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關於華報

主編的話

華報電子版面閲讀下載

刋登廣吿

發行訂閲

招聘職位

聯係我們

 
 

 

 

匹兹堡/哥倫布/辛辛那提消息 

   
 

獵槍和美酒

熊薈蓉

  那年,父親帶着年幼的我和一本殘破的《論語》,住進了荒無人煙的深山老林。
  “子曰:君子周而不比,小人比而不周。”
  “子曰:歲寒,然後知松柏之後凋也。”
  每天,我的聲音踩着父親的聲音,在空曠的山谷里行走。莫名的恐懼,纏繞心頭。
  父親拽緊我的手説:“望兒,別怕!朋友來了有美酒,豺狼來了有獵槍!”
  我摸着父親那把老式單管獵槍,耳朶也像他一樣機警地竪起來。
  那年夏天,父親用自釀的李子酒,招待兩個朋友。他們在山洞里大碗喝酒,徹夜長談。
  那年初雪,柴門狗吠,一個大鬍子叔叔滿載風雪來了。父親和他緊緊擁抱,兩團白氣,緊緊擁抱在一起。
  我在雪中玩耍,想着父親新釀的桂花酒,就要開喝了。可是,我沒有嗅到美酒的芬芳,卻聽到砰的一聲槍響。
  我冲進山洞,看見父親斜靠在石壁上,右手握着那把老式獵槍,黑漆漆的槍口對着自己的胸口。殷紅的血花,越開越大。
  “爸——”我哭喊着跑過去,噴火的眼睛射向大鬍子叔叔,“你——”
  “望兒——”父親喉結滾動,艱難地吐出兩個字,“活着。”隨後頭一歪,槍啪地一聲掉在地上。
  外面,腳步聲、呼喊聲,紛至沓來。
  突然,大鬍子叔叔一把將我懷里的父親推開,隨即將獵槍交到我手里,又輕輕一拽,我的右腳就踩在父親的胸口上。就在這時,一群人蜂擁而至。
  大鬍子叔叔大聲説:“張望劃清界線,親手殺了他的反革命父親……”
多年以後,父親的墓前,白髮蒼蒼的大鬍子叔叔捧着一張紙,哽咽地讀着平反決定。我默默地把一杯桂花釀,鄭重地敬給了大鬍子叔叔。

作者熊薈蓉:湖北省作協會員。天門市作協副主席。已出版三部作品集。一百多萬字的文學作品散見于中外幾百家報刋雜誌。

 

 

 
 
 

 

 

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