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關於華報

主編的話

華報電子版面閲讀下載

刋登廣吿

發行訂閲

招聘職位

聯係我們

 
 

 

 

匹兹堡/哥倫布/辛辛那提消息 

   
 

愛的説明書(隨筆)

張欣瑞

我一直患有腰間盤突出,直到去年疼痛加重,才開始住院治療。
我搬進了雙人間病房。另一張病床上,躺着一位老奶奶,看上去大約七十歲的光景。通過閑聊,我得知老奶奶的毛病是是坐骨神經痛。她尤其腿疼得厲害,經常被折磨得齜牙咧嘴。
   給老奶奶陪床的是她的兒子,名叫劉剛。劉剛是一名公務員,因爲工作纏身,只好硬着頭皮請假來陪床。兒媳則開了一家飯店,每天早出晩歸,只能偶爾抽空過來一趟。
   劉剛憨厚實誠,每天陪床跑前跑後,把母親服侍得妥妥帖帖。看得出,母親的病痛,讓他這個做兒子的憂心忡忡。我心想,病榻前有這樣孝順的兒子,眞是她老人家的好福氣!
   最讓劉剛放心不下的是,他每天早晩要接送孩子,他不在病房時,母親吃藥就成了問題。確實,老奶奶的藥擺了一床頭櫃,種類繁多。這些藥的吃法各不相同,費盡心思也不好記準。
   我給他提建議:“你媽要是搞不清楚咋吃藥,你就給她拉個單子,把名稱和數量都清清楚楚標出來。”
   劉剛説:“我媽根本就沒上過學,連阿拉伯數字也不認識。”説完,他的眉頭更加緊鎖了。
   每次,我看着老奶奶顫巍巍端着藥卻茫然無措,就想幫她看説明書,然後對“書”下藥。可是,我又擔心劑量與説明書不符,那不就幫倒忙了嘛。於是,我就一次次找來護士幫她吃藥。
   一切改變都是從不久後的一天開始的。
   那天,老奶奶又一次拿起藥,沒有讓我去找護士,而是乾脆地把藥放進嘴里,喝了一口水,咕嚕一聲咽了下去。
   我正詫異呢,老奶奶和我揮了揮藥盒,笑着説:“我有最好的説明書。我能看懂了,也知道咋吃了。”
   我越聽越迷糊。老奶奶把藥盒遞過來,指着上面的圖案説:“你看,‘三條’就是一天三頓,‘五筒’就是一次五片。”
   我接過藥盒,低頭一瞅,藥盒上居然畫着麻將圖案,清晰可辨。
   “我雖然不認字,但是愛打麻將。我兒子就想了一個好辦法,他在藥盒上都畫了麻將圖案。”老奶奶説完,臉上的笑容如花般綻放了。
   許久,我怔在了那里。我想起昨天晩上,劉剛拿着筆,在藥盒上畫着什么,原來他在製作只有他們娘倆才能看懂的説明書啊!恍然大悟後,我的心海漾起一種異樣的波瀾。
   那藥盒上的麻將圖案,必定是世界上最珍貴的説明書,因爲它藴藏着滿滿的愛。

作者張欣瑞:內蒙古呼和浩特市金橋開發區

 

 

 
 
 

 

 

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