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關於華報

主編的話

華報電子版面閲讀下載

刋登廣吿

發行訂閲

招聘職位

聯係我們

 
 

 

 

匹兹堡/哥倫布/辛辛那提消息 

   
 

我们为什么必须帮助陈霞芬?

本文是David Chen在OCAA Sherry Chen案专题介绍(http://ohiocaa.org/sherry)基础上发表的副稿。本文侧重补充点评陈霞芬案的历史必然性以及为什么我们必须帮助陈霞芬。

陈霞芬案是历史必然
在2014年所处的历史大背景下,陈霞芬案映射着诸多历史必然性。
1.中美关系:
  “每当中美关系紧张时,华裔美国人就会突然被怀疑给中国当间谍,”华裔美国人倡导团体“百人会”(Committee of 100)的成员顾屏山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说。“陈霞芬只不过是最新的例子。”自关于中国网络攻击的报道出炉以来,司法部一直面临着根据《经济间谍法》(Economic Espionage Act)就一些案件进行调查和检控的巨大压力。
2.斯诺登案
   纽约时报报道,刘云平和其他众议员在给司法部长林奇的信中说,他们尤为担心的是,政府为了响应2013年的爱德华·J·斯诺登(Edward J. Snowden)泄密案而启动的一个内部威胁项目,可能已经让很多人遭到了荒谬的调查。2013年,白宫启动了一项由五个部分组成、旨在打击商业秘密盗窃行为的战略,其中提到的基本措施之一就是进行更多的调查和检控。
3.脸谱化调查
   刘云平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指出,最先举报陈霞芬的是一名政府雇员。“联邦雇员在培训中被告知,归化入籍的人更为可疑,在家里说另一种语言的人更为可疑,”他补充道。“以这样的标准判断,我也是可疑的,我觉得受到了冒犯。”
为什么要帮助陈霞芬
1.只有帮助陈霞芬,才能不让“荒谬”的案件变成案例。
   美国的法律是案例法,如果一个“荒谬”的案件被做成案例,以后发生类似的事件将不再被视为“荒谬”。那样会很糟糕,因为无数和陈霞芬有相似性的人的权益很可能受到侵害,进而使美国社会的民主,公平和正义受到损害。按照刘云平议员的观点,类似陈霞芬的美国人应该包括所有和陈霞芬一样规划入籍的美国人(40 million or 13%),也应该包括所有和陈霞芬一样在家里说除英语外另一种语言的美国人(60 million or 20%)。无论13%还是20%,这对美国社会的影响都是巨大的。
2.只有帮助陈霞芬,才能不让所有移民的美国梦破灭。
    美国是一个移民国家。可以说,所有美国人,要么是移民,要么是移民的后代。过去20年美国有很多像陈霞芬一样的新移民(包括华裔在内的亚洲移民,和其他国家和地区的移民)。他们为了在美国立足,需要经历比老移民的后代(那些土生土长的美国人)更艰苦的打拼。新移民只有努力把自己培养成为一位对美国社会有贡献的人,才能被美国社会接纳,成为美国人,从而实现美国梦。然而,倘若类似陈霞芬一样的“冤案”不断出现。不久人们将很快发现,在美国,一个新移民,无论你工作多么努力,成绩多么优秀,贡献多么巨大,只要你因为任何理由被怀疑,无论动机是否合理,事实是否清楚,调查是否得当,你都可能在一夜之间被弄得声败名裂,一无所有。如果作为一个新移民,你得到的是如此一个美国梦————“噩梦”,你会后悔当初追逐梦想的决定吗?
结束语
  虽然包括多名国会议员在内的很多美国人对美国社会疑似存在的脸谱化调查心存忧虑,但我们依然要对美国政府和美国司法保持坚定的信心和必要的耐心。当有记者问到的陈霞芬和郗小星“是否对美国司法系统失望”时,他们不约而同地说,依然对司法系统有信心,“美国梦”还没有破碎。陈霞芬说“美国的司法系统比较健全,也许在个人执行面有偏差,还有改进的空间。但我还相信它。”。郗小星也依然信仰这个国家的民主理念。“当我们决定归化为美国人的时候,那不是一个儿戏的决定,那是对这个国家作出承诺,并认同这个国家的理念。”
  为了这个国家民主和正义的理想,让我们团结所有美国人,手牵手,肩并肩,和陈霞芬站在一起。帮助她讨回自己心爱的工作,帮助她赢得应有的公平和正义。“这样的事在每一个国家都可能发生,我们应该做的是通过民主渠道发声,拨乱反正。”郗小星说。
只有能够抛开出身,种族和性别,公平地对待每一个人,美国才能变得更伟大。从今天起,请告诉你身边的每一位人:为了一个更伟大的美国,请帮助陈霞芬!
* David Chen, PhD,是俄亥俄华人协会(Ohio Chinese American Association, OCAA)现任会长。

 

 

 
 
 

 

 

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