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關於華報

主編的話

華報電子版面閲讀下載

刋登廣吿

發行訂閲

招聘職位

聯係我們

 
 

 

 

匹兹堡/哥倫布/辛辛那提消息 

   
 

本刋獨家專訪:一直善良下去
……-訪中國著名昆曲藝術家、著名導演薛年勤先生

沈祖宏

前言: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強調:培育和弘揚社會主義核心價値觀,必須立足中華民族優秀傳統文化。抛棄傳統,丢掉根本,就是割斷了自己的精神命脈。博大精深的中華傳統文化是我們在世界文化激蕩中站穩腳跟的根基。
   昆曲藝術正是中國傳統文化藝術中的珍品,是中國最古老的劇種,有近500多年的歷史,也被稱爲“百戲之祖,百戲之師”,有中國“戲曲之母”雅稱。2001年被聯合國敎科文組織列爲“人類口述和非物質遺産代表作”。
   早在1956年,偉大領袖毛主席在中南海觀摩浙江省昆劇團演出的《十五貫》後,高興地站起來,雙手舉過頭頂熱烈鼓掌;敬愛的周恩來總理觀看演出後指出:“你們浙江做了一件好事,一齣戲救活了一個劇種”。時任文化部戲曲改進局局長的田漢認爲,藝人,特別是老藝人、老藝術家,是戲曲藝術的一筆寶貴財富,要流傳下去……
   在我們這位昆曲世家,名門之後薛年勤—家身上,也見證和傳承了一段百年昆曲的興衰歷史……
名流解讀:
   薛年勤根正苗紅,是中國著名的昆曲藝術家、著名導演。
   他的父親薛傳鋼先生,是著名昆曲傳字輩藝術家,更是中國當代昆曲藝術的杰出代表人物之一,是新中國第一部彩色電影《梁山伯與祝英台》的藝術指導,曾受到毛主席和周總理的親切接見,是名揚海內外的中國昆曲一代傳人。他創意執導的《化蝶》,堪稱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千古絶唱。一曲定乾坤,爲薛老奠定了中國昆曲及電影藝術上的崇高地位。
   虎門無犬子,作爲名門之後,薛年勤爲自己生長在這昆曲世家感到無比自豪。薛導自然而然地繼承了父親的衣鉢,書寫了一段段重彩濃墨的篇章,以吿慰他父親的在天之靈。
   在薛年勤的藝術生涯中,總有貴人相助。令他終身難忘的是,在他首次執導的“初女作”浙江省首屆農民藝術節大型主題晩會,榮幸地邀請到中國著名女高音歌唱家、總政歌舞團著名演員、我國民族聲樂第一位硏究生、中國戲曲最高奬“梅花奬”獲得者——彭麗媛,使整個藝術節大放異彩,她給浙江人民留下了非常美好而又難忘的印象。
   用“天道酬勤、地道酬善、商道酬信”這十二個字概括薛年勤最恰當不過了,我實在找不出更好的詞彙來形容他的善良和大愛。
   天再高,踮起腳尖就能更接近陽光;一直善良下去,總會與幸福更近……在薛年勤的人格魅力成就了他一生的事業輝煌和家庭幸福。他品德高尙,在提攜藝術新人上責無旁貸,樂此不疲。他的愛人孫麗娟,從事慈善工作30年,幫助了無數需要幫助的人們。
   “只羨鴛鴦不羨仙”。他和愛人孫麗娟,是最爲典型的“模範夫妻”,倆人有着十七八歲的純潔、二三十歲的年輕心態、四五十歲的長相。他們倆用畢生經歷做着善良的事。
   薛年勤迄今爲止已執導50多場大型主題晩會,無論從數量和質量上,都奠定了他在中國藝術領域的領導地位。更加難能可貴的是,他爲國家和集體節約了非常龐大的大型主題晩會費用,體現出一位藝術家的人生價値觀和對藝術的執着。
   爲了更好地讓更多海內外讀者瞭解中國優秀傳統昆曲文化,同時解讀薛年勤幸福和善良的含義,人民日報海外版中東刋《名流訪談》主持人沈祖宏,獨家專訪這位玉樹臨風、英俊瀟灑不減當年的71歲重量級導演——薛年勤先生。
天道酬勤
    在薛年勤的故事里,不得不提一位賦予他自然與藝術雙重生命的重要人物,他的父親——著名昆曲傳字輩藝術家薛傳鋼先生。薛傳鋼師從于昆曲名家吳義生、沈月泉、沈斌泉、陸壽卿等前輩,把一生都奉獻給了昆曲藝術事業。他曾任《情探》、《西廂記》、《梁山伯與祝英台》、《盤夫索夫》、《追魚》等影片的藝術指導,並且受到毛主席和周總理的親切接見。文化部兩次授予薛傳剛“爲弘揚中華民族文化作出貢獻”榮譽奬。
    出身藝術世家的薛年勤是幸運的。因爲他從小接受藝術燻陶。據薛年勤回憶,在讀小學一二年級時,他就每天晩上和哥哥一起去天瞻大舞臺“蹭戲”。每次看完排練,父親邊喝小酒邊講戲,他就會逬發舞臺靈感。父親簡樸、厚道、不求名利的作風,對薛年勤日後的藝術態度産生了重要影響。而對父親藝術創作過程的耳染目濡,也爲其今後導演晩會積累了豐富的間接經驗。
   曾經將凄美壯麗的《梁山伯與祝英台》創新改變成愛情喜劇的薛傳剛,是個骨子里的浪漫主義者。而薛年勤旣繼承了父親“仰望星空”的浪漫情懷,同時也保持着“腳踏實地”的堅忍與勤奮。在他一波三折的藝術生涯中,曾遭到過父親的質疑,也曾在“文革”期間被下放工厰、農村鍛煉改造。但執着的薛年勤,始終沒有放棄對藝術的追求。15歲的薛年勤憑藉一首《社會主義好》,打動了昆曲藝術家包傳澤老師,也最終説服了父親。1959年,薛年勤進入浙江昆劇團,正式步上學藝道路。
   儘管“文革”時期,全國的昆劇團遭滅頂之災,薛年勤也在1972年被下放到工厰當車床鉗工之類。但現實並沒有碾碎薛年勤的藝術夢,“那個時候,我白天上班,晩上組織排戲。我自吿奮勇演《智取威虎山》中的楊志榮,《沙家浜》中的郭建光,大家都覺得我的氣質非常適合演‘男一號’,領導也很喜歡。”薛年勤説。於是一年後,藝術才華出衆的薛年勤被杭州市文化局調上來,開始投入杭劇改革工作。
   在工厰下放期間積累的舞臺經驗,爲薛年勤後期的藝術創作奠定了良好的基礎。1986年下半年,薛年勤赴市文化局群藝館擔任演藝部主任,負責戲劇、音樂、舞蹈、曲藝、少兒等創作工作。除專注于創作之外,薛年勤還多次指導大型晩會,是一位名副其實的藝術“全能管家”。組織、策劃、導演、拉贊助……

薛年勤導演的賢內助孫麗娟老師

著名作家黄亚洲向薛年勤導演赠送长篇小说《红船》

薛年勤導演(右一)與浙江大學黨委書記張浚生(左二)、著名作家黃亞洲(左一)等合影

薛年勤導演(右一)與著名歌唱家彭麗媛(左二)合影。


   在薛年勤執導過的50多場晩會中,若不是薛年勤有統領千軍萬馬的魄力和掌控駕馭能力,加上他愛人台前幕後“跑龍套”,怎么能夠爲觀衆呈現一台又一台高質量的大型主題晩會?像他一個人一生當中,組織執導如此之多的大型晩會,恐怕國內也不多見的,鳳毛麟角。
薛年勤説,1986年“浙江省首屆農民文化節”是令他終生難忘的一場。他榮幸的邀請到中國著名女高音歌唱家、總政歌舞團歌唱演員、曾榮獲我國戲曲最高奬“梅花奬”、中國民族聲樂第一位硏究生彭麗媛,她的壓軸曲目《媽媽的太陽》、《誰不説俺家鄉好》、《希望的田野上》、《蘇三起解》等歌曲眞是天籟之音,繞梁三日,贏得全場雷鳴般的掌聲。彭麗媛説“我也是農民的女兒,參加農民文化節非常高興”。彭麗媛的加入,使農民文化節大放異彩。在薛年勤的深刻印象中,像彭麗媛這樣一位偉大的藝術家、著名女高音歌唱家,非常的平易近人,竟然沒有一點架子。
地道酬善
   一個人的成就往往不以金錢來衡量,而是你善待過多少人。這一點,在薛年勤身上得到完美詮釋。儘管薛年勤在業界是德高望重的前輩,屬鳳毛麟角的“全才”,但他始終奉行大愛無私的人生信條。
   在薛年勤的藝術生涯中,他一直致力于培養、提攜新人成長。儘管在藝術門類里,有文人相輕自古而然的説法,但薛年勤並不這么理解,也絲毫沒有這種想法和概念。薛年勤説,即使是圈內同行競爭對手,也會幫他們宣傳。任何有天賦、有才華的新人,一定竭盡全力幫助他“出道”,不願意埋沒任何一個人才。薛年勤認爲,對於新人,捧與壓是兩種截然不同的結果,前者能成就對方,而後者會摧殘對方。愛才惜才的薛年勤總是毫無保留地提攜新人,“新人輩出越多越好,我就是這樣的性格”,他説。
   善良大度的薛年勤在圈內德高望重,甘做緑葉的他,如今已是桃李滿天下。曾經被他這位“伯樂”挖掘的人才,有好多已在自己的領域里掌舵了。如程衛兵已成爲影、視、歌三棲明星,並擔任浙江昆劇團副團長;陳芬芳擔任了杭州歌舞劇院副院長、浙江省政協委員;鄭培欽成爲浙江歌舞團女高音首席獨唱第一塊牌子;還有杭州歌舞團的支樂雙、張玉芳,浙江昆劇團的胡娉,浙江電視台的省席新聞主持人席文等等。這些曾經的“新人”,如今都“零報酬”爲薛老的晩會登台獻藝。
   投之以桃,報之以李。他自己也非常感恩原浙江日報文體部主任、高級記者、曾經是復旦大學高才生姚振發前輩,在他的無私幫助指導下,使得薛年勤正式入了作家之路。並在在全國媒體和浙江日報,相繼發表了數十篇文章,上百篇長篇散文,並在浙江日報連續三年獲得優秀通訊員。
   “善良”二字,不僅在薛年勤身上,甚至在其家人的身上,都得到了完美的體現。薛年勤的夫人幾乎做了一輩子的慈善機構秘書長。她曾組織策劃一系列助殘活動,如“助行工程”、“助聽工程”、“助盲工程”等,籌集了數百萬善款,她甚至可以爲了殘聯募集善款,在老總面前聲淚俱下,讓對方爲之動容。她現在在華立集團董事局主席汪立成發起和捐助的“浙江緑色共享敎育基金會”擔任秘書長已經8年了,從官方到民間慈善基金,角色100%轉換,60多歲的她,工作起來和以前一樣的敬業、有責任性。據瞭解,這個基金會成爲浙江省唯一一家5A級私募基金會,他們已經資助了全國2000多名寒門學子圓了大學夢。
   懷有仁愛之心謂之慈,廣行濟困之舉謂之善。薛年勤曾十餘年深入監區,爲浙江省監獄管理局導演“育新藝術團10周年法制宣傳”主題晩會,他曾在1998年浙江省殘疾人福利基金會成立10周年之際,導演大型主題晩會“讓人間充滿愛”。“反邪敎促和諧”主題晩會、浙江省政法系統“衛士風採”主題晩會、助殘晩會、土地法宣傳主題晩會數不勝數,有的連續請他執導6年。薛年勤説,他希望通過晩會,將愛和善的能量傳遞給社會上更多的人。
商道酬信
   薛年勤正是用他的敬業與誠信,在圈內贏得了一致的好口碑。在外人看來,有着著名昆曲藝術家和著名導演雙重身份的薛年勤,一定也在物質上獲得了極大回報。不過薛年勤坦言,自己賺的是名氣和吆喝。因爲熱愛這項藝術事業,薛年勤不僅不計較個人物質回報,甚至非常爲客戶着想,精打細算。
   薛年勤表示,在晩會籌備經費方面,他從來不會獅子大開口。“同樣是一台晩會,人家報價500萬,而我只報50萬。同樣是舞檯燈光,人家報300萬,我只要二三萬即可,最多也不超過10萬。我執導的50多台晩會中,沒有一台是超過60萬的。”不過,經費上投入的減少,毫不影響任何一台晩會的整體演出效果。薛年勤説,這些都是國家和集體的財富,應該勤儉節約,少花錢、多辦事、辦好事。
   薛年勤回憶,他曾經爲浙江省農村信用合作社執導“情系三農、建設新農村”大型主題晩會,親自挑選了幾百個員工演員,在長達6個月的時間里,手把手地敎他們舞蹈編排,最終整台晩會的專業水準之高,引起了極其強烈的反響。晩會後來被邀請到全省11個地市巡演。而這台耗時6個月的晩會,在他的精打細算下最終只花了26萬元,但收入與他的付出不成正比啊 。
    這正像薛年勤愛人對他的評價那樣:“執着、勤奮”。薛年勤對事業非常執着,甚至近乎痴迷,一旦有主題晩會的任務,就會幾個月全身心投入下去,從不馬虎,追求完美,容不得一點差錯,否則,他會覺得自己的一世英名就會毀于一旦,會給領導臉上抹黑,把名氣和面子看得很重,把金錢看得很淡薄。用他的話説,“國家給了我非常高的職稱和豐厚的待遇,我已經很滿足了。”
    在每一台主題晩會中,薛年勤都表現出了極高的文化修養和藝術沉澱。他説,晩會串聯詞和詩詞,都是他通過翻閲大量資料親自創作的。因爲串聯詞是整台晩會的靈魂,而節目又需要突出原創性,所以外行人是無法創作出接地氣的作品的。因此,每一次薛年勤都是親自操刀。對細節的極致追求,成就了無數台近乎完美的晩會。薛年勤也相信,每一台成功的晩會,都是對他辛勤付出的最佳回饋。
   薛年勤認爲,昆曲也好,京劇、越劇、紹劇也罷,都是中華傳統文化的精髓所在。要在黨的領導下,進行保護、支持和發展。而傳統文化不光是戲曲藝術,也包括傳統的思想理念。
  黨的十八大後,薛年勤認眞學習了習近平總書記一系列重要講話,貫徹和執行習總書記關於弘揚中華民族優秀傳統文化的一系列指示,提出申請擬成立“浙江省傳統文化促進會”,在浙江省文化廳、浙江省民政廳的支持和批準下,于2015年5月正式成立,並積極開展工作。如:同年11月舉辦的《生命之樂》健康養生國際音樂會,旨在倡導和傳播“先樂後藥”的健康養生理念。同月,又策划了《揚傳統文化 立仁愛之心》愛心公益書畫筆會,組織三十餘位書畫家現場揮毫潑墨,將現場創作的七十餘幅精品力作捐獻給了浙江緑色共享敎育基金會,通過拍賣所獲善款全部用于慈善助學。尤其是2016年5月22日組織策劃的“喜迎G20 中國長三角《揚傳統文化、創新風尙、新文化、新理念》高峰論壇”,雲集了浙江大學、浙江省委黨校、浙江傳媒學院、浙江科技學院、南京大學、貴州大學、上海戲劇學院等高校的專家、敎授以及社會名流如著名作家、著名藝術家、著名社會活動家等在論壇上從不同角度相繼作了“傳承是根本 創新是生命”這一主旨的精闢演講,波及面甚廣,影響深遠,全國及省級媒體相繼報道。這些活動的成功舉辦其目的就是要積極響應習主席的號召,幫助人們樹立正確的價値觀,樹立德、禮、法的思想。爲推動社會主義核心價値觀作出積極貢獻。
上善若水,厚德載物。薛年勤相信,一直善良下去,總會離幸福更近……
   我們也祝福,善良、誠信、大愛的薛年勤先生,可以一直幸福下去……。

 

 

 
 
 

 

 

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