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關於華報

主編的話

華報電子版面閲讀下載

刋登廣吿

發行訂閲

招聘職位

聯係我們

 
 

 

 

匹兹堡/哥倫布/辛辛那提消息 

   
 

娘的心思

秦利華

娘住院的日子里,梅子累得夠嗆,單位、家里、醫院往來奔波,身心俱疲。
娘倆聊天的時候,梅子難免跟母親抱怨,説哥哥光顧了掙錢,也不抽空來陪幾天,着急的時候捎帶連嫂子也會埋怨幾句。娘就靜靜地聽,微微的笑,柔柔的看着她。娘不説兒子一點兒壞。
    弟弟來看娘,進門放下營養品,怯怯的看娘兩眼,簡單問候幾句,匆匆離去。他不敢跟梅子説話,梅子也懶得理他。關上門,娘就説:“你怎么不跟你弟弟説話?你是姐,怎么不依不饒的,又不怪他!”梅子就不高興,冲娘嚷嚷:“看你慣的,都成家的人了,還像個小孩一樣,要不是爲了他那寵物狗,你能受傷嗎?這倒好,自己的狗狗都讓娘給喂,還買什么狗糧貓食的,都沒見他給你買過啥東西!”娘就不言語了,沉默良久,道:“看你累的,要不就回去吧,這里有醫生護士,你每天過來轉一圈就成。”梅子就不敢再多話。
   梅子覺得娘太寬容,娘原來不是這樣的,兄妹們從小長大,娘的管敎是很有章法的,是什么時候變的呢?爹去世以後?好像是,梅子吃不準,爲什么變成這樣,梅子也不知道。
   出院了,梅子把娘接到自己家里,娘腿傷初愈,還需要有人照顧,不過總算好過住醫院。騰出了時間,梅子趕忙把兒子彤彤接回來,三歲的小彤彤這陣子一直住在奶奶家,見到母親和姥姥,很是親昵,梅子就給他講:“彤彤乖,別淘氣,姥姥腿還沒好利索,在家要聽姥姥話,好嗎?”彤彤就點點頭。梅子又講:“別老玩水,看把自己弄得臟兮兮的!”彤彤就笑:“媽,我把你的手機洗了,你看!”啊?梅子哭笑不得,看着水淋淋的手機,眞恨不得揍兒子幾下,可把手高高舉起,又軟軟的放下來。
   娘就笑她:終究是當媽了。
   娘就跟梅子聊心思,説你哥遠在市里,獨自經營小飯館,不像你們有穩定的工作,這年頭掙錢多不容易!我僅僅摔傷了腿而已,讓他來回跑,不划算!年前你哥怕我孤獨,買了看戲機給我;那個理療機,幾千塊錢呢,也是你哥買給我的,你説,你哥心里沒娘嗎?
    你弟弟就是貪玩點,誰讓家里他最小呢?他抱回來的那只小狗狗,娘挺喜歡的,晩上一個人在家,有了它,是個伴,就不那么孤單。這次也是娘的不是,小狗跑到院子外,娘怕給人抱走了,就急急去攆,唉,老嘍!看把你弟弟嚇的,這次住院的錢都是他出的吧?
   這些天也把你給累的,娘都知道,你們都是娘的好孩子,你爹走了,娘心里就盼着你們兄妹三個相互體諒,別有什么意見。

作者秦利華:山西省陵川縣崇文鎮過境路四季梅巷

 

 

 
 
 

 

 

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