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關於華報

主編的話

華報電子版面閲讀下載

刋登廣吿

發行訂閲

招聘職位

聯係我們

 
 

 

 

匹兹堡/哥倫布/辛辛那提消息 

   
 

二 胎

沙道芹

  我強忍着胃部的痙攣,冲進衛生間,琴子瞄了一眼我的肚子:“懷孕了?”
  “胃,難受。”我搖着頭喘息着。
  “看這吐的,眞受罪。我老公也磨叨好些天了,想要二胎,婆婆更是拼命地勸。這生孩子容易,你説生男還是生女?嘴上説生男生女都一樣,要再生個閨女,還不定娘倆的臉要拉多長呢。”
  胃部又是一陣痙攣。
  第二天,敏子拉我到樓梯口,左右張望後,盯着我的肚子問:“懷孕了,怎不説一聲。”
  “聽誰説的。”我大笑。
  “甭問聽誰説的,我給你提個醒兒,一定要做個性別鑒定。有個兒子,男人的心會安分些,別像我。”敏子抽搭起來。
  “好好好,妹妹我一定聽你的,咱不難過。”我趕忙安慰敏子。
  第三天,玲子在走廊里攔住我:“夠勇敢呀,我們單位第一個響應號召。可能還不知道吧,現在有比B超更高級的鑒定。若需要幫忙,儘管説。”玲子的姐姐在一家醫院。
  “謝謝好意,可我……”
  玲子竪起一個手指:“甭説了,理解。”匆匆而去。
  第四天,同事的見面語全是倆字——恭喜。
  第五天,領導找我談話:“懷孕了,應該主動找我們調換工作。”
  “我沒有懷孕。”
  “哦,是有隱情吧?政策我們是要響應的。”
  “我眞的沒懷孕,都是……”
  “不用解釋了,婦女法我們是要遵守的。”
  享受了特殊的待遇,我精疲力竭地回到家,老公接過我的挎包,婆婆也春風滿面:“你們都四十多了,抓緊時間再……”。
  “我已經懷孕了,女孩。”
我關上了臥室的門,把他們的表情關在了門外。

作者沙道芹(孟晴)安徽省霍邱縣宋店鄉

 

 

 
 
 

 

 

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