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關於華報

主編的話

華報電子版面閲讀下載

刋登廣吿

發行訂閲

招聘職位

聯係我們

 
 

 

 

匹兹堡/哥倫布/辛辛那提消息 

   
 

離 婚

楊寶江


女人第一次給他打電話時,是在她出走一年後的一個夜晩。女人説,咱們離婚吧。
男人平靜地説,行吧,你願支付五萬元的孩子撫養費嗎?
女人離家出走時,孩子還不滿兩個月。男人一直不明白:作爲母親怎會捨得丢下襁褓中的親生骨肉呢?男人也曾四處尋找過女人,直到打探到她確切的消息。
女人一直很後悔,不該爲了父母的心願而嫁給他。
又過了一年,女人第二次給男人打來電話:錢贊夠了,離婚吧。
男人依舊很平靜:這年頭什么都在漲,撫養費也該漲一漲,十萬吧。
女人默默地挂了電話。回想着婚後的幾次爭吵以及孩子的那份診斷書。她不敢想象帶着這樣一個孩子該怎樣生活。咬緊嘴唇拔通了娘家妹妹的電話……她想若再等一年可能會漲到二十萬或更高。
男人到達民政局時,女人已背着一個帆布包靜靜的坐在椅子上。憔悴的男人顫抖着手掏出兩本紅色的結婚證,女人拿出早已打印的離婚協議書。
“小兒唐氏綜合症?”工作人員看了一遍協議書抬起頭問:“你們的孩子?“
男人點點頭。女人將頭扭向窗外。
“一個唐氏患兒這點撫養費怎么夠呢?”工作人員像是在自言自語。
女人哆嗦一下,拿起筆在協議書上端加上一條:女方願終生盡其所能提供撫養費用。
男人説:“辦了吧。”
女人將帆布袋遞給男人。
男人伸手擋住女人的帆布袋:“我從未打算要你的錢,只是想讓你記住,你曾經還有一個親生的智障兒子。”
女人低下頭。
男人把離婚證裝進兜里。隨後又將那一紙協議書,撕成了碎片。

作者楊寶江:湖北省隨州市經濟開發望城崗四組

 

 

 
 
 

 

 

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