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關於華報

主編的話

華報電子版面閲讀下載

刋登廣吿

發行訂閲

招聘職位

聯係我們

 
 

 

 

匹兹堡/哥倫布/辛辛那提消息 

   
 

恩 怨

劉培剛

上世紀五十年代的一天,月挂樹梢,深山里一片銀裝素裹,西北風像獅子一樣地吼叫着。
   山窩處,有一間石頭房子,屋里有位老獵人正蜷縮着身子,坐在火盆旁取暖。
   突然,門外有了異樣的響聲,一股狼騷味從門縫里鑽了進來,身邊的阿黃立刻汪汪地叫了起來。
   莫非它們又來了?
   他麻利地摘下墻上的獵槍 ,上滿了火藥······
   突然,碼在窗戶上的幾塊擋風石頭,被狼扒掉,隨後,一股寒風便灌了進來,阿黃身上的毛全部竪了起來,它叫的更猛了,且一下子撲向了窗口,老獵人渾身打了一個寒顫,迅速地端起了獵槍,瞄準了窗戶······
   “嗷”的一聲狼叫,隨後屋外便是一陣激烈的廝殺。
   天啊,上次誤殺了一只狼崽,我都放過它們好幾次了,它們還是不肯罷休啊,看來我這次眞是兇多吉少啊。老獵人始終端着獵槍,望着窗戶,腦子里又閃以前出那樁往事。
   屋外邊廝殺的很激烈,猶如鬼哭狼嚎。
   約莫半個鐘頭,一切慢慢地恢復了平靜。
   第二天,老獵人打開門一看,頓時震驚了,門前雪地全部被染成了血紅色,七八只狼橫七竪八地被咬死在地上,墻邊一只花斑老虎也受了重傷,趴在那里,無力地冲着他搖了搖尾巴。
   他的眼睛有些濕潤,這正是自己兩年以前救過的一只小老虎·······

作者劉培剛:安徽泗縣北二環烙饃村
 

 

 

 
 
 

 

 

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