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關於華報

主編的話

華報電子版面閲讀下載

刋登廣吿

發行訂閲

招聘職位

聯係我們

 
 

 

 

匹兹堡/哥倫布/辛辛那提消息 

   
 

我的男人

劉麗秋

   有這樣一種男人,于外,他像一個鋼鐵戰士,擔當着社會的中流砥柱,于內,他又柔心柔腸,盡職盡責操持全家,承擔做男人的責任,我的丈夫就是這樣的男人。
   我的男人曾經是奶業生産線上的機械自動化工程師。十四年前,那是一個寒冷的冬天,當我們和每天一樣開心地享受着三口之家的快樂時,丈夫接到司機送來的調令和車票,對我説,上級調動了他的工作,新的工作崗位上需要他,明日就動身。我以爲這是個玩笑,看着他拿出車票時,我止住了笑容。那一張車票拉開了我們夫妻分居兩地長達十幾年的序幕。
    我記得那天下午,天很冷,外面飄着雪花,十歲的兒子還沒放學,我去樓下送丈夫,街道上因爲下雪,行人稀疏,更顯內心的空曠寂寥。我和他感受着離別,以及離別帶來的疼痛。太多的不捨,太多的惦念,還有太多的離愁隨着雪花飄落。我走的很慢,不知道他這一走將意味着有多久。他説:天氣冷,回吧,我點頭,因爲我眼前的他已經模糊在一片霧里,朦朧中,看見丈夫上了車,望着車子漸漸的消失在雪中,我眼前的霧又化作了一汪水,斷了線一樣,滾落在雪中。
    這樣的離別和送行,周而復始的重複出現在我的生活里,每次送完他回來,回到空蕩蕩的家,周圍還瀰漫着他濃濃的男人氣味,我的男人走了,男人喝剩的茶水,男人脫下的換洗的衣服都還在,他在家中時,我會哼着小曲,洗衣,燒飯,做家務。他不在家里,我什么都不想干,我會一個人蒙上被子偷偷的大哭一場。但是,我的男人並沒看到我哭的那一幕,他如果看到,一是定會笑我原來這么離不開他。
   女人的脆弱就在無人的時候獨自發作,他不知道,我從此後害怕了別離和送別,哪怕是親人和朋友,小小的離別,讓我的心都一次次回到我和他分別的那種場景里去,然後揪扯着疼痛。
   時間眞的好漫長啊,一年又一年,在一次次分離中,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過來這么多的歲月,直到看見鏡中靑絲有了白雪的痕迹,皺紋隱在眉梢,我才發現,我最好的歲月,都是在與我的男人不斷離別中,我不是哀怨我自己,而是心疼我的男人,他也是一樣的疼根植在內心中啊。
    在這十幾年里,我們的兒子從初中畢業,歷經高中大學,到走上工作崗位,他在十幾年中長成了他父親一樣的男人,繼承了他父親一樣的志向高遠。
   我的男人在他的戰場上披荆斬棘,開疆擴土。我只能一個人獨自面對家里所有的繁雜事物,小至換燈管,大至老人生病,我已經能做到不再惶恐和害怕,做他最堅實的後盾,因爲我知道,只有讓他沒有後顧之憂,才是對他最好的疼愛。
    梁曉聲説,一個好的女人是一所大學。同樣,一個好的男人也是一所大學。雖然我會偶爾抱怨他不能陪伴我,更多是我在他身上學到的東西。他吿訴我把工作剩餘的時間交給讀書,這些剩餘時間能累積成一個大的世界。親近書香,以書潤心,書才能滋養人的靈魂。他鼓勵我寫作,帶給我勇氣,他是我心頭永不枯竭的靈感,是我筆下永不老去的愛情。
   我的男人已經人近中年了,可是他在外工作這么多年,依然不會抽煙,喝酒,不食大魚大肉,素愛清淡食物,更不愛華麗行頭,排場和講究。可是從沒因此缺少朋友,圍繞在他身邊的恰恰是品格高尙的人。我的男人他胸中續滿愛,愛這世間一切可愛之事,但他的愛又是深藏內心,不願表達。便常常敎誨于我,人心向善,作人爲善。
    我的男人他與我很少説閒話,開玩笑,我笑他呆板木訥。可是工作上的事他又觀點鮮明,言辭犀利,多思善談。我的男人會做一手菜,可是他把時間都給了工作。我的男人給我輕鬆寬闊自由的心靈空間,他清楚,世上再也找不出另外一個女人,會比我更愛他。我的男人他從不對我發火,被我氣壞的時候會推門出去,回來後記不起我的任性。在他多年的影響下,我已經不再矯情,我想是因爲我看到了他的承擔,他的辛苦。他愛吃我做的家常素菜,他喜歡吃韭菜鷄蛋餡的水餃,每次回來,不管多忙,我都要爲他做上一頓,一邊切韭菜,一邊幸福地流淚。
   我的男人到現在也不懂浪漫。他不記得我的生日,結婚紀念日,情人節,母親節等,他不善於表達這些,但我知道我的男人是寵我的,他的行動遠遠多于語言。
   我很感謝他,給了我一個幸福而甜蜜的家,失去父親後,沒有安全感的我,因爲他的安慰而從此不再害怕夜的黑。他讓我學會了怎樣笑對生活。嫁給這個男人,成了我這輩子做的最對的一件事情。
   都説年輕的時候不懂愛,而懂愛的時候又不再年輕了,但只要歲月不老,愛永遠都年輕。我每天都會給我的男人打電話或微信或短信,但如果沒有什么事情他不會給我打電話。我常常生氣地説,你不打電話給我,我也不打電話給你。他笑着回我:你還有那記性,咋看不出來?我的男人一句話就説到了我的心里最柔軟的地方。他知道我依賴他。
   我知道我的男人,他愛這個家。每次回來他都會睡得很沉,他説只有在家心里踏實睡的才香。看着他爲工作整天勞累疲憊,看着他日漸增添的白髮,我會心疼我的男人,有人説男人的世界是銅墻鐵壁,但依然需要女人的柔情如水。希望我們像付笛聲和任靜唱的一首歌《愛情一百年》唱的那樣
一百年的愛情難不難
誰有這個發言權
從紅地毯走到閉上眼
幸福足夠三萬六千五百天
都説一百年的愛情是奇觀
可我一定要試試看
每天一塊磚砌成風景線
讓我們變成愛的典範
當魚尾紋爬上我的臉
只有你能讀懂那句諾言
同上一條船就不講任何條件
所有苦我全咽甜一人一半
我們的手緊緊相牽
穿過春天又走過冬天
雖然手上印着老年斑
依然相互擁抱相互取暖……
   我的男人,我願意陪着你一起白頭到老。我的男人,我本想寫寫離別,卻不小心寫到了你,你看,我心里眼里都是你,下筆後那些離別的心酸和獨自的苦楚都不算事了,唯有你的好在我眼前,溜到筆下叛變。

作者劉麗秋: 黑龍江省齊齊哈爾市富裕縣劉麗秋中醫內科診所

 

 

 
 
 

 

 

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