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關於華報

主編的話

華報電子版面閲讀下載

刋登廣吿

發行訂閲

招聘職位

聯係我們

 
 

 

 

匹兹堡/哥倫布/辛辛那提消息 

   
 

寫春聯的那些年

張磊晶

上個世紀七八十年代,花幾毛錢買幾張紅紙,裁成需要的條狀,毛筆蘸飽墨汁瀟灑地寫上吉祥話,一副副精彩的春聯就在大家“嘖嘖”稱讚中誕生了。
   記得村里有一位老敎師,會寫一手龍飛鳳舞的毛筆字,春節前十幾天,求他寫春聯的人就已來來往往、絡繹不絶,老敎師爲人和善,從不推脫,隨來即寫,成了村里那些年最可親可敬的人!
    爺爺的二哥,在家族中排行老九, 我們叫他九爺,九爺膝下無子女,退休後和我爸爸一起生活。每到春節,他也喜歡自己寫春聯,我們這些孫輩們開心地圍着他轉,我們把蒐集來的春聯説給他聽,九爺一邊寫,嘴里一邊不停地夸我們是愛學習的好孩子。
   有一次,我脫口而出“長江後浪推前浪,一代新人換舊人”,九爺立時劍眉倒竪,不好!換一個。我又調皮地改成“長江後浪推前浪,一代新人勝舊人”。九爺冲着我瞪着眼,什么舊人舊人的!不好。
    九爺一向喜歡我們,我們並不怕他,一陣哄堂大笑之後,還是乖乖地説出一副吉祥如意的春聯,在我們的笑聲中,期盼中,年三十那天,九爺的春聯一副副華麗登場了。
    待我成家後,明知自己的字特難看,還是喜歡自己寫春聯,大年三十,大門小門貼上自己的拙作,倒也有一種自鳴得意的成就感。
   漸漸地那些印刷得色彩斑斕的春聯走進了人們的視野,周圍鄰居家大門上的春聯都花花緑緑的五彩紛呈,再看自己寫的春聯 如醜小鴨一樣,羞澀中,我的春聯完成了它的使命,光榮下崗整整二十年了。
   寫到這,我有了繼續寫春聯的念頭,決定今天就去買筆墨紙硯在有生之年將寫春聯進行到底。

作者張磊晶:黑龍江省鷄西市鷄冠區建華社區新英委一組

 

 

 
 
 

 

 

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