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關於華報

主編的話

華報電子版面閲讀下載

刋登廣吿

發行訂閲

招聘職位

聯係我們

 
 

 

 

匹兹堡/哥倫布/辛辛那提消息 

   
 

五月槐花香

宮佳

無意中翻到納蘭性德的《點絳唇·小院新涼》——小院新涼,晩來頓覺羅衫薄。不成孤酌,形影空酬酢。蕭寺憐君,別緒應蕭索。西風惡,夕陽吹角,一陣槐花落。意境優美,景情交融,仿彿聞到一股槐花的暗香。
   時値五月,正是槐花嫵媚的季節。忽然想起人工湖邊有一片紫色的槐花林。傍晩,一個人去人工湖邊散步,遠遠就看到了一片紫,聞到了一段香。
   那片槐樹林里,早已織就了成匹成匹的紫色綿緞,如朝霞般渲染着一方碧空,延伸到緑意盪漾的天邊。春光就這樣把自己的華彩,悄悄地挂在枝頭上,別在蓓蕾里。成串成串的槐花,着一襲襲紫色的華衫,從濃密的緑葉中探出頭來,爭先恐後地一展芳顔,傾吐着綿綿細語。
    微風掠過這片紫色的樂園,一縷縷暗香浮動着一串串紫色的情懷,搖曳生姿的身影,婉約成一闕闕抒情的小令。
    走在這片紫色的世界里,看那一樹樹紫色的槐花嫵媚綻放,不富麗,不張揚,卻韻味十足,那一張張迎風搖擺的笑靨,芬芳傾城。
   “槐林五月漾瓊花,鬱鬱芬芳醉萬家,春水碧波飄落處,浮香一路到天涯 。”想起,槐花不但優美,還適合食用,眞眞是從內而外香到骨子里了。槐花因富含維生素和多種礦物質,走進了千家萬戶,人們常常用來做槐花糕,包子等。把含苞未放的花蕾擼下來(香氣還未散盡),洗凈,加入麵粉,攪拌,放入蒸籠里,當芳香四溢時,槐花糕就熟了。咬一口,槐花的香味就熨貼着五臟六腑。槐花糕成爲五月里人們舌尖上的最愛。
   此時,一只只小蜜蜂嗡嗡地在花朶上忙碌,不久,這些辛勤的小蜜蜂會奉獻給人們香甜的槐花蜜。呵,原來,槐花是在默默地奉獻着呀!沒有索取,只有回報。芳香着四周,奉獻着自我。淡雅的槐花一瞬間高貴起來。“夕陽吹角,一陣槐花落。”而在我的心中,槐花始終不曾墜落,不信?你再聞!槐花的香味與靈魂同在!

作者宮佳,筆名:紫竹。遼寧大連長興島,作品發表于多家等國內外報刋雜誌。

 

 

 
 
 

 

 

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