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關於華報

主編的話

華報電子版面閲讀下載

刋登廣吿

發行訂閲

招聘職位

聯係我們

 
 

 

 

匹兹堡/哥倫布/辛辛那提消息 

   
 

散文 閒話香煙

張洪玉

小時候,我對煙的印象是從那些花花緑緑的煙盒開始的,每當大人們很快抽完一盒煙的時候,我都會迫不及待地數着余下的顆數,儘管那時香煙的製作不是很精細,但我仍然樂此不彼。記憶中最早的牌子有“萄葡煙、大生産、大前門”,後來,陸續有“銀象、鳳凰”等。我醉心于煙盒上美麗的圖案,包括那些閃亮的金紙,甚至連展開煙盒的過程我都認爲那是一種享受。那時,我和我那些“志同道合”的朋友們拿出來平時收集的各式各樣煙盒曬一曬,特別有成就感,到現在回想起來,那都是我童年幸福的一部分。
   中學時代,偶爾看到同學中有抽煙的,他們躱開老師和家長的視線,冒着被他們訓斥的危險“噴雲吐霧”,心里特好奇,也會拿過來,聞一聞,清香的感覺,直到現在,我都懷疑自己爲什么沒養成吸煙的習慣。
  慢慢的,周圍吸煙的人漸漸多了,酒宴、聚會都少不了它,雖然煙盒上赫然印有“吸煙有害健康”。煙已成爲很多人生活的一部分,是一種時尙,一種交流方式。
高中時看過賈平凹的一本小説,封面上的他一手拿煙,一手握筆,注視着桌面上攤開的稿紙,凝眉沉思,以至後來在我的印象里,一直認爲吸煙有助于寫作與思考,點燃一支煙,也就點燃了一種思緒,那是用煙“燒”出來的文字。
   記得有一次,看見一個女人坐在車里吸煙,透過車窗,那雪白纖細的手指上的煙散發着別樣的芬芳,看那白色的煙霧陞騰成花朶,飄浮在她嬌艷的臉上,那是一幅絶美的畫面。吸煙的女人渾身透着迷人的風情,那優雅的沉思,恬淡的表情,宛若一朶藍玫瑰靜靜的綻放。總覺得吸煙的女人是最有故事的,內心是豐富的。寂靜的夜里,當打開冰封的記憶,綿綿情愫隨着薄薄的煙霧升起,飄散,那份靜默、安詳,有一種無法言語的韻味。
  我沒吸煙的習慣,但我喜歡點燃一支煙,那忽明忽暗的閃爍,那裊裊升起嫵媚多姿的樣兒,一朶朶,一圈圈,象蝴蝶的翅膀,一點點的變淡,飄向遠方。
   記得有人説過:“酒是我的情人,偶爾相伴,煙是我的愛人,夜夜入眠”。吸煙的人把香煙當成不可缺少的伴侶,特別是漫漫長夜,拿起一支,輕輕劃過鼻尖,聞着它特有的味道,點燃它,深深吸一口,再吐出,看着縷縷輕煙將自己纏繞,定會醉倒其中,追逐那份裊裊的無限與永恆。

作者張洪玉:內蒙古呼倫貝爾市阿榮旗阿倫中學敎師,愛好書法、寫作,詩歌、小小説、散文等,並在內蒙古多家報刋雜誌發表作品,

 

 

 
 
 

 

 

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