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關於華報

主編的話

華報電子版面閲讀下載

刋登廣吿

發行訂閲

招聘職位

聯係我們

 
 

 

 

匹兹堡/哥倫布/辛辛那提消息 

     
 

跳舞讓我淋巴癌不再生長

董偉杰口述 呂世申整理

我是黑龍江省明水縣紙箱厰(所屬二輕工業科、大集體性質)下崗工人,今年50歲,5口之家的家庭主婦。丈夫是酒厰下崗工人。
    2014年5月下旬,我就感到下巴、脖子不好受,有時候,痛得格外厲害。
   6月1日,丈夫、兒子陪我一起到黑龍江省哈醫大第四醫院檢查。檢查之後,家人和專家大夫都耐心的對我説:“你患的是甲狀腺炎,做完手術就沒事了。”
   手術後,過了三個月,丈夫、兒子又領我去哈爾濱醫大四院“復查”。我覺得不對勁兒。我對專家大夫説:“我得的到底是什么病呀?”兒子在我背後對專家大夫打手勢,不讓吿訴我實話。這時,我流着淚水,懇求:“專家大夫!你行行好吧!跟我説一句實話吧!死也讓我死個明白吧!”
    此時此刻,專家大夫受感動了。他如實又耐心地説:“你保證要挺住,要樂觀面對現實,也是可以好起來的。你患的是淋巴癌……”
    “眞是癌呀!”這個診斷,就像晴天霹靂,轟得我“嗡”一下子——一個頭倆大,無奈又無助……
    我家靠低保生活,哪有錢化療哇?!回家!
    回到家里,我一頭扎在床上,淚水止不住的流。心想:“這輩子不就完了嘛!”水也不喝,飯也不吃,簡直是在等死了。
    丈夫和兒子、姑娘輪番解勸我:“專家大夫説了,得癌的人‘有三分之一是嚇死的,有三分之一用正常心態、快樂運動和科學服藥好了的!’”
    “我還有希望啊!”於是,我大聲喊丈夫:“張軍:走!洗澡去!洗完澡,上公園跳舞去!”
    我和丈夫來到公園。看到男女老少在廣場上,那個跳哇!樂哇!我馬上下場跳起來,管它踩點兒不踩點兒,管它姿勢優美不優美,我就是一個勁兒的傻跳。跳哇!舞哇……不一會兒,頭上、臉上、脖子上汗水一流流的淌……我心想:“汗水呀!你痛痛快快地流吧!好讓我的淋巴癌隨着汗水全流走!全流走!”
    就這樣,丈夫陪我鍛煉了三個月。9月1日,我到省城醫院復查。復查結束之後,專家大夫喜出望外,對我説:“你創造奇迹了!上次你來復查,你的淋巴癌生長了;這回檢查,你的淋巴癌一點兒也沒有生長啊!”高興得我和丈夫都哭了,哭得眼淚嘩嘩的……
    一元復始,萬象更新。從2017年吉祥的鷄年元旦起,我和丈夫晉陞到舞廳跳舞……現在,我已經把自己這個跳舞門外漢,變成內行了。我開始把舞蹈當成藝術,讓自己的舞姿美、心里美、心情更加美好。如今,我不僅會跳中四、慢三,而且會跳快三(轉三)、快四拉花了。這些日子,正在學跳拉丁舞的倫巴和探戈……
    2017年一月初,我參加了明水縣雙馨藝術團,當舞蹈演員。每天上午,舞蹈排練。我們的舞蹈《東方紅》、《十送紅軍》、《茉莉花》,上電視了,而且上春晩了呢。本縣的春晩也好哇!讓我這個半百的人,喜出望外——超級高興啊!
    2017年五一節前,我選購了一件比較艷麗的連衣長舞裙。跳起華爾兹或拉花(編花),是這么浪漫、瀟灑、曼妙,眞是有一種飄飄欲仙的感覺。
     每每翩翩起舞,美美享受人生……
    健康專家講過,實踐也在證明:沐浴着柔和的七彩燈光,伴着悅耳的舞曲,翩翩起舞——展示你優美而曼妙的舞姿,就會把一切煩惱抛到九霄雲外,就會興高採烈,心情格外舒暢。當你興奮的時候,良性細胞特別活躍而強勁!這些活躍而強勁的良性細胞,就會戰勝、呑食惡性細胞。
    否則,就會相反。
    這正是:剛患癌時,坐等待斃,不往好里想;思想通了,一通百通,積極鍛煉,越來越健康!
    跳舞,是跳舞,讓我淋巴癌不再生長!
    感謝政通人和、歌舞升平的盛世!!感謝改革開放!!!

董偉杰口述 呂世申整理
注:作者是媒體記者、專欄作家

 

 

 
 
 

 

 

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