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關於華報

主編的話

華報電子版面閲讀下載

刋登廣吿

發行訂閲

招聘職位

聯係我們

 
 

 

 

匹兹堡/哥倫布/辛辛那提消息 

   
 

父親三次請我吃黃瓜

蔡進步

    二十年前,我考上中國人民公安大學。
   到學校報到的頭天晩上,父親特意做了一桌菜。讓我驚奇地是,其中一個盤子里只放了一條洗好卻沒切開的生黃瓜。
  父親眼里似乎有淚,他意味深長地對我説:“小壯啊,這條黃瓜是專門爲你準備的,吃吧。你要記住,考上公安大學,可不是爲了以後在老百姓面前耀武揚威,而是爲了能更好地爲老百姓辦事!”
   我這才明白父親的意思,一邊吃黃瓜一邊點頭:“爹,您放心,我不會忘記那條黃瓜的敎訓!”
   十五年前,我大學畢業後分配到市公安局。
   到市局報到的頭天晩上,爹又做了一桌菜,仍然有個盤子里只放了一條洗好卻沒切開的生黃瓜。我默默地盯着那條黃瓜,一股悲憤涌上心頭。
   父親叮囑我:“小壯,到公安局上班後,可不能有私心啊!可得記住那條黃瓜啊,如果忘了,你早晩會身敗名裂!”
   我眼里噙着淚水,一邊吃黃瓜一邊點頭:“爹,您放心,我不會讓那條黃瓜的悲劇在我身上重演!”
   五年前,我擔任了市公安局長。
   父親得知後,專程從百里外的鄉下老家趕到市里,在市里一個不起眼的小飯店請我吃飯。飯桌上,依然有個盤子里只放了一條洗好卻沒切開的生黃瓜。
    我盯着那條黃瓜,眼淚在眼圈里打轉。
   端起酒杯時,父親一臉凝重:“小壯啊,你現在當官了,我希望你不要忘記那條黃瓜的事。記住,你的權力是政府給的,你要用手中的權力爲政府出力,爲百姓辦事。千萬別想着用權力去干不應該干的事!”
   我擦了一下眼淚:“爹,您放心,這么多年,我一想到那條黃瓜的事,就悔恨不已,一失足成千古恨,我會把那條黃瓜當做我的警鐘!”
   三十年前,年少的我到鄰居家的菜地里偷了一條黃瓜,鄰居聽別人説是我偷的,到我家追問,我沒承認。跟我家有矛盾的鄰居堵着我家門口,用極其惡毒的語言駡了大半天,母親一氣之下,喝了農藥敵敵畏,含恨離開了我們。


作者蔡進步:安徽省作協會員、當代微篇小説作家協會副主席,先後在中外報刋發表微篇小説四百餘篇。

 

 

 
 
 

 

 

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