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關於華報

主編的話

華報電子版面閲讀下載

刋登廣吿

發行訂閲

招聘職位

聯係我們

 
 

 

 

匹兹堡/哥倫布/辛辛那提消息 

   
 

我給局長送柴鷄

丁國梅

  一回到家,妻就開始叨叨:“那老虎嶺鄉啥地方?鳥不拉屎的地方。你一去就是三年,女兒要中考,媽年紀大了。”説着説着眼淚又掉了下來,“都怪你平時和領導關係處不好,不然那么多人爲什么只派你去?要不,你買點啥去局長家説説?”
  “能不能不要總説這事,不就是下去鍛煉鍛煉嗎?”我故作輕鬆地説。
  其實我也着急上火,導致喉嚨疼鼻子冒煙口腔潰瘍。剛在醫院取完藥,看到我們局長從婦産科出來,一個年輕的女子捂着肚子臉色蒼白,軟軟地倚在他身上。我躱閃不急,只好尷尬地上去打了個招呼,溜之大吉。
  其實妻説的也有道理,只怪我這個人一根筋,天生不喜歡溜須拍馬,看到同事獻媚的樣子我骨頭縫都酸,骨子里瞧不起。
  但我決定今晩去一趟局長家。
  我買了兩只正宗柴鷄,敲開局長的門。我對局長説:“局長,我專門挑了兩只正宗的鄉下柴鷄,外帶一包老紅糖,跟夫人補補身子。”局長連忙把身子閃出來,把我堵在門外,黑着臉説:“你這是什么意思?”“沒什么意思啊!夫人不是剛剛從醫院出來嗎?我這小小心意而已。”
  最後柴鷄沒有送出去,但第二天局長宣佈,我不用去老虎嶺了。

者丁國梅:女,中國當代微篇小説會員,湖北省微篇小説副主席,中外一百多家報刋雜誌,獲首屆“遠進杯”微篇小説大賽金奬,首屆“文苑杯”全國閃小説優秀奬等。

 

 

 
 
 

 

 

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