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關於華報

主編的話

華報電子版面閲讀下載

刋登廣吿

發行訂閲

招聘職位

聯係我們

 
 

 

 

匹兹堡/哥倫布/辛辛那提消息 

   
 

化 蝶

鄭志玲

  這是她絶食的第五天,以前她吃安眠藥、割腕、上吊、跳樓,都沒有死成。
  迷糊中,她好像聽到了什么撲通聲,睜開虛弱的雙眼,見父親跪在她的床頭,老淚縱橫。原本黑亮的頭髮根根皆白。他的母親像大病初愈,目光獃滯地斜靠在床尾。
  良久,她説:“我要吃飯!”
  午後的四合院非常寂靜,父親推着她來到窗前。院中那株高大的海棠開滿了粉紅的花朶,在陽光下就像幾座噴花的飛泉。
  “女兒,你聽聽是什么聲音?”父親説。
  其實她早就聽到,正是在這首優美的《化蝶》中,她那美輪美奐的舞姿征服了評委和觀衆。獲得了全國冠軍。也就是那個噩夢般的晩上,她的左腿因爲車禍,還剩下半截。
  音樂是從對面飄出來的,紫色的窗簾後面,隱約可見一名身着白衣的女子在跳舞。不過,跳得像笨拙的大黑熊,歪歪扭扭,連音樂的節奏都跟不上。
  “是門口開早點家的女孩,”父親説。那個女孩因爲觸電,被截去一只胳膊,這里的人都知道。
  第二天下午,對面的音樂又響了起來。“不對,走錯步了。不對,應該左腳旋轉。”她心里竟然爲那女孩着急。忽然,女孩一個重心不穩,倒了下去。但是,很快又站了起來。
  兩個月過去了,對面的女孩跳得比原來好多了,她的心情也開朗了很多。
  第二年春天,出事後的她第一次走出了家門,陽光格外刺眼。她慢慢下樓,又輕輕的爬到對面的樓上,她要去感激對面的女孩。循着音樂,推開虛掩的門,一台音響立在地上。
  她的母親正在跳舞。
  “媽!”她哭着,撲了過去。
  半年後,深藍色的舞臺如夢如幻。她着一襲白衣霓裳,化一只蝴蝶,在萬花叢中留連起舞……
  
者鄭志玲:江蘇省淮安市漣水縣金鄭梁梅中學*當代微篇小説作家協會主席蔡中鋒推薦

 

 

 
 
 

 

 

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