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關於華報

主編的話

華報電子版面閲讀下載

刋登廣吿

發行訂閲

招聘職位

聯係我們

 
 

 

 

匹兹堡/哥倫布/辛辛那提消息 

   
 

微小說 殺 意

王方

劉總躺在床上翻來覆去就是睡不著。放在枕頭邊的手機時不時地傳出“短信送達”的“吱吱”響聲。此刻的劉董雖不想看短信,他也知道短信的大概內容,但總還是情不自禁地用手劃一下手機的螢幕,微信裏就跳出了幾行字或者一段語音。
   “老人家,你想好了,如果給的不是我要的數字,那你的仕途就有坑。”,“我傍你,你睡我,如今分手你與我,不給贍養給說法,二奶反腐一抓靈。”
   身為大型國企董事長的劉志平能夠在海內外市場上興風作浪,但是面對二奶的威脅卻顯得手足無措。
   二奶陳娜是劉董在二年前的一次私人派對上結識的新歡,無論是陳娜的氣質還是口才都讓劉董一見鍾情,當時劉董就暗暗發誓一定要把陳娜搞到手。經過三個多月的輪番進攻劉董終於將陳娜請到了床上,並且實現了用自己的身體壓在陳娜身體之上的豪言壯語。劉董是個和女人有過身經百戰經驗的中年男子,但是和陳娜的這一夜著實讓劉董神魂顛倒,他暗自驚喜還能嘗到陳娜這樣“味道”的女子實屬慶倖,自己的“性福生活”裏又增添難忘的一頁。
    自那一夜之後,陳娜就成了劉董的二奶。當然劉董明白,要讓陳娜做二奶付出的代價自然不菲。但是劉董認定,人生一場,最難尋覓的就是和中意女人的纏綿,像陳娜這樣的女子就是代價再高也要“博一記”。以後每一次和陳娜的交歡,劉董事先做好功課,不僅在體力上、方式上、時間上還有在語言上他都力求要高質量、高標準來完成。他希望和陳娜的每一次都要做到刻骨銘心,因為陳娜肯定是限量版,做一次少一次。他知道包養陳娜這樣的女人沒有堆砌如山的物質支撐,她怎會俯首聽命。
   雖然這段“性福生活”維持了二年,劉董在身體力行的情況下享盡了男性的快感,但是分手的這一天還是到來了,原因是陳娜的要求越來越高,最後陳娜甚至要求每一次交歡都必須換一個別墅,而這個別墅的戶名必須是陳娜她的名字。
   劉董知道災難臨頭了。
   劉董躺在床上看著手機裏陳娜的照片和陳娜發來的短信,讓他既纏綿又恐懼。分手看來是不可避免的結果,可是陳娜的要價實在太高,三套別墅,再加五千萬現金。否則就在紀委辦公室見。
   現在的官員一聽紀委二字就膽戰心驚,紀委成了官員的軟肋,但是劉董不得不面對陳娜的挑釁,又不得不設防萬一被紀委請喝茶時如何應付。
   此刻劉董頗有後悔之感,港星成龍的那句經典語錄:“這是每個男人都要犯的錯誤”,如今要在自己身上應驗惡果。
   此刻手機又傳來短信信號,劉董打開,又是一行揪心的文字映入眼簾:考慮的咋樣?沒有種的話就去紀委吧,我已經看好走法和上班時間……。
   劉董看完差一點把蘋果6扔到窗外去。他心跳急速,血壓劇增。
   劉董仰天在床上,他突然萌發一個念頭就是殺意。也許對付陳娜這樣的女人只能動殺意。
   劉董的身體一陣微顫,以前說殺人都是聽他人的故事,如今也要輪到自己去殺人。
問題是怎麼殺?
   像周永康那樣製造“車禍”殺老婆?劉董沒有自信,他畢竟沒有周永康的級別,也找不到替罪羊。那,雇傭殺手。
   劉董在網上流覽了一下,想看看有沒有殺手廣告,但是沒發現。那,如果自己動手,這樣危險係數更高,一是他沒有殺人經驗,不出破綻,不被警方破案,完全沒有把握。要麼,同歸於盡。想到此,劉董又有難捨難分的情懷,他的仕途,他的政績,他為實現共產主義而奮鬥還沒見起色,他的其他二奶還沒有享用完畢,怎可一走了之。
   劉董心情極為煩躁,手也在顫抖,突然手機微信的“朋友圈”框裏出來一條消息令他眼睛一亮。“朋友圈”上說:“晚上吃生薑等於吃砒霜。”劉董一陣驚喜,他知道砒霜是劇毒品,誰要想死砒霜准能幫他如願,如果把生薑在晚上讓人吃了後死亡,算不算下毒?算不算故意殺人?
   劉董坐起身尋找到他公司聘請的法律顧問韓強律師的電話號碼。
   劉董:韓律師,我有個問題要請教。
   韓強:請說。
   劉董:就是說,打個比方說吧,一個人請另一個在晚上吃了生薑,第二天那人死了,那麼請客的人是不是殺人犯?
   韓強:目前中國沒有法律規定晚上給人吃了生薑導致死亡要對給吃者追究法律責任。現在的日本料理店晚上都提供生薑供食客食用。沒有一家日本料理店成為殺人被告。
   劉董:嗯嗯,好好。謝謝。
   劉董聽後一陣暗喜,生薑還有如此妙用,以前只是聽說生薑可以驅寒,現在剛知道,還可以“驅人”。
   劉董躺下了。
   這次躺下似乎平靜了許多,似乎可以安穩地睡上一覺。原因是他終於找到一個可以至陳娜於死地的武器:生薑。
   可劉董躺下後還是翻來覆去沒有睡著,如何使用這個生薑武器還是個難題。劉董明白,不可能讓陳娜一次性吃上三公斤的生薑以此達到滅口的目的。理性地謀殺只能慢慢來,就是讓陳娜在每天晚上吃一點生薑,唯有這樣才可以做到殺人不見血的效果。
   劉董望著天花板策劃著請陳娜吃飯的細節。從明天晚上開始,一是要用藉口拖住她,讓她別輕舉妄動。另一個就是每天晚上請她吃飯,還必須和飯店廚房打好招呼,就是在陳娜點的每一個菜肴裏必須放進生薑,還要不段地變換生薑的類型,有的菜放薑絲,有的放薑片,有的放薑塊,有的直接上日本紅生薑。但又要不讓陳娜察覺是我劉志平的殺意。劉董深知陳娜不是吃素的女性,她的智商和敏感度有時遠遠高出我劉志平,陳娜在劉志平毫不注意的情況下,每次和她交歡時都用針孔攝像機拍下畫面,不但畫面清晰,還有音頻對話,劉志平那些床上用語全部被刻錄在U盤內。光是這一招劉董就知道碰上了對手。
   劉董靜思一夜,終於策劃出殺陳初稿,翌日他和陳娜長談了一次。
   劉董:對於你的要求,我可以滿足,完全可以滿足。
   陳娜:是嗎,那就爽氣點,把事情做完了,我們也就銀貨兩訖。
   劉董:我也想盡快銀貨兩訖,但是你的要求很高,我一時拿不出這樣多的現金……
   陳娜:那你可以先付一半,另一半你定一個時間再付。
   劉董:你放心,對於你的要求我肯定100%滿足你,你的身價完全值這個數,我盡力,我盡力。
   陳娜:那好,你堂堂董事長應該不會食言。
   劉董:這樣,我一邊籌錢,一邊每天請你吃飯。請你答應我的要求。這樣和你分手我也有個心理上逐漸遠去的準備。否則我要失常、失態,影響工作。
   陳娜:這個嘛……那好吧。只在飯局上見面。
   劉董:對對,只在飯局上。明天的飯局地點我會用微信通知你。
   劉董的第一步似乎完美,一是讓陳娜同意飯局,二是沒有讓陳娜發現飯局有詐。
   以後的每天晚餐,劉董做了精心準備,他疏通了廚房的廚師長,凡是在陳娜點的菜裏都要放生薑。
   此外,劉董還要準備好幾家飯店輪換,每天盯著一家飯店會引起陳娜的懷疑。
   一個星期過去,二個星期過去,三個星期過去,四個星期過去,劉董在每晚的飯局上都注意陳娜的臉色,是不是在一天天變暗變黑,但是依劉董的觀察都讓他失望,陳娜的臉色不但沒有變暗變黑,反而容光煥發,白裏透紅。
   這生薑到底管不管用啊?
   一個多月過去,在陳娜身上花費的飯局錢又是一筆大開銷,原本以為夜夜給她吃砒霜,不出一個禮拜就叫她一命嗚呼。可是完全沒有吃砒霜的效果而是人參的結果。
   劉志平越想越納悶。
   此刻,劉志平的手機又傳來一個“微信到達”的吱吱聲,劉志平打開一看,果然是陳娜發來的。
   短信這樣寫:劉董,不必再使用什麼伎倆了,你的生薑殺意在我身上一點沒用,你只注意了“晚上吃生薑如同吃砒霜”的這段文字,但是你忽略了還有一段更有趣的文字:“早上吃薑,勝過吃參湯。”我只要將我的作息時間調整一下,白天睡覺,晚上起床,把白晝顛倒一下,於是你請我吃生薑的時間段就是你的晚上,我的早上。飯局不但沒有砒霜的效果全是參湯的作用。老劉,我的智商程度你還不了解嗎?再給你一個禮拜的時間,否則我們真的要紀委見了。你的娜。
   劉志平看後真要吐血,他完全沒有想到自己一個堂堂大型國企的董事長竟會敗在這個二奶的手裏。
   這一夜劉董又失眠了。
   翌日他向公司謊稱生病請假一天。劉志平一整天坐在沙發上呆呆地看著電視機,至於電視機放的什麼內容他根本沒在意。劉志平一直在想第二個殺意方案,但是苦於絞盡腦汁還是沒有妙計再現。
   時間不知不覺到了晚上十點多,劉志平有些睡意,突然電視機出現了陳娜的名字,劉志平一個驚醒,他揉了揉眼睛,果然電視機裏出現了驚人的畫面。播音員:今天下午,本市發生一起兇殺案,被害人叫陳娜,據警方瞭解到,陳娜是在自己的寓所裏被人殺害,警方已經將殺害陳娜的犯罪嫌疑人林洲宇捉拿歸案。據林洲宇交代,陳娜是林洲宇長期包養的二奶,因為陳娜的要求越來越高以致林洲宇無法滿足她的要求,陳娜多次威脅林洲宇要把林和她交歡的視頻交給市紀委,導致林洲宇一氣之下將陳娜殺死。
   劉志平睜大眼睛看著電視,腦子裏卻在想:林洲宇不是我們集團公司的總經理嗎?

作者王方
 

 

 

 
 
 

 

 

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