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關於華報

主編的話

華報電子版面閲讀下載

刋登廣吿

發行訂閲

招聘職位

聯係我們

 
 

 

 

匹兹堡/哥倫布/辛辛那提消息 

   
 

私 了

陳秀春

今天會議剛結束。手機響了:“姐,你快回來吧!媽住院了。”妹妹在電話那頭焦急地説。
  我急着開車到城東帶上弟弟就往城西醫院趕。
  時速達到了80碼。前面那輛車一直也跟我差不多的時速。
  突然前面那車一個急剎,我也跟着一個急剎,可是我由於心急走了神,反應慢了半拍。雖然也是一個急剎車,卻沒有那么幸運,最終還是擦着了前面那輛車的屁股。
  之前幾次報警處理交通事故總會拖上幾個小時。我對弟弟説:“你下去跟他私了吧!這種事報警一般是賠幾千元,但交警拍照取證、收繳行駛證、駕駛證及保險公司取證拍照,少説也要幾個小時。可今天我們躭誤不起這時間啊!你下去給他三千算了。
  弟弟下車後跟前面那司機到了路旁私了去了。
  沒多久,弟弟回來了。“怎么樣!三千他同意了?”我急着問他。
  “三千?你也不看看人家的是什么車!”弟弟顯得很沮喪的樣子。
  我認眞看了一下前面徐徐開走的車,慌了,天啊!那可是勞斯萊斯啊!
  “他究竟要了你多少錢?”我都想哭了,“一萬?説啊。”
  他伸出兩個指頭。我哭了:“天啊!屋漏偏逢連夜雨,我們咋就那么倒霉啊!”
  “好吧!敎訓你也敎訓得差不多了。現在我跟你説吧兩個手指成V字,那是勝利的意思!懂嗎?”弟弟説。
  “可我還是不懂,他就能這樣原諒我們?”
  “我一見他,我就説這事乾脆報警處理算了。”
  “報警我們也沒有勝算啊!也要負全責呢。”我説。
  “可他當時滿臉通紅,就慌張地擺擺手示意我們走吧!……”

者陳秀春:浙江省紹興市上虞區崧廈鎮政府.當代微篇小説作家協會主席蔡中鋒推薦

 

 

 
 
 

 

 

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