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關於華報

主編的話

華報電子版面閲讀下載

刋登廣吿

發行訂閲

招聘職位

聯係我們

 
 

 

 

匹兹堡/哥倫布/辛辛那提消息 

   
 

故鄉的秋色

宋千尋

    秋來了,一抹金黃挂在樹尖上,迎風招搖着金色的氣場。我在窗前遙望,眞快呀,秋近了。
   總是想起故都的秋,無限懷念故鄉的秋色秋韻。晾曬場上誰家孩子在麥秸秆垜上玩耍,當成天然的蹦床,發出一陣陣歡笑。閉上眼,此刻好似能聽見穿過光陰厚壁飄盪而來的歡笑聲,伴着秋蟲的合唱,在風中飄盪。
   懷念藤架上的金黃葫蘆,已經脫靑落黃,在風中輕輕悠蕩,自顧無人的愜意着。爬滿牽牛花的矮墻邊拴着姑姑家的兩匹老馬,父親抱着靑草塡進馬槽,一邊用掃帚拍打馬身上的灰塵和蚊蟲。馬兒鼻子里發出“突突”的聲音,低低着頭吃着草。每年秋收前姑父和姑姑都要套着馬車回來哥嫂家一次。母親屋里屋外的忙着張羅吃食,房頂上的炊煙裊裊飄盪在風里,由濃轉淡,最後消散,和雲融在一起,媚了天際。表妹蹲在房蔭下扯着蜻蜓金黃的翅膀,望着天空。滿臉都是小孩子的天眞,竟有着無限的禪意。我在稀疏的樹蔭下,手里拿着一本古書,一頁一頁翻過去,發黃的扉頁對應着秋的顔色。合上書,望着眼前最煙火的生活,內心充滿綿密,覺得光陰都有着暖意。
    夜晩,明耀的星子和輕微的涼風陪着農人守望鄉村的夜晩,秋蟲此起彼伏的叫聲響徹在空曠的夜里,合着清風吹過樹葉的沙沙聲,形成農家的小調,綿延在每個農家人的夢里。
    姑姑和父親討論這今年的秋以及記憶里深刻的那些秋,追溯着故事主線聊起他們小時候,故事里面有姑姑和父親的爸爸媽媽。我躺在側床上,素凈的臉下枕着雙手假寐着,聽那些經年中細碎往事,就着外面衆妙畢集的演奏,輕輕睡去。睡到天光依稀,清晨醒來滿眼金黃,遠山處,近面前,層層叠叠豐收的喜悅。
   人或許到了一定年齡就喜歡懷舊,翻看從前的影集,十五歲的時候站在秋天的大幕下拍下的相片,一身素色的衣裙,一張素凈的臉上沒有任何粉妝,但是那笑容圓潤飽滿,又清澈,又美麗,像故鄉的秋。
    如今生活在異鄉的土地上,穿着白衣白褲著上明媚的妝容,行走在初秋的林間,腳下已經有了落葉,發出沙沙的聲音,在這里尋找故鄉的秋味秋韻,把異鄉住成熟鄉。把熱愛播撒在這里。
    秋日,嫩暖的陽光穿透玻璃照耀在我身上,心跟他一起溫熱清爽,合上胡蘭成的書,放上一段音樂,窗臺上放着餃餡,屋子里面飄盪着蛋香和韭菜的濃鬱氣味,回過身去一手一指的捏合着生活和歲月,蒸煮着日子和光陰,最煙火味的活着。仰望故鄉和異鄉的秋,生命的秋和生活的秋。更覺秋意闌珊。
    流年已逝,輾轉小半生,就這樣過去了。生命迎來一個又一個秋天,我知道每個秋天才是生命四季的眞正開始,只有迎接酷寒和蕭瑟的考驗,人生才會有明媚的春天。


作者宋千尋:(宋麗華)黑龍江省齊齊哈爾市富裕縣龍安橋鎮鄉野女子,晴耕雨讀,散養在大自然中愛上了閲讀,使成讀書千遍能做賦之古訓,偶有作品發表在《新靑年》《羊城晩報》等紙媒,正在學習的路上。
 

 

 

 
 
 

 

 

返回主页