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關於華報

主編的話

華報電子版面閲讀下載

刋登廣吿

發行訂閲

招聘職位

聯係我們

 
 

 

 

匹兹堡/哥倫布/辛辛那提消息 

   
 

只有您老配這絶世口福

殷賢華

當地球上剩下最後一只靑蛙,這標題駭人吧?你可能要問:這種情况可能發生嗎?
答案是肯定的。
   不信?你到田間地頭看看,到樹林河邊看看,到處是捕蛙人。他們背着蛙簍,一手持手電筒,一手持捕蛙兜。他們眼睛睜得像銅鈴,嗅覺靈敏得像警犬,連冬眠在洞里的靑蛙,也難逃過他們的眼睛!
   不信?你再到農貿市場看看,到地下野味市場看看,到處是買蛙的大廚。他們總是搖頭嘆息:唉,怎么老是沒貨,眞是黃金易得,一蛙難求呀!
    不信?你還到豪華大酒店看看,到老百姓大排檔看看,到處是想吃蛙的吃貨。他們也總是搖頭嘆息:唉,菜單上又沒有這道特色菜,都快忘記蛙肉是啥味兒了!
   這一切,都源于靑蛙的味道眞是太美太鮮了!
   這一切,都源于靑蛙太少太少了!
   因此,這一天遲早要到來——
   當春天來臨,稻田里卻再也聽不見哪怕一聲蛙鳴;當捕蛙人全部改行,市場上再沒有一只靑蛙哪怕天價出售;當菜單上再沒有靑蛙這個菜品,沒有人記得蛙肉的味道……這個時候,全世界才猛然警覺:地球上還有靑蛙嗎?地球上還剩下最後一只靑蛙嗎?
   這事引起了地球村村長的高度重視。老態龍鍾但德高望重的村長立即組織召開國際村委會,發起一場聲勢浩大的“尋找地球上最後一只靑蛙”大型國際公益活動。老村長安排村辦公室主任起草了倡議書,廣泛動員全人類尋找靑蛙、保護靑蛙、繁殖靑蛙,讓靑蛙重新回到稻田,讓“稻花香里説豐年,聽取蛙聲一片”的美好詩境返璞再現!
   全世界都動員起來了,但尋找地球上最後一只靑蛙,談何容易?
   一天又一天過去了,一個星期又一個星期過去了,一個月又一個月過去了,沒有任何消息,老村長失望極了。
   就在老村長不再抱任何幻想,準備宣佈地球上再沒有靑蛙這個物種的時候,一天深夜,村辦主任敲響了他家的門。村辦主任慢慢把蛙簍打開,老村長往里一瞧,驚得差點跌了眼鏡——這眞是世界上最大的一只靑蛙啊!
   是啊,這只靑蛙比普通靑蛙大好幾倍,但從它的體態、膚色、五官、叫聲,特別是散發出來的久違的肉香來看,它絶對是正宗的靑蛙!旣不是其他物種,也不是變異品種;旣不是轉基因的結果,也不是有添加劑起作用——它絶對是正宗的靑蛙,並且極可能是極品蛙王!
   看着老村長的驚喜樣,村辦主任湊上前,討好地説,老村長啊,這靑蛙是我拿來孝敬您的。您已經忘記靑蛙的味道了吧?這么大的靑蛙,您老沒享受過吧?只有您老配這絶世口福啊!
   老村長一聽勃然變色:我若吃了它,靑蛙豈不絶了種?我豈不成了千古罪人?
   村辦主任詭秘一笑,貼近老村長耳朶説,如果這是地球上最後一只靑蛙,那以後可以尋找地球上倒數第二只、第三只靑蛙嘛!旣然我可以找到,相信別人也可以找到。退一萬步講,地球村找不到,不見得月亮村、水星村、木星村也找不到吧……
   望着這只靑蛙異常肥美的大腿,老村長忽然感到滿嘴生津。他知道村辦主任擔任現職太多年了,一直渴望提拔做一名副村長……

作者殷賢華:重慶市作家協會會員。已在國內外報刋雜誌發表文學作品3200余件。

 

 

 
 
 

 

 

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