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關於華報

主編的話

華報電子版面閲讀下載

刋登廣吿

發行訂閲

招聘職位

聯係我們

 
 

 

 

匹兹堡/哥倫布/辛辛那提消息 

   
 

心柔如水(小散文)

黃朝忠

   水是人的生命之源。
   寧可日無食,不可日無水。每個人的一生中都離不開水。我的心,我這人,就是用純凈的水泡大的。所以我與水結緣,水養我生命。
    我出身于農村山溝,是靠吃土井水長大的。因山村沒有河流、船舶,也沒有車輛來往的寬敞馬路,更看不到繁華熱鬧的集市,所以造就了我細軟柔弱的性格。我這個山溝里的娃子沒有什么出息,童年最大的愛好就是放牛、割草、抓魚、爬樹掏鳥蛋什么的。
   人們笑柄説:“放牛三年懶做官。”是呀,在童年里,我覺得放牛好玩,快樂。每次把牛趕上山後,把繮繩朝牛角上一盤而撒就手不管了,讓牛在山坡上自由啃草。我呢?就和夥伴們開心地甩“潑鞋”做起了遊戲來。
  當我長大成人、結婚到異村後,家住襄江岸邊,又與襄江水結下不解之緣。襄江水清,襄江水甜,襄江水能美人容顔。是哦,在襄江岸邊住,飲用襄江水的姑娘們像水一樣的清純、漂亮、美麗、好看。吃襄江水的男孩們,也像水一樣的英俊、帥氣。而我呢?“半路”才飲襄江水,旣不英俊,也不帥氣,是個其貌不揚的瘦小子。不過,襄江水也給了我的聰明和才智,使我這個出身在山村的放牛郞,丢掉鞭杆拿筆桿,步入文學創作路,便成了一個名副其實的鄉土作家。
   我雖喜愛水,有時又怕水。因爲玩水,差點送了我的命。這事兒還要從三十年前説起。那是一個炎熱的伏天,我們幾個年輕人在襄江岸邊幹活,當大家干得汗流浹背時,都説要下河游泳解熱。於是,我也隨大家跳進江水中遊玩起來。由於自己水性不好,在水中沒滑多遠就“漂蹬”支撑不住了,嘩嘩的襄河水,冲得我直喊“救命”!生水也“咕嘟咕嘟”往肚里灌,身子已沉下水中,眼看就有生命危險。這時,一個水性特好的姓龔靑年,趕忙游了過來,一把抓住我的身子頂起水面,向岸邊游去,這才使我幸免于死。不然,我早就被“水葬”了啊!從那以後,我見水就怕,再也不敢下河游泳了。
    我這一生喜愛水,從小習慣性地愛上了那小溪中的潺潺細流,山泉中的清涼之水,這些水的悠悠流聲,能給人以細膩孱弱之美,又能觸發人的靈感,寫作出許多精彩的詩歌和文章。我沒到過大江大海,聽説大江大海的狂濤巨浪也是很美,它能給人以宏闊之景、大度之感。可我認爲大江大海太張揚,太示強,我這個未見過世面山村的凡夫,怕一時還不敢接受啊。
  從生活的事實證明,凡心柔如水的人都成不了大氣候,干不了大事業,我就是。
  
作者黃朝忠:中國散文學會會員。迄今在全國210家刋物發表多篇作品并獲奬。

 

 

 
 
 

 

 

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