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關於華報

主編的話

華報電子版面閲讀下載

刋登廣吿

發行訂閲

招聘職位

聯係我們

 
 

 

 

匹兹堡/哥倫布/辛辛那提消息 

   
 

旗袍結

熊薈蓉

旗袍當然是一個名詞,但更像是一個形容詞。妖嬈、旖旎、曼妙,都是旗袍自身所帶的韻味。
  旗袍天生是風情的,帶點巫氣。否則,唐代的霓裳化作了雲彩,宋代的霞帔尾隨了塵埃,它憑什么一直搖曳在時光煙雨里,裊裊婷婷地走過來,還將裊裊婷婷地走下去?
  海濤是這樣寫《中國旗袍》的:
  不知是身段描寫了旗袍/還是旗袍叙述了身段/在滾邊和收腰中/紅玫瑰盛開在胸前/淑女的魅力光彩四射/每一件旗袍都有一個故事……
  確實,旗袍是不會單獨上場的。它總是與玲瓏的曲線在一起,與清涼的眼神在一起,與粉色的團扇、紅木的座椅、雕花的窗欞、線裝的古書在一起,也與深深淺淺的心事和影影綽綽的愛情在一起。
  據説,陸小曼初見徐志摩,就是憑一件“含露玫瑰般”的旗袍,嬌艷、嫵媚,輕而易舉地勾走了大詩人的心。
  陸小曼是深諳衣道與人情的。作爲交際花,她沒有穿低胸露乳的晩禮服,亦沒有穿高腰裸腿的小洋裙,而是以一襲清麗、婉約的旗袍,在蓮步輕移中款款地綻放自己花月沉香的神韻。
  含蓄的優雅的旗袍,是一種水樣的詩樣的語言。那旗袍,立領半掩着粉白的脖頸,裙擺半開隱映着細長的小腿。內修而外斂,欲蓋而彌彰,像極了愛之初的那種欲語還休,欲拒還迎。
  一個窈窕的女子,將愛情的分寸拿捏得這么好。縱然徐志摩有銅墻鐵壁,怎禁得起這化骨綿掌?一不小心,就陷進去了,並且付出了短暫而華麗的一生。
  葉傾城曾説:“沉靜而魅惑,古典隱含性感,穿旗袍的女子永遠清艷如一闕花間詞。”
  是的,旗袍拂過的空氣里,總是盪漾着茶香與琴音。聞香識女人,不管是大家閨秀,還是風塵女子,一旦穿上旗袍,舉手投足間,就有了優雅和韻致。
  金陵十三釵,就是穿着旗袍逃到天主敎堂來的。倪妮飾演的墨玉,一襲藍紫色的旗袍,隨紅粉的大花大朶們出場,可謂別具風情,艷壓群芳。最有味道的是她的眼神,三分嫵媚,七分妖艷,再配上婀娜的身段,撩人的手勢,讓正人君子的約翰神父,也禁不住春心盪漾。
  而旗袍的風情一旦與人格的高潔同台上演,那撼人心魄的力量就不是時空可以阻隔的了。影片的結尾。當墨玉她們代替女學生去赴日軍的死亡之約時,她們都梳着清湯挂麵的學生頭,穿着清一色的藍布旗袍,最是這清淡簡樸的素面鉛華,折射出了人性最綺麗的光彩。
  那婉約的線條,那雅致的連袖,那精巧的手工扣。哪一個女子,沒做過美麗的旗袍夢?着一身花樣旗袍,與喜歡的男子,徜徉在楊柳依依的湖畔。眉眼盈盈,兩情繾綣。那樣的時光,才是一刻千金的呀。
  然而,更多的旗袍女子,是沒有這個福分的。如席慕容在《千年的願望》里所説:她們在玉階上轉回以後,也只是枉然地剪下玫瑰,揷入瓶中。
  女爲悅己者容,曲爲知己者彈。與一個懂得的人一起,烹茶煮酒賞梅花,當然是人間至樂。而過盡千帆皆不是之後,還有心情着上一身,在一個人的世界里裊裊婷婷,何嘗不是人間極品!
  張愛玲曾經這樣活過。在異域他鄉,在四壁皆空的屋子里,用一根文字的銀針,綉自己的春閨夢,綉自己的小團圓,綉自己的心。
  張愛玲是裹着一件赭紅色的旗袍走的。她在遺囑里説,要把她的骨灰撒向太平洋,同時要撒的是紅的白的玫瑰花瓣。她到底還是沒有,眞正放下。
  獨一無二的旗袍,是要穿給獨一無二的你看的。你不在,良辰好景虛設,便縱有千種風情,更與何人説!
旗袍,猶如愛情,是一生解不開的死結。

作者熊薈蓉:湖北省作協會員。天門市作協副主席。已出版三部作品集。一百多萬字的文學作品散見于多種中外報刋雜誌。

 

 

 

 
 
 

 

 

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