙問:“丁班長,怎么啦?”
   丁梅也醒了,發現一個噩夢!她仍然抽泣着,一把抓住袁大頭的胳膊,生怕他跑了似的。

作者袁作軍:湖北省監利縣程集鎮袁河村農民,荆州市作家協會會員作品散見于中外報刋,並多次獲奬,現仍務農。

 

 

 
 
 

 

 

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